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丨守望甜城湖②丨曹永胜

作者:曹永胜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1-26 14:49:36

前言:

悠悠沱江,从川西北九顶山南麓倾泻而下。一路向南,流经四川多个城市后汇入长江。

蜿蜒曲折的沱江在内江穿城而过,将内江城分为东兴区和市中区,内江便成为独具特色的"江中之城"。

2010年初,内江市在位于沱江城区段下游的天宫堂拦腰蓄水。一方面出于防洪和环保等种种因素考虑,另一方面用作发电。一个长约21公里、面积近7000亩的人工湖水域展现在世人面前。内江人将其命名为“甜城湖”,寓意着内江是一座甜蜜之城、幸福之城。

波光粼粼的湖水,翡翠般碧绿无暇。微风轻拂,荡起层层涟漪,令人心旷神怡。洁净的湖面似明镜,沿岸的景致清晰倒映在巨大的湖面上,宛如海市蜃楼……

这就是美丽的甜城湖。她滋养着两岸430万内江儿女,成为人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河。

在这片水域中,有一支队伍,多年来忠于职守,乐于奉献,日夜与湖相伴,默默守护着这片美丽的湖域。


八年前,甜城湖畔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塑料瓶、甘蔗渣,看得游人眼睛花。”

这样的调侃虽有些言过其实,但问题的严峻性已可见一斑。

带着50万内江市民的殷切期望,也为了让甜城湖水更清、湖更畅,一支围绕甜城湖清洁工作的队伍应运而生,扮演起了水上“美容师”的角色。

2010年3月,内江市水务局组建成立了甜城湖水务清洁队,凭借多年的水上工作经验,以及对这一湖清水的热爱,黄新渡成为了这支队伍中的一员。

在湖中工作,看似是个清扫活,但要长年累月经得起风吹日晒,仅凭一时的激情是无法胜任的。回想起上岗前的面试情景,黄新渡至今记忆犹新。当考官问道:“能不能经得起风吹日晒?”黄新渡回答说,我从小就在这片湖中长大,不仅能胜任工作,还对这一汪湖水有着深厚的情谊。

水上作业经验丰富,加上对沱江湖的一往情深,黄新渡最终竞聘成功,成为甜城湖清洁队的一员。

黄新渡说,沱江河养育了他,他已经离不开这个水了。重新能够回到沱江河,重新干起他的老本行,打心里高兴。就像鱼又回到了水中,感到无比亲切。

带着对甜城湖的热爱,黄新渡与志同道合的七名队员踏上了“狙击”甜城湖漂浮物的“战役”。

在黄新渡的办公室,我看到一份份每月工作总结,总结涉及清洁打捞作业、基本安全知识培训、船只维修维护、关心队员等等多个方面。足见这份工作的繁重,并不只是打捞垃圾那么简单。

水面清洁,是一个真正的体力活。甜城湖不仅仅是内江城区的一个湖,它更是沱江干流的一段,上游还有600余公里河段以及大大小小几十条支流,在这样广大流域面积里,每天都有大量的垃圾、树枝、水草等漂浮物,顺着水流来到了甜城湖。湖区两岸也都是城区繁华地段,不时有塑料瓶、塑料袋、包装纸等固体垃圾漂浮水面。

黄新渡告诉我,清洁队每天打捞的漂浮物在20吨左右,遇到大型节庆活动期间,必须加班加点提高清洁质量,打捞量还会上升。

20吨——这只是一个数字,卡车还不到一车就拉走了。但是这20吨垃圾的收集,是清洁队员们一瓢一瓢捞起来的。水面漂浮垃圾重量轻,分布散,性质杂,打捞难度极大,20吨垃圾,需要8名负责打捞的清洁队员每人打捞5000次以上。年累月重复动作,加之水面环境恶劣,原本身强体壮的清洁队员,不少人的肩膀和腰部都出现了病痛。

500亩——这是每条清洁船的责任区面积,这也只是一个大型楼盘的面积。但作为环卫工作,如果换算成一条30米宽的道路,这条道路的长度将达到11公里。这样一个长度,对地面环卫工人来说,劳动量较大。而黄新渡他们每一条清洁船都要在这样长的一条水域道路上往复巡逻,在平静的水面上,哪怕是一片树叶、一根水草,清洁队员们也绝不会放过。

8小时——这是清洁队每天的正常工作时间。船身狭窄,仅有的空余位置需要用来装载打捞上来的各种垃圾,打捞队员就只能一直这样直挺挺地站在船上,没有什么机会坐下休息。站在水上和陆地上有着完全不同的感受,为了保持平衡,双腿需要保持着紧张状态,劳累程度可想而知。

黄新渡说,气温永远是他们最大的敌人。

寒冬里,寒风顺着湖面扑面而来,当大家还躲在温暖的被窝里为起床而纠结时,黄新渡他们已经身着清洁队服,脚穿雨靴,驾驶着清洁船开始了他们一天的工作。仅有5°C左右的温度。加上从不间断的寒风,不一会就把队员们的手脚冻麻木了。但是队员们没有退缩,反而把手中的捞瓢握得更紧了,挥舞得更快了,用他们的加倍劳动,在做好保洁工作的同时,来为自己冻麻木的手脚驱寒。

酷热里,室外温度高达40°C左右,黄新渡他们在烈日下挥汗如雨。为避免被打捞上来的垃圾割伤,清洁队服都是长裤、长袖,再加上毫不透气的救生衣穿,队员们身上都捂出了痱子。

如果说冬天的严寒和夏天的酷暑这些困难大家平时能够想象得到,那么有的困难可能就从来没有想过。

黄新渡说,在污水提升泵站,因检修、停电、故障造成溢流时,大量溢出的生活污水臭气扑鼻,呛人的沼气味几乎要把清洁队员熏倒。但为了保证清洁质量,他们只能忍着刺鼻的臭味,趁着污物集中在溢流口附近的机会,一瓢一瓢地把发臭的污物打捞上船。氨气熏出的眼泪与满脸的汗水混在了一起。

蚊虫则是清洁队员们面临的又一个挑战。蚊虫滋生离不开水,水岸处是蚊虫滋生区域,但是同样也是清洁队员们的重点工作区域,队员们不得不与蚊虫展开长期斗争,一不注意就被咬上一口,奇痒无比。

上厕所不方便这样的问题则是让队员们尴尬不已。因为沿岸很多区域没有设置公共厕所,这给清洁队员们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很多时候队员们都只能借助卸垃圾的机会抓紧解决。

除了苦累之外,黄新渡他们的工作还有着不为人知的危险。

上游产生的漂浮物不仅仅是垃圾和水草,还有不少动物尸体。有时一年就要打捞各种动物尸体1000多具。非正常死亡的动物尸体,往往带有大量的细菌、病毒。特别是猪、羊等大型动物尸体,谁也不知道这些病菌是否具有传染性,是否会对人体造成伤害。面对如此危险的尸体打捞工作,清洁队员们没有退缩,冒着危险,小心翼翼把一具具动物尸体打捞上岸,避免了其继续漂向下游,污染水质。黄新渡说,有的从上游漂来的尸体经过长时间的浸泡,已经腐烂发臭,而且极难捞起,有的队员在处理完这些尸体后,极度反胃,连饭都吃不下。

黄新渡说,清洁队的工作有苦,有累,有危险,但他们还是留了下来。他们说,再累的工作也要有人干,看到打捞之后干净的水面,就觉得很有成就感。特别是有的时候岸上的市民还会送来关心、问候和感谢,那时候就更是觉得有使不完的劲。

每当看到甜城湖上碧波荡漾,黄新渡心里就一阵欣慰,也正是在此时,他感觉自己和队员们的存在尽管微不足道,但又却如此充满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