七一文学|等雨|何艳丽专栏

作者:何艳丽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2-08-05 16:16:26

这几天重庆可真热!热得你一出门,迎面而来的热浪就会把你蒸熟了似的。你出去逛一圈,回来已经不是原来的你了,你已经变成了糖心的鸡蛋,七分熟的牛扒,快要出炉的烤鸭。窗台上种的花,虽然天天都在“抗旱”,却因为空气过于干燥和火辣,叶子全都烤得焦糊糊的,每天晚上给它们浇水,只听得“滋”的一声,像是水灼烧叶子的声音。接着,花盆里的水瞬间蒸发掉,花花们摇一摇,一副永远喝不饱的样子。

白天太阳烤得大地都变了形似的,公路上的车水马龙,混合着疯狂的蝉叫虫鸣,以及冒着热气的行道树,一切都像要烤脱水的样子。到了晚上,晚霞跟着火了一样,烧得天边流云如锦,即使到了八九点,热浪也迟迟不肯退去。这样的天气,谁不盼望着下一场雨呢?最好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好好洗一洗这灼人的暑气。

终于天气预报说近日有暴雨,于是我早早通知了家里所有的人,告诉他们马上就要下雨了,再坚持两天,雨很快就要来了。然而次日一早起来,晴空万里,太阳没有半点要躲进云里去的意思。当晚我没给花儿浇水,儿子要去浇,我用一个先知般的眼神阻止了他,然后说:“不用了,明天要下暴雨,让它们喝自然的雨水更好。”儿子望了望天上的一轮朗月,然后摇头说:“哪里来的雨?”

次日,我一大早便听见“哗啦啦”的水响声,心想终于下雨了,便跳下床,一把掀开窗帘,结果是小区里的水车在给绿植浇水。我打开手机一看,才五点多钟,心里想着今天就要下雨了,他们该休息一天的,一会儿暴雨来了,今天早晨的水不是白浇了。想着想着又睡过去了。

undefined

等我醒来,日头已经毒了,窗台上的花花们全都耷拉着脑袋,蜷着叶子仿佛在火中烤着一般。老公要出门,我赶快找了把伞给他,他疑惑着说:“我一个大男人,不要太阳伞。”我露出只有我一个人掌控了天气密码的表情说:“这是雨伞,一会儿有暴雨。”然而,已经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天空依然无云,大地依然炙热。暴雨不知道是不是迷路了。关键是再也没人相信我的话,儿子拿着水壶去给花儿浇水,老公把雨伞还给我的时候说:“你说的暴雨呢!”我气呼呼地看看手机,看着满屏的雨点说:“快了,今天晚上一定有雨,哼!”

当天夜里开始刮风,风从玻璃门缝里吹进来,发出一种怕人的呜咽声,我急忙爬起来,站在阳台上,啊!所有的树都在随风舞动,仿佛是大雨前的仪式。我把熟睡中的老公推醒,他以为发生了什么事,醒来惊恐地望着我,我得意地说:“起风了!”他突然眼神暗下去,转过身去嘀咕一番,然后继续睡觉。我却兴奋极了,去阳台收了衣服,心想:“雨终于要来了!”

早晨起来,除了满地的落叶和吹断的树枝,雨,还是没有来。于是我开始抱怨天气预报,说他们一点都不准,儿子觉得我挺奇怪的,问我为什么天天都在等雨。又过了一天,清晨我被儿子叫醒,他说:“妈妈,昨天晚上下雨了,是暴雨,大得很。可惜你睡着了。”我急忙跳下来,看看窗外,阳光灿烂,但窗台上的花儿们却是一副很滋润的样子。

(作者系重庆市诗词学会会员、长寿区书法家协会会员、长寿区诗词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