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警花”荣获全国“最美基层民警”提名奖 快来听她的获奖心路

作者:郑友 李卓然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2-01-14 17:05:53

近期,中央宣传部、公安部近日向全社会宣传发布2021“最美基层民警”先进事迹,在17名提名奖获得者中,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民警余行江赫然在列。而在“时代的奋斗者—2021年重庆市最美渝警楷模发布仪式”上,余行江也荣膺“最美渝警楷模”称号。

很少走到前台的科信民警余行江,日常工作是什么样子?她是如何与科技信息化结缘的?科技对未来公安工作将起到什么重要作用?记者与赴京领奖、载誉而归的余行江面对面对话,说起了这位“科技警花”背后的故事。她说:“成绩属于团队,荣誉代表过去。新的一年,将在为民生造福的路上轻装上阵,接续奋斗”。

科信民警不坐办公室 常常出警跑外勤

记者:什么是科信民警?你是如何与科信结缘的?

余行江:在大多数人眼里,甚至不少同事眼里,科信民警就是坐在办公室里搞技术的,其实不然,我经常奔走在一线。

我刚入警那会儿,公安网络通信基础设施不像如今这么完善,我们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使用的基站建设在白市驿凉风垭的大山上,供电全靠山下一户人家的线路接入。

这户人家住着一对老夫妇,尽管不需要他们出电费,可节约惯了的大爷大妈总是动不动便拉闸。我只能三天两头去给大爷大妈做工作,总算让分局的网络通信有了保障。

那会九龙坡开始布局监控摄像头,前期有450个,每一个我都要实地调试,以确保摄像头能高效运行。当时安装的摄像头功能很落后,普通民警根本无法直接调取监控查看。因此哪怕深更半夜,只要同事们有需要,都只能把我叫来“出警”。

记得2011年抓捕周克华那次,除了各单位的案侦精英,像我这样的科信民警都纷纷上阵,帮着调取查看大量视频资料,最终让周克华的影踪逐渐清晰。

不过也正是这些工作经历,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公安工作在科技信息化方面的薄弱。后来随着运营商建设更稳定的基站以及高清数字化摄像头的引入,我们在此基础上进行了一系列技术创新。

高空坠物悲剧成为挥之不去的执念

记者:你谈到的技术创新有哪些?是怎么得来的呢?

余行江:我和同事们参与开发的公安科技创新很多,例如“涉案财物跟踪管理系统”“警务随行工作App”“毒驾人员初筛检测App”“复工复产企业人员信息申报平台”“护校贴心帮”等,这些系统在打击犯罪、科技赋能、疫情防控、复工复产、校园护航等领域都起到了不小作用。

特别是我们开发了全国首个“瞭望者”高空抛物智能预警监测系统,解决了此类疑难案事件追溯难、取证难、问责难的问题。

说起开发灵感,还得提起当年的“天降叉棍案”。那时候我还在读研究生,得知九龙坡区渝州交易城2号楼下,一根铁棍从天而降,插进了一位路过市民的头顶,致其终身残疾,我很是震惊,对此事一直都很关注。

随后我了解到,事后警方虽然投入大量警力进行查证侦办,但始终没有关键证据,无法认定谁是真正唯一的肇事者。最终法院判决该楼47家户主共同赔偿伤者近26万元费用。

入警后,我接触到越来越多类似的高坠伤人案事件,让我越发难受。我一直在想,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吗?我认为,如能解决移动物体侦测抓拍问题,完全可以做出一套抓拍定位高空抛物系统。

我的想法得到了分局领导的大力支持。2020年初,我们组建了一支5人攻坚团队,与一家移动数据算法科技公司合作,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半年建模测试和算法调整。

那段时间,熬夜是家常便饭,我直接将折叠床搬到了办公室。当时就像着了魔一样,满脑子都是数据。那段时间眼睛一闭全是高楼和密密麻麻的窗户。终于在半年后,我们预警监测系统的初代产品正式问世并投入了实战。

我们刚将系统投入使用几天后,就有一只锅铲从渝州交易城5号楼扔出,被我们的系统逮个正着。在确凿证据面前,肇事者无话可说,独自完成了相应赔偿。

记者:“瞭望者”的预警功能是怎样运行的?

余行江:最初的版本虽然实现了抓拍取证、事后追溯功能,但如果只用于取证,只能算亡羊补牢。

于是,我们希望系统能从检测提升到预警。接下来,我带领团队继续闯关攻坚,目标是将“事后追溯取证”升级为“主动预防监测”,并智能联网于社区防控管理一线。

技术上难关太多,团队四处求助全国相关专家,现在已经记不清打了多少求助电话。几个月后,“瞭望者”2.0系统面世,与第一版相比,2.0系统可以24小时巡视监管区域。一旦发生高空抛物,系统不仅会自动生成一张标记抛物时间、抛物位置等信息的全景轨迹图和一段6至10秒的关联抛物视频,还会将其归档为一条抛物记录,一方面存储于视频云平台,一方面将该条信息推送至辖区派出所和相关物业负责人的移动终端。

根据抛物记录,社区民警和物业人员可以立即上门核查、劝诫,同时采集抛物人特征信息,录入系统后台。

同时,有了大量数据支撑,系统会自动整理并分析点位频次、高发时段等,形成风险预警模型,为查证、回溯、预警和化解矛盾提供强大技术支撑。

2.0系统试用成功的那一天,看着战友和围观群众的一片欢腾,我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就想原地坐下来,哭一场也罢,笑一场也罢,或者就干脆啥也不做,听听风声看看云朵,都美好,都开心。

让科技信息化助力公安工作更好为群众服务

记者:未来,科技对公安工作会产生什么影响?

余行江:现在警力有限、警情多的问题日益突出。针对基层办案,我们在逐渐引入高清数字化摄像头、联网基层民警警务手机,让办案人员也能实时调看监控,不再来回折腾,极大提高办案效率。

针对校园安全,我们依托全区视频工程建设成果,利用大数据、视频云、物联感知技术,创建出校园安全智能管控系统“护校贴心帮”,在特殊时段对特定群体实施特殊保护。有孩子离校失联,“护校贴心帮”只用10分钟便锁定其位置,“指引”民警迅速将其找到。

在信息化社会和大数据时代,用智慧信息和科技创新做武器,是对警力最大的解放和补充。但任何一项科技创新项目,都不会凭空出现,作为一名科信民警,这里是我的战场,群众关心的、需要的,就是我们的研发方向,我将用我的努力,让“智慧警务”服务百姓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