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戏精的“军官”梦②商人摇身变“少将”|程华专栏

作者:程华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9-15 09:00:54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这句话,用来概括那些靠诈骗吃饭的人再合适不过。

可并不高明的演技,何以能忽悠那么多人?这是一直令办案民警林建星困惑并深思的问题。

——题记


李国早年从渝东南农村外出闯荡,虽说只有初中文化,但脑子灵光能说会道,搞装修、做中介、卖燃气,啥赚钱做啥,也攒下几百万元家产,娶了老婆生了俩娃,大的已经参加工作,小的正在读初中。后来李国开公司经营白酒,由老婆担任法人,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他的人生开始偏轨是在2014年。

彼时,李国在四川做燃气工程时结识了俩“大人物”,一个姓贾,一个姓钱,自称是部队中将。俩“中将”那谈吐那派头那身军装,着实唬住了小包工头李国。

“贾中将”和“钱中将”一脸凝重地透露,解放前夕,国民党败逃前在深山老林里藏了数不清的钞票和金银珠宝,民间多年寻而未得,“一旦找到可就几辈子享用不尽。我们军方就是要借助民间力量去寻宝。我们通过严格秘密考察,确定你可靠才告诉你这个绝密信息。要寻宝就得先投资,当然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

“几辈子享用不尽”,这话掐中了李国的脉。俩“中将”又说:“为便于开展工作,你得有个军人身份。凭我们的人脉,帮你办军官证发军装没问题,费用得你自己出。”

没多久,李国接通知去西南某省开会,会场在某军区旁招待所。从横幅、会标到参会者的行头全是部队上的。俩“中将”端坐主席台,从国际形势到国家政策侃侃而谈,最后言归正传落到“寻宝”上,这方投资多少,那方办多少军官证……

“部队做事是讲原则的!一旦找到宝藏,首先上交部分给国家,余下才能归己。那可不是小数目,很可能上亿元!”会场像炸了锅,人人兴奋得脸泛油光。

回渝后,被彻底洗脑的李国摇身一变成了“少将”。他源源不断地向俩“中将”提供“寻宝”经费,几年间上百万元积蓄倒腾了出去。他开始向亲友和生意伙伴积极推销“军官证”,至于证件的真伪,他不问也懒得问,他只关心两件事:多卖证就能得到“上司”器重,将来“寻宝”成功,就能分到比别人更大的蛋糕。再说既然花了大钱,那就得赶紧回本啊。

除了“一夜暴富”的诱惑,当“军官”的优越感也让他飘飘欲仙。每次去外省参加酒会什么的,只要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特种部队”证件一亮,总能享受到各种优质服务。他不时拍视频发朋友圈各种炫耀,末了还不忘“凡尔赛”一句:“低调,低调,保密部队,不能张扬。”

这下一些没啥文化也缺乏辨别力的中老年人动了心。于是什么“联合国部队”、“解放军特种部队”证件纷纷出炉,“李少将”坐地收钱,军官证从几千元到两万元一个,军车牌照从两三万元到五万元一块。他收了钱然后把车牌拍照发给对方,并不容置疑地告知:“部队已成立但尚未公开,现处于保密阶段。牌照由我暂管,一旦公布马上上牌。”

谎话重复千百遍,连骗子自己都陶醉于“这就是事实”的迷幻感。无论着装、言谈、举止,李国越来越“入戏”,而他的做派又让不明真相的人敬佩得五体投地——看,人家说话多硬气,连骂人那口气都像极了部队“首长”啊!

其实卖证的钱大多交给了两个“中将”,“李少将”获利不多。但他坚信他是除了金钱还有精神追求的人。他的“办证”业务在川渝地区搞得红红火火,购证者口口相传又招徕了更多来自全国各地的购证者,一个个抱着钱求着神通广大的“首长”给办证,那感觉他活了半辈子可从未体验过——一个字“爽”啊!

“李少将”觉得终于圆了年少时的“军官”梦。

在他扭曲的心里,军官象征着权势,当上军官就能一呼百应,走哪都威风八面,谁也不敢忤逆。既是“军官”,那还得“履履职”过过瘾:他不时组织员工包括购证者搞搞军训,请退役军人集中开展“一二一”队列训练,他身着“少将”军装背着手在旁监督,眼神严厉让人们噤若寒蝉。

啊,一切圆满,自己简直是人生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