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大二那年,我戴上了上海表|卢兆盛专栏

作者:卢兆盛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0-14 10:37:14

作者简介:卢兆盛,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83年开始在《湖南日报》发表小说,迄今在《人民日报》《中国纪检监察报》《新民晚报》《散文诗》《短篇小说》《杂文选刊》《三联生活周刊》《思维与智慧》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随笔、小说、杂文、童话等1000余篇,获省市级征文奖10余次。


近日清理书柜,又把那块珍藏在柜里的上海牌手表拿出来轻轻抹拭,思绪一下子回到了41年前,有关这块表的一桩桩往事,又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这块表我戴了28年,是考上大学后父母送给我的奖品,只不过奖励的时间是在读了一年大学之后的那年暑假。奖励似乎晚了点,但我却觉得来得太早了;小小的一块金属,我却感到沉重得难以承受。

1980年,我参加高考。整个镇中学110多名考生只有4人榜上有名,其中上了大专线的仅有1人,那就是我。我成了本村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学生,家人和亲戚们都为我“金榜题名”感到高兴与自豪。

开学日期快到了,父亲决定送我到县城,然后让我自己乘火车赴省城的大学。镇上距县城将近60里路,而县城每天往返镇上的班车只有两趟,上午下午各一趟,时间把握不准的话就往往赶不上趟。

离家那天,我们天没亮就上路了,紧赶慢赶,摸黑走了十几里山路赶到镇上,结果还是没能赶上早上七点的班车。父亲好不懊丧,摇头叹气说:“要是有个钟表就好了!”无奈,我们只好搭下午那趟车赶到县城。好在最后还是赶上了火车,父亲终于松了口气,但从他已经舒展的脸上,我仍然看出他还没有完全卸下的自责与负疚。

大一那年,只读了初小的父亲每次来信,都反复叮嘱我一定要克服没有钟表造成的困难,上课不要迟到早退。其实,我们全班42个同学,绝大多数来自农村,戴手表的顶多不过四分之一,但大家都能按时作息。我告诉父亲不要担心,没有钟表照样会安排好自己的学习生活。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读了一年大学了。暑假回来,我每天都帮着父母干活。家里人口多,负担重,作为五兄妹中的老大,我希望能以自己最大的努力减轻父母的压力。返校的头天上午,我带着大弟大妹上山砍柴,中午回家刚放下柴火,小妹就跑过来告诉我们,爸妈把家里那头大肥猪给卖了!我一惊,跑到猪圈一看,果然,圈里一大一小两头猪只剩下那头小的了。怎么回事呢?不是说过了秋天再卖吗?秋天可是肉猪长膘的季节呀。

正纳闷着,父亲回来了,笑着叫我们几兄妹过来。大家围拢在父亲身边,只见父亲小心翼翼地把一个小纸盒打开,哦,原来是一块崭新的上海牌手表。父亲一把抓住我的左手,我正想把手缩回来,那块手表却已套到我的手腕上了。

“很合适嘛,戴上这块表,以后就再也不会担心误点了。”父亲说罢,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接着把与母亲商量卖猪买表的过程全部告诉了我们兄妹。怪不得假期临近结束的那几天晚上,父母好像有意回避我在商量着什么,现在想来恐怕就是在合计着卖猪买表这事。这时,母亲走过来,微笑着对弟妹们说:“这块表是奖给你们大哥的,本来去年就应该奖的,可家里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来。你们都要向大哥学习,将来哪个有出息,我们做父母的都不会偏心,照样奖励。”

报考大学前后,我都没有向父母提任何要求,父母也并没有向我承诺什么,但如此贵重奢侈的奖品却在我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我的手上,我感觉到脸好热好烫!想把表捋下来,可看到父亲严厉而慈爱的目光,我又犹豫了。这块表,整整花了125元钱,是那头父母养了近一年的大肥猪卖的钱!为买这块表,父亲两个月前就找到镇供销社的远房表叔,不然,等到寒假都不一定能买到。

这块表就这样跟随着我。28年间,它被修理过6次,经历了不少“病痛”与“磨难”。尽管后来有了手机,而且手机也可以当手表用,但我依然与它保持着最亲密的关系,始终不离不弃。然而,12年前,它彻底停摆了。于是,我把它保存起来。想它的时候,就拿出来,一番抚摸,一番怀想……正是因为弥足珍贵,所以我才倍加爱惜;正是因为来之不易,所以我才格外眷恋。

总是幻想着,这块上海表有一天会奇迹突现,重新迈开轻捷的步伐,继续一路亲密陪伴着我走完未竟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