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丨走进洗新乡③天生桥丨汪万英专栏

作者:汪万英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9-15 14:28:23

从县城出发,驱车40分钟就触摸到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洗新乡的脉搏。远处群山叠翠、沟壑纵横、薄雾缭绕,若隐若现宛若仙境;近处葱绿的玉米地里,胖嘟嘟的“宝宝们”正迎风摇摆,三五成群的烟农正收割烟叶,丰收的喜悦洋溢在脸上。

穿过巍峨的风电群,沿着被雨雾冰雪粗糙了脸面的水泥路下行,车轮卷起漫天灰尘。汽车在峡谷中穿行,两岸悬崖峭壁,峡谷深不见底,翠绿满眼清新扑鼻,原生态的自然环境让人心旷神怡。

同行的吴先生说,到了丰田村,不去看看天生桥,就等于没来。在他的带领下,我们直奔天生桥。

在一片茂密的森林深处,一条水泥人行步道自上而下,蜿蜒曲折。我手拄着木棍,小心翼翼沿水泥阶梯下行,路旁的野花张开笑脸鼓励我,树丛中的青蛙也时不时跳出来跟我打招呼,同行的小女孩们更是“嬢嬢、嬢嬢”地问这问那,似乎这原始森林里藏着她们问不完的秘密。

“哇!好大好高的一座石拱桥呀!”同伴的惊呼,将我的视线引向一座横跨在两山之间的“石拱桥”。

“真美呀!”我忍不住惊叹。话没落声,只听右膝“嘎嘣”一声脆响,我心里咯噔一下,“膝盖又糟了!”我的右脚已无法抬起。走在前面的吴先生心有灵犀似的发现了我的不好,赶紧回头架起我的左肩,用力辅助我下到一个最佳观测点。

这是一座横跨溪涧的小山,由于被山水长年累月地冲蚀,中间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酷似一座天然的拱桥。拱桥跨度约40米,拱高至沟底约80米,拱顶岩石层厚约15米,桥面宽3米多。

天生桥雄伟壮观,气势磅礴,不能不让人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拱顶之上,杂树林立,植被葱郁。拱桥之下,鸟语花香,水声潺潺。

吴先生又讲起天生桥的传说:很久很久以前,田坪大山上住着一对母子相依为命。一天,母亲突然浑身发热,大汗淋漓,继而肚子绞痛,儿子用尽各种办法都不起作用。母亲虚弱地对儿子说:“儿啊,你到河坝场去,那里有个姓蹇的老中医,以前我得了同样的病,就是吃了他抓的药治好的。”儿子听了立即起身,翻山越岭到河坝场找蹇中医抓了中药。

返回途中,眼看就要到家了,天空却突然电闪雷鸣,“哗哗”地下起了暴雨。雨越下越大,很快淹没了回家的路,一片汪洋。想到在床上生病的母亲,儿子心急如焚,跪向苍天放声大哭:“求求你不要下雨了,让我赶快把药带回家救母亲吧。”哭声哀婉悲痛,惊天动地。

也许是他的孝心感动了上苍,暴雨慢慢停下来,但洪水漫漫他依然无法回家。绝望之际,天空猛然飞来一只仙鹤,口中含着一块石头。仙鹤停在他面前张开嘴巴将石头丢入水中,石头越变越大,慢慢变成了一座石拱桥,一头在他脚下,一头连到他家门口。他赶忙走过石拱桥回到家里,将药煎好给母亲服下。后来,母亲高烧退了,肚子也不痛了,他们继续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长长的水泥梯步上,吴先生扶着我,我拄着木棍,拖着右腿一拐一瘸地往回走。美丽的天生桥和动人的传说,让我虽大汗淋漓,但心情酣畅,大呼值得。

夜幕降临,凉风习习,洗新乡一片静谧。深蓝的天空装着满天星斗,像一粒粒珍珠,似一把把碎金,撒落在天幕上。它们或明或暗,像调皮孩子眨巴的眼睛。突然,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在夜空中划过一道银亮的弧线,像织女抛出的锦线,转瞬即逝,而后,一切又归于宁静。

(作者系石柱土家族自治县西沱中学高级教师、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

阅读更多:

七一文学丨走进洗新乡①抗捐洞丨汪万英专栏

七一文学丨走进洗新乡②千年***丨汪万英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