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丨守望甜城湖①丨曹永胜

作者:曹永胜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1-24 13:58:47


前言:

悠悠沱江,从川西北九顶山南麓倾泻而下。一路向南,流经四川多个城市后汇入长江。

蜿蜒曲折的沱江在内江穿城而过,将内江城分为东兴区和市中区,内江便成为独具特色的"江中之城"。

2010年初,内江市在位于沱江城区段下游的天宫堂拦腰蓄水。一方面出于防洪和环保等种种因素考虑,另一方面用作发电。一个长约21公里、面积近7000亩的人工湖水域展现在世人面前。内江人将其命名为“甜城湖”,寓意着内江是一座甜蜜之城、幸福之城。

波光粼粼的湖水,翡翠般碧绿无暇。微风轻拂,荡起层层涟漪,令人心旷神怡。洁净的湖面似明镜,沿岸的景致清晰倒映在巨大的湖面上,宛如海市蜃楼……

这就是美丽的甜城湖。她滋养着两岸430万内江儿女,成为人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河。

在这片水域中,有一支队伍,多年来忠于职守,乐于奉献,日夜与湖相伴,默默守护着这片美丽的湖域。


1966年出生的黄新渡,是内江市市中区城东街道办河坝街社区居民,世代居住在沱江河边。黄新渡的父亲以船为家,靠水为生。因为出生在渡船上,父亲就为他取名“新渡”。打渔、驾船、水上运输,黄新渡自幼练就一身好水性。

1983年,不到20岁的黄新渡进入原内江市航运公司从事船上工作,负责驾驶抢险拖船。也就从那时起,他开始干起了一份危险系数极高,而且不计报酬的“兼职”工作——河中救人。30余年,他始终与沱江“亲密无间”,更与100余个生命紧紧连在了一起。

1998年6月的一天上午,黄新渡像往常一样坐在驾驶舱内,随时准备着执行抢险任务。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哭喊声。

听到哭喊声,黄新渡立即起身,跳上河岸,顺着喊叫声的方向飞奔而去。

“叔叔,叔叔,快救救她吧!她,她在水里!”河岸边,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指着另一个小女孩落水的位置,向黄新渡哭救。

此时的河面,没有一点水花,也不见落水女孩的踪影。凭着对河段的熟悉及多年救人的经验,黄新渡立即作出判断——落水者肯定在船下面。

顾不得脱掉衣服、鞋子,黄新渡深吸一口气,纵身一跃跳进河中。

黄新渡说,当时船底一片漆黑,他只好在船底四处搜寻落水小女孩。

“那时,我突然感觉到水下有一只手在拉我的脚,就全力翻了个身,向深处游去。”黄新渡回忆。

下潜之后,黄新渡终于找到了女孩。他一手抱住小女孩的腰,一手向上伸直,两腿不停蹬水。

“当时在水面上的几艘趸船都很长很宽,我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将头露出水面。小女孩快没知觉了,如果再没办法游到水面,我们俩都可能要窒息而死。”

情况危急,冷静下来的黄新渡,放慢了呼吸频率和蹬水幅度,拖着小女孩寻找生路。

危机蕴藏生机。几十秒后,黄新渡在两艘趸船之间看到了光亮,他用尽全身力气游了过去,在闻讯赶来的几名同事的帮助下,最终将落水女孩救起,把小女孩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可是,黄新渡的一只凉鞋和裤兜里的10多元钱却掉进了河中。没钱吃午饭,黄新渡只好提着一只鞋,光着脚走回了家。

“你干什么去了,怎么光着脚就回来。还有一只鞋子呢?”

面对妻子的质问,黄新渡向妻子讲述了救人的经过。

“老黄,好样的,一只鞋和十几元钱换回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太值了!快坐下休息,我给你做饭去。”妻子为黄新渡的英勇行为感到骄傲。

当天午后,黄新渡正在岸边休息,被救小女孩带着家人走了过来。小女孩的父亲一把握住黄新渡的手:“大哥,真是太感谢你了,你是我们一家的恩人……”

如今,当年被救的小女孩已长大成人在外地工作。即便如此,每到逢年过节,女孩都会打电话给黄新渡,向他问好,与他拉拉家常。回到内江,还会到家中看望黄新渡。当年的恩情,已化为一份“亲情”。

2001年9月,黄新渡和妻子双双下岗失业。黄新渡夫妻两人用下岗补偿金共计7000余元买了渔船、渔具,靠打渔为生,二人起早贪黑,不怕苦不怕累,省吃俭用,勉强维持全家的生活。

重操旧业,黄新渡并不后悔。他说,失业后选择打渔为生,是因为他深爱着养育他的母亲河,也是因为他把救人当作了自己的义务,决心一直要坚持下去。

打渔是一项强度大的重体力工作。几年下来,黄新渡的身体已经有点“吃不消”了,他的腰椎出现了变形,若不及时进行手术,就有瘫痪的可能。虽然黄新渡并不觉得腰椎的问题会影响他打渔,但在妻子的再三坚持下,2004年,黄新渡最终还是接受了手术,而且前后做了三次手术。

医生再三叮嘱黄新渡几年内都不要从事重体力劳动,特别是要保护好腰椎。从那以后,黄新渡确实也按照医嘱“呵护”着自己的腰椎,直到2008年6月的一天。

下午五时许,打了一天鱼的黄新渡与妻子正在岸边洗渔网,这时,远处隐约传来一阵阵呼救声。凭着多年救人的经验,黄新渡判断“肯定是有人落水了”。话音刚落,黄新渡丢下渔网,跳上渔船,开动马达,驾着船径直向湖中驶去。

船驶出几百米时,只见三个小伙子正使劲在水里挣扎。见此情形,黄新渡立即把船向3人靠拢,两手抓住其中的两人,把他们往船上拉,随后又拿起撑船用的竹竿,伸向最后一名男子:“快抓住竹竿,我拉你上来……”

十几分钟后,三个小伙子被顺利救起。

“叔叔,是你救了我们的命!我们身上只有这么多钱,请你一定收下。”三个小伙子把钱凑在一起,执意要作为酬金感谢黄新渡的救命之恩,但被黄新渡婉言谢绝了。

黄新渡又一次英勇地救起了落水者,但他的腰椎又再次受伤。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黄新渡用手撑着腰椎,慢慢走下船。

“你是不是命都不要了,腰椎还在康复期,要是你有什么意外,你让我跟孩子怎么办?”说着说着,妻子的眼泪忍不住掉了下来。

面对妻子的担心,黄新渡安慰道,“放心好了,我身板硬着呢,这点痛不算什么……”

奋不顾身跳水救人,在黄新渡的人生中,只是一种刻在“沱江汉子”骨子里的平常事。但他见义勇为的行为就像沱江边的一束朝阳,让人看到了新生的希望。

回忆自己的救人经历,黄新渡说,生命都是宝贵的,看到他们掉到河里,我又有那么好的水性,怎么能不去救他们呢?

言语虽然轻描淡写,但人们都知道,水下救人是一个危险的行为,垂死的溺水者有可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往往会拖着施救者一同沉下去,而黄新渡这超过百次的救人经历,又有哪一次不是在与死神赛跑,不是在与死神擦肩而过呢?

人们把黄新渡赞誉为“沱江河中的水毛侠”。30余年,他挽救了百余个家庭的幸福。在水中救起的遇险者,有名有姓的就有100多人,其中年龄最大的60岁,最小的仅5岁。他救人从不求回报,甜城市民称赞他是“沱江河中生命的保护神”“仗义救人的侠客”,但他总是微微一笑:“这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救起来的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家庭的幸福,自己不过是打湿了一身衣服而已。”

由于长年入水救人,近年来,黄新渡的耳膜受到损伤,他的听力远不及正常人的水平。“有点后遗症不怕,但如果没救起人,我会难受一辈子。”黄新渡很淡然,他无怨无悔。

如今,内江启动长江流域内江段10年禁捕工作,黄新渡不打渔了,成为市中区农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护渔队成员,在护渔的同时依然入水救人。湖两岸居民早已熟识了这位英雄,并亲切地称他作 “水帽子”。黄新渡奋勇救人的事迹,成了沱江两岸百姓流传的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