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乡村三章②母亲的果园|贺红江专栏

作者:贺红江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1-26 15:22:30

老家依山傍水。

父亲退休后,执意要回乡下。他说,这样离母亲更近一些,还能照料母亲留下来的那片两亩多的果园。

当年,母亲为了能给我和大哥挣学费和补贴家用,在屋前门后的自留地边角,种植了30余株广柑树。每株果树经过母亲的精心打理,没过3年就开花挂果。

广柑树在挂果初期,约有大拇指大小时,易掉果。这时,我就和小伙伴们,带上小篮子去捡落果。将落果在院坝晒干后,母亲再将其带到集镇上卖给中药铺。

每逢冬天,便是果子收获的季节。父亲带着我和哥哥爬树拉枝摘果,妈妈和姐姐在树下接住果篮,一筐一筐地装好。妈妈会留下一些鲜果给亲戚和左邻右舍分享,父亲和哥哥则将大部分的果子挑到城里换回我们想要的东西。

在我念高二时,母亲因病撒手人寰。当时果园的荒草疯长了一段时间。后来,父亲办理了提前病退,回到乡下定居,果园才又重现生机。

再后来,大哥中专毕业参加工作,他从城里带来果树专家,指导我家发展优质果树,先后种植了柚子、血橙、板栗、樱桃等经济价值较高的品种。每当果花绽放时,红的红,白的白,粉的粉,万紫千红,煞是惊艳。特别是在夏季,当晚风吹过果园,满山遍岭都是果花香,每夜我都在温柔的香梦中入眠。初二时,我在果树下写的第一首小诗,发表在了《三峡文学报》上,激发了我对文学的狂热痴迷。

前些年,因修建渝万高铁征用了家中部分土地。村里重新进行土地分配,妈妈当年培育的自留地果园也有一部分将调整出去。在调整的前夜,父亲给我打电话,絮絮叨叨地说了许久。我知道,父亲不是舍不得那些土地,而是那些留有妈妈影子的果树。我在电话里安慰了他许久,并在一个周末,将父亲执意留下的一棵老果树上嫁接的柚子树苗搬进了城里,种植在我现在居住的南山小院里。

而今,小院里不仅有当年移栽的柚子树,还有从家乡带来的柿子树。女儿小花,自小喜花,她也在小院里培植了一株蓝雪花。她说,待蓝雪培育好后,也要分枝移到老家,为奶奶当年留下的果园增辉添色。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万州区作协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