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读书|自律就是多替“明天的自己”着想|桂池专栏

作者:刘桂池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1-24 11:49:18

读凯利·麦格尼格尔《自控力》,学到三件事。

一、自我控制理论的大前提是,大脑可以重塑。根据进化历程,大脑包括了“本能”“情绪”“理智”三重反应和认知功能。本能脑、情绪脑进化历史远远长于理智脑。本能脑源于爬行动物时代,情绪脑源于哺乳动物时代。理智脑源于灵长动物时代,为人类独有。自控力正是后者与前二者的博弈,即用理性思考引导人的行为,而非被本能和情绪左右。

心理学家常把自控力训练比作肌肉锻炼。提重物时,肌肉会集聚更多血液,经常锻炼肌肉的人,肌肉更发达更有力量;同样,大脑遵循“用进废退”,经常用脑(理智脑),相应区块的灰质也会增多,理智控制本能和情绪的力量就会增强,自控力得以提升。

二、自控力问题可细化为三类:我要做、我不要、我想要。几乎大多数需要自律的事,都可归为以上三类中的一项。“我要做”指必做之事,比如工作。对于拖延症患者,落实“我要做”的确很考验自控力。“我不要”指需要拒绝之事,通常是那些有诱惑力但不利于身心的事物,比如香烟之于吸烟者,甜食之于减肥者。“我要做”对抗的是拖延,“我不要”抵制的是诱惑。“我想要”指自己真正想实现的目标,但通常需要长期行动才能达到,比如减肥。体现自控力的“我要做”和“我不要”,正是为了实现“我想要”的目标。因此,“我想要”是更高阶的自律,是我们说yes(我要做)或no(我不要)的依据。

三、习惯拖延与经不住诱惑,与未来的不确定性有关。哈佛大学心理学家丹尼尔·吉尔伯特认为,人类是唯一会考虑未来各种可能性的物种。未来的不确定性,极大地激发了人的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但与此同时,对未来认知模糊让人更短视。眼前的奖励总是比未来的回报更吸引人,为了享受今天的安逸宁愿放弃未来的幸福。

拖延或屈服于诱惑时,体现了一个人只顾眼前、不顾将来的状态,似乎明天的自己是另一个人,似乎顺其自然一切就会变好。在提升自控力的道路上,未来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其实是自己。因为,自控力弱的人,总是选择性忽略了“如果不采取行动,明天的自己和今天一样”这个事实。多替“未来那个自己”考虑,多为“他”分担一些压力,或许能成为此刻我们战胜拖延、抵抗诱惑的动力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