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老鸹坪扶贫系列小小说①玉露香梨|马卫专栏

作者:马卫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1-23 14:45:15

钟琴到老鸹坪上任的头天,就遇到了一件难事。

雷老板冲到村部,对村主任哈二麻吼道:“你们管不管?不管我告到法院去!”

说完,气愤离开。

雷老板的玉露香梨被村民偷了不少,和城里大商场签订的合同数量难以保证,所以生气。他要村里负责,要村里赔钱!

玉露香梨是村里3年前引进的扶贫项目。

村民偷梨,防不胜防。拉铁丝围栏,派人看守,养狗,作用都不大,200多亩地呢。

雷老板的梨子从不在村里卖,摘了马上装车拉走。这个有“中国梨王”之称的玉露香梨,是才出来几年的新品种,极俏。

村民的地租,他从来不拖欠。

村民到梨园打工,都是当月结清工资。

雷老板觉得很受伤,当初选中老鸹坪,一是这里的土好、水好,没有污染;二是偏远,古风犹存,人心善良。哪知梨子成熟了,良善村民个个变成了“强盗”!

这个事处理不好,对全村脱贫进度影响极大,要知道,仅支付村民在梨园打工的务工费,雷老板每年就要掏出20万元。

扶贫工作队队长、村支部第一书记钟琴感受到了扶贫攻坚的难度。她年届不惑,在单位任专职工会副主席,细心、有耐性、有魄力,所以单位才选她来带队。

村里的意见有两种:第一种以村主任哈二麻为代表,他说村民偷梨,违法,抓住送派出所。第二种以村扶贫专干小梁为代表,他认为应当和雷老板沟通,每家可低价买20斤玉露香梨尝鲜,化解矛盾。

钟琴和工作队队员讨论后认为,哈二麻的意见,是推卸村里的责任,看起道理对,实际不作为。小梁的意见有人情味,但全村700多户,每户20斤,就要14000多斤,如果低价,雷老板损失上万元,这个损失谁来补?

雷老板说的气话,告谁?偷梨是个人行为,告村里没有法律依据。

队员们望着钟琴,希望她能拿出个意见。

钟琴当场也没有拿出意见。她说:我们分头找村民调查。有调查才有发言权,下车伊始,叽哩哇啦,办不好事。

分头调查后意见汇总到钟琴那里,她弄明白了村民偷梨的原因。

一是眼红。雷老板的玉露香梨,上给商场是每公斤12元,每亩至少收入在一万元,而给村民的地租是每年250公斤谷子钱,按当年价计,今年不会超过800元。

二是馋嘴。玉露香梨肉质细嫩、口味香甜、无渣,村民想吃,村民的亲戚朋友想吃,可是雷老板不卖,大伙心里有气。

钟琴和哈二麻,去找雷老板沟通,却吃了闭门羹,人家拒不相见,谎称不在。看来雷老板和村里的隔阂、误会较深,他认为偷梨的事,得到村干部的暗中支持。

哈二麻很生气,发誓要收回土地,让雷老板离开老鸹坪。

钟琴回到村部,写了封信:雷老板,你想不想在这里安安心心发财?如果不想发财,你不用听我的。如果想发财,我们见个面,我一定让村民不偷你梨子。

信被小梁送到雷老板手中,雷老板来老鸹坪,是小梁牵的线。果然一句“我一定让村民不偷你梨子”打动了雷老板,派车来接钟琴叙茶。

他对钟琴说:“钟书记,请讲你的高招。”

雷老板听了,伸出大拇指夸奖:“高。”

钟琴说出的招数,真算得上高——免费让村民嫁接玉露香梨,80%的梨子由雷老板回收。这样,村民有了脱贫致富项目;有了玉露香梨解馋;彻底杜绝了偷梨——哪个人没脸?自己有了还去偷;回收村民的玉露香梨,再简单包装和贴牌就能销售,也增加了雷老板的收入。一举四得,何乐而不为?

钟琴离开时,雷老板送了一筐玉露香梨以表谢意。她只接受一颗,当场吃。

真甜!

(作者简介:男,重庆市作协、评协会员,公开发表纯文学作品100余万字。出版小小说集《一只从水井跳出的青蛙》、短篇小说集《谎花》等著作。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散文选刊》《杂文选刊》等转载,入选100余本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