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寒冬里的温暖|马雪芳专栏

作者:马雪芳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1-23 09:32:47

作者简介:马雪芳,江苏省常熟昆承湖外国语学校美好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学高级教师,常熟市学术带头人、苏州市语文学科带头人、江苏省学习之星。上海市《快乐学习报》特聘执行主编、河南省《教育信息化论坛》特聘编辑。长期致力于小学生阅读、作文研究,出版专著四部,在全国各地教育报刊发表教育散文、教育教学论文千余篇。


夜幕四合,我抬头看向窗外的雪花,翩跹舞动,似乎在唱着一首冬日的赞歌。寒风呼啸着,将枯叶撕扯着,拖拽着从树上生硬地卷下。一个人住在小镇上的家,打开台灯,倚窗翻看书本,享受着书中人与事的暖意。

突然,屋子里一片漆黑。原来是停电了,抬眼望窗外,马路上的灯依然流光溢彩,看来停电与自家线路有光。我马上掏出手机,给在镇上电站工作的技术工人建刚打电话。建刚曾是我教过三年的学生,电话接通后,对方表示正在家中轮休,不过,他一听到我说的情况,允诺迅速过来。

很快,建刚从离小镇三公里的家里开电瓶车过来了,北风凛冽,他的鼻子被风吹得红红的。借着摇曳的烛光,他先是查看了电箱,推上触保器,“啪”跳下来了。他又把下面的一排西斯开关扳下来,推上触保器,再一一推上西斯开关。一番排查后,他发现是客厅里的电路短路了。一番忙碌后,虽是冬日,他脸上汗涔涔的,但依然停不下手中的活儿,我在一旁不断给他递纸巾擦汗,并让他休息一会儿。我借着手机的光,从饮水机里倒出一杯尚存温热的水,他接过后道谢并喝完了。

这个公寓房是1998年装修的,客厅上面是用磨砂玻璃块吊的顶,顶里装着四盏日光灯。两三年后,日光灯通通不亮了,后来索性不用日光灯了,我就在顶上的玻璃上装了两盏吸壁灯。日光灯没用了,上面的电线还缠绕在一起,有碍观瞻。建刚表明意图后,脱鞋站到八仙桌上将灯上的电线一一剪断了,这样美观度瞬时增加不少。建刚下了桌子,重启家庭用电总开关,客厅里的灯神奇地亮了,电脑屏幕也发出光芒。建刚说,日光灯虽然不用了,但电线里仍然有电,现在电线老化了,于是出现了短路现象。事毕,他又客气地将挪过的桌子一一复位。

正在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了清脆的铃音。原来,他家里还有别的事情,我一听,让他赶快回家处理。建刚离开时,我递给他100块,他果断拒绝,说:“马老师,不用客气。当年,您免费在课后给我补习语文课,收过我补课费吗?”话音刚落,建刚已走出门外了。建刚转身向我招手,交代如果以后家里电器方面有什么问题直接给他打电话就好。我一边目送他,一边道谢。

我走进房间,拉开窗帘,见建刚已经骑在电瓶车上了。世间一些人情的温暖,没有华丽的语言,没有艳丽的颜色,只有热烈的温度,让你感觉心中瞬间一股暖流涌出。所谓温暖,正像经历繁华的从容老人,你在温暖他,他也在竭尽所能地回馈你。你可能会偶尔收到多年未见的老友的一封来信,他告诉你,即使多年,你仍是他念念不忘的人,这种暖意可以抵挡时间所有的坚硬,可以温暖生命所有的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