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岁月深处的那场华丽逆袭|丁智良专栏

作者:丁智良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1-26 10:50:39

时间仿佛一个布满孔洞的容器,在颠簸流离中不断筛掉那些无关痛痒的细节,只留下往事的精骸。走出象牙塔、步入社会已经二十余年,许多学生时代的往事都淡出了记忆,唯独关于高考前的那场人生逆袭却时常在我脑海中闪回,牵引我的思绪回到那段充满苦与乐、泪与笑的旧日时光。

带着父母、家人的深切期望,辛苦挨过十二年漫漫求学长途后,1992年上半年,高考——这一检验我们学习成果、决定人生走向、令人望而生畏却又不得不面对的关口——便被时间之手推到我们面前,成为横亘于我们眼前和心头的险阻。只是无论这道关隘多高多险,我们都无法也没有理由退避。只因我们大都背负着祖辈父辈们沉重的希冀!于我而言,压力更大:此前哥哥已经高考失利,父母亲便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身上!高三下学期开学前,母亲将东拼西凑好不容易凑齐的学费交给我时,再三叮嘱我:“伢崽,马上就要见分晓了,你要用心呐!我和你爸费心费力供你们两兄弟读书,要是两粒胡椒一粒都不辣,那我和你爸就真没脸见人了!”若我成绩拔尖,完成任务自然不是问题,但是彼时我的成绩并不理想,前途一片渺茫。其实我的成绩原本十分优异,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名列前茅。可是进入高中后,可能是偏科,也可能是学习方法不当,名次不断下滑,高三时跌到了二十名之外,然后一直在中游徘徊,怎么也上不去。当时的高考录取率仅8%,若无意外,我基本上被判了“死刑”。可这些话我只能憋在心里,不敢宣之于口,怕父母亲接受不了残酷的结局。无论如何,总得给他们一丝希望吧!奋起直追,已成为我唯一的选择。

学校当时的教学条件和师资力量都很一般,升学率更是低得可怜,我们上一届文科毕业班60多人,只有几名复读生考上了,直升生直接剃了“光头”。我参加高考那年,适逢湖南省高考改革,考生划分为文史、理工、生化、地质四类,并实行“三加一”(即每类考三门主课加一门副课)考试模式。每门150分,分数十分集中,一旦某一科失利,便会大大影响整个成绩。学校和毕业班的老师们都磨刀霍霍,欲借改革“东风”一雪上年度高考失利之耻。因此学校在年初开学之后便进入高考“倒计时”,对教学工作抓得非常紧。而且毕业生绝大部分都是如我一般的农村娃,都想通过高考这一捷径跳出“农门”。在此形势下,高考前的气氛比往年更加紧张。学子们在高考指挥棒下开始最后的冲刺。我们基本上是每天清晨六点起床,六点半进教室,点起蜡烛开始用功。晚自习结束后,许多同学还留在教室里继续奋战。每天在复习各科功课的同时,还要做海量习题,其中辛苦,自不待言。

那天正是班主任的历史课,他安排我们做试卷后,便四下巡视。我的其它科目成绩虽然不佳,语文和历史却是强项,很快便做完了试卷。但有个问题把握不准,等班主任经过我身边时,便站起来恭恭敬敬将试卷呈给他,并提出疑问。谁知他漫不经心地瞟了我一眼后,轻飘飘地将试卷往我的课桌上一丢,说了句:这个问题你自己思考吧。转身拿起一名尖子生的试卷给他讲解起来。从他那一瞟中,我无比分明地看到了轻视和不屑。那一刻,我陷入极度的尴尬,只感觉血往上涌,脑子里一片嗡鸣。心中五味杂陈,有苦涩,有怨愤,更多的是自责。说实话,我并不怪老师对学生的不公平态度,因为换了自己,可能也会像他们一样。只恨自己不争气、不努力,以致被老师看轻!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条不可触碰的底线,都有自己的血性和尊严。班主任的做法让我感到一种深深的屈辱。木然站立良久之后,我轻轻坐下,努力平复沸腾的心绪。从那一刻起,我给自己下了死命令:高考之前必须绝地反击,哪怕最终失败,也要“死”得好看点,绝不能让人瞧扁了!之后,我冷静思考了一下,时间不到三个月了,如果还像以前那样乱兵上阵、盲目复习,结果可想而知。于是调整思路,决定实行重点突击和突破,对自己平时较强的语文、历史适当放松,把主要精力放在较弱的英语和政治上,并针对自己在这两门功课上的短板进行强攻。同时科学规划复习时间、劳逸结合、不打疲劳战,提高单位时间学习效率。

不得不说人的潜力是无穷的,思路一变天地宽!我的成绩飞速提升,每次月考都前进几个名次,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时成功挺进前十名。临近高考前几天,我有意识地放松自己,不再拼命看书,只是拣重点浏览一下;并向赶到学校看望我的父亲提出不要对我寄托太大希望、给我施加太大压力,如果考不上,我就复读;也不让家里人到考场外陪考,免得有心理压力。高考当天,我以一种轻松、无所谓的心态进入考场,结果超常发挥,平时经常不及格的英语居然考了108分,总分超过大专录取线数分,最终被岳阳师专录取。那次高考我们班一举考起5名直升生、8名复读生,录取率达到20%。

转眼高考过去已近三十年,每每忆及当年千军万马闯关隘的情景,反刍自己考前逆袭、成功破关的苦乐滋味,我都不由感慨万千。那宵衣旰食、朝乾夕惕的一幕幕场景,已定格成我心底最深的印记。这些年一路走来,我心中早就不再怨恨当时的班主任老师,反而暗暗感激他。若非他的刺激(也可能是他故意激励),或许我根本考不上大学。无论怎样,我们应当懂得感谢岁月给予我们的丰厚馈赠,懂得感恩生命中每一个给予过我们帮助和教诲的人!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文艺评论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湖南省岳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