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六十以后才是真正的人生②|郝安专栏

作者:郝安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10-14 10:09:39

 

(四)

关于人生,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青年只有未来而没有过去;老年人呢,只有过去而没有未来。

此言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完全对。

其实,究竟什么时候才算一个老年人?古今中外一直以来好像都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界定标准。

孔老夫子从十有五而志于学,讲到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说七十者可以食肉矣。说文注释,七十曰老。史书也有这样说的,晋以六十六岁以上为老,隋以六十为老,唐以五十五岁为老,宋以六十为老。

由于全世界的人口年龄呈现普遍增高趋势,世界卫生组织对老年人的划分,也提出了新的标准,将60—74岁者称为年轻老年人,75岁以上者称为老年人,80岁以上者称为高龄老年人,90岁以上者称为长寿老年人。

由于不同的国家和地区、不同的民族和不同的文化背景,对老年的理解又不太一致。

不管花甲还是古稀、伞寿还是米寿,也不管鲐背还是期颐,反正到了人生的最后一站,你就要下车了。正所谓“人生劳役,斯已尽矣”,就要放下手上的工作,退出事业的舞台,告老还乡了。

这时,习惯了几十年的生活方式戛然而止。面临变故,对许多还来不及转换思维做好应对的人来说,感到失落、孤寂,是人之常情;加之老人身体逐渐衰弱,各种不适接踵而来,更是顿觉昨日已逝,明日无多,有时生出些消极、忧虑,也是常理。

作为生物的人,生理感官的退化,是步入老年的标志。因为这个原因而感觉不到暮年生活的快乐,是所有老年人要遇到的问题。希腊哲学家西塞罗分析说,老年之所以被认为不幸福有四个理由:第一,它使我们不能从事积极的工作;第二,它使身体衰弱;第三,它几乎剥夺了我们所有感官上的快乐;第四,它的下一步就是死亡。

虽说老年带来的这一系列生理和心理变化,在情在理。但万万不能沉湎其中,被这种意识束缚。不是有人说,从地球的另一面看,西下之夕阳恰是东升之朝阳么?

诚然,老年人似乎一身是病,但很多病并不是病,就是人老了。试着走出老树老墙遮挡的这片阴影,站到辉煌的太阳光下来吧,这样你就会惊喜地发现,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生好时节。原来老年这一程人生道路一样红霞万里,一样月上柳梢,一样很长很丰富。

无可非议,老年是人的生命的重要阶段,是仍然可以有作为、有进步、有快乐的重要人生阶段。

(五)

上了年纪,手脚不便,固然不能像年轻人那样身轻如燕,驰骋绿茵疆场,但不是还能鹤舞八卦、剑鸣太极么!

老年人虽然体力精力不如从前,但是他们经验丰富,一样可以在多个领域一展身手。爱迪生81岁,取得了他的第1033项发明专利。陆游一生风波坎坷,虽“身老沧州”,却“心在天山”,81岁高龄之时,犹不忘临终“示儿”。齐白石老人90岁高龄,还没有放下画笔。文怀沙94岁了,却自称47公岁,一天到晚在外面参加各种社会活动,记忆力好得惊人。

何况,走下了事业的前台,并没有走出人生的剧场啊!退休不是句号,顶多算是分号吧!人类社会什么时候少得了老年这个重要的角色呢?

退一步说,把前排让给年轻人,自己坐在后排看戏,意味着完成了从参与者到观察者的角色转变。所谓旁观者清,凭着一生走路过桥的经历阅历,悠然作壁上观,恰恰更能把这个世界看得真真切切、透透彻彻。

难怪卢梭把青年期看成是增长才智的时期,把老年期呢,则看成是运用才智的时期。

也难怪萧伯纳敢于断言“六十以后才是真正的人生”。

(六)

是啊,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老人和衰老并不是同义词,末路也绝不总是和老年联系在一起。

一个懂得生活,会生活的人,老又何妨?一个人绝不会因为变老而停止欢笑,但却会因停止欢笑而变老。

固然,老人失去了青春的鲜艳,但仍拥有金秋的丰盈。古往今来,人们钟爱春天,赞美春天,对秋天也寄寓了深情厚意。秋高气爽,金黄灿烂,成熟收获的季节,都是对秋的献词。

美文大家林语堂偏偏就最爱秋天。说:我爱春天,但是太年轻。我爱夏天,但是太气傲。所以我最爱秋天,它虽略带忧伤,但是宁静、成熟、丰富,翠绿与金黄相混,悲伤与喜悦相杂,希望与回忆相间。并宣称,有人以老气横秋骂人,可见是不懂得秋林古色之滋味。

当我们拥有青春和美丽,当然是一种幸福;而当我们一旦拥有老年和经验,同样是一种福分。西塞罗在他的《论老年》中说过这样一段话:伟大的事业并非体力与敏捷,而是深思熟虑与权威学识,和成熟的智慧所完成;而这些不但不是老年人所缺乏的,实际上却是最丰富的。

享年112岁的周有光,85岁那年离开办公室,回到家中一间9平方米的小书室,两椅一几,每天和老伴并坐,红茶咖啡,举杯齐眉。96岁时老伴去世,两椅一几换成一个沙发,每晚在沙发上屈膝过夜。109岁的时候,完成近50万字的《逝年如水——周有光百年口述》书稿。百年沧桑笑谈间。老先生说,上帝把我忘记了,把我遗忘在世上了。

天怜幽草,来日方长。结局好,整体才好。笑到最后,才是真笑。

老树好烧,老书耐看,老酒醉人,老马识途,老成持重,老练最是难得,老谋才能深算。

沧桑的土壤里饱绽出的必定是豁朗的智慧之花,这朵花就好像一盏挂在我们身后的灯,照亮的是我们已经走过的路。

只要精神不老,永葆童心,老人就是一座山,一座智慧的山,一座郁郁葱葱的山。

山是常青的,山是不老的。一个人能否挺立为一座山,恰恰与年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