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共产党员丨焦桐,活在姥爷心中的树

作者:喻麟淋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8-20 16:01:29

 

我姥爷叫张古勤,今年87岁,身体十分硬朗。1952年参军入伍,195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63年7月转业到兰考县粮食局工作,曾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从小,我听姥爷讲得最多的故事就是焦裕禄的故事,他最喜欢讲的也只是“焦桐”的故事。

每当我想起焦裕禄,“焦裕禄形象”总会闪现在我的眼前:肩披外套、双手叉腰、面带微笑、目视远方,眼里饱含着他对兰考美好未来的无限希望!在他的右边,是他在1963年的春天,在兰考县亲手栽下的那棵小小泡桐苗。

如今,焦裕禄当年亲手种下的那棵小小泡桐苗,经过58个春夏秋冬,它已经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兰考人民亲切地叫它“焦桐”。

听姥爷讲,焦裕禄同志在兰考县担任县委书记期间,曾三次来到姥爷家里了解粮食储备、供应等情况。焦裕禄每次来都是晚上,总是他一个人,腋下夹着一个小本本儿。有天晚上10点过了,焦裕禄来家里向姥爷了解全县的粮食产量、储备、供应等情况。姥爷一一向他报告,焦裕禄边问边记,问得特别多,了解得非常细,不知不觉就谈到深夜。临走时,姥爷送焦裕禄到门口,对他说:“焦书记,都这么晚了您还亲自过来!您今后想了解啥情况,叫通讯员来一趟就是了。”焦裕禄转过身来,指着八仙桌上馍筐里的馒头笑着对姥爷说:“吃别人嚼过的馍没有味道,我自己了解的才是第一手资料!”姥爷不但与焦裕禄结下了深厚友情,而且非常敬重焦裕禄同志。姥爷退休以后,就成了一名义务讲“焦桐”故事的铁杆儿讲解员——几乎天天都要来到“焦桐”下:摸摸“焦桐”树、看看“焦桐”叶、闻闻“焦桐”花、讲讲“焦桐”故事,有人要讲,没人也要讲。

姥爷说,当年兰考有“三害”:风沙、内涝和盐碱。有一天,焦裕禄钻进了老韩陵村的牛棚,向经验丰富的肖位芬老大爷请教改变兰考面貌,特别是治理“三害”的好办法。当听到泡桐树对治理风沙有“奇特疗效”,焦裕禄高兴得像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连声说:“好,好!这个主意好!”他如获珍宝,发动群众,广泛种植。

焦裕禄同志去世两个月之后姥爷才知道。那天晚上,姥爷回到家里,他只对姥姥说了一句:“老焦真的走了!”就一屁股坐在藤椅上,朝着“焦桐”方向,不吃也不喝,只是一锅接一锅地抽着他戒了好几年的旱烟。姥姥懂他,陪着我姥爷坐了一夜。

我姥姥在2010年年底突发心脏病去世了。姥爷很伤心,人瘦了,话也少了。那段时间,我妈几乎天天晚上都要过去陪陪我姥爷。有天晚上,我妈去看姥爷,却发现姥爷没在家,打电话,手机也在茶几上,我妈分别给五兄妹打电话,都说不知道。这样的事从没有发生过,大家都非常着急。还是我妈懂姥爷,一直朝着“焦桐”方向跑去,看到我姥爷了,坐在“焦桐”树下。

徘徊树下,清风习习,仰望“焦桐”,犹如一座高大挺拔的永恒丰碑:没有哪一种力量,比扎根百姓更强大;没有哪一个政党,比赢得民心更持久!

2017年,河南省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了一条消息:兰考脱贫“摘帽”了!姥爷看到这条新闻,非常兴奋,手舞足蹈,又说又唱,像一个小屁孩。第二天一大早,姥爷冒着久违的春雨,来到“焦桐”树下,把这个好消息赶紧告诉“老焦”:您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兰考人民不仅脱贫摘帽了,而且正在小康路上奋力奔跑!

姥爷对着“焦桐”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又饱含深情地朗诵《念奴娇·追思焦裕禄》。

魂飞万里,盼归来,此水此山此地。

百姓谁不爱好官?把泪焦桐成雨。

……

绿我涓滴,

会它千顷澄碧。

2021年4月,我自愿报名参与乡村振兴工作。5月14日,组织任命我为重庆市城口县高燕镇星光村驻村第一书记。5月17日,我正式来到了革命老区城口,住进了星光村。我第一个将这个消息告诉姥爷,我一定要做合格“星光人”、当城口“好媳妇儿”。他开心得不得了,还送了我一样非常特别的礼物:一棵焦桐树苗。姥爷动情地嘱咐我:要将焦桐树苗种在星光村的大地上,与它一起扎深根、共成长!

(作者系重庆市城口县高燕镇星光村驻村第一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