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马号巷子的蔡家面房①

作者:任洪全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7-20 14:57:09

 

胡皮匠还真是一个闭眼子,妻子难产死去,举办丧事拉了不少账。在借酒浇愁之际,听信媒人一面之词,竟将独生女儿胡永芳嫁给了马号巷子侧边的蔡家面房作儿媳。这婚事,人们开始新奇,很快就习惯了,甚至还认为男方有眼光,会打算,结了媳妇,找了劳力,一举两得。蔡大嫂的确是个能干、勤奋而又聪明的人,她看准了马号巷子,在这里做生意是要发财的。白市驿发展得十分兴旺热闹,不就是从马号巷子开始的吗!

每当胡皮匠从蔡家面房门口经过时,看见那坐在轿椅里的小女婿和在一旁干活的女儿,都不敢进去,有几次甚至还暗自流泪起来,但反悔已来不及了,因为是得了对方丰厚的彩礼,请了客,拜了堂的。他痛苦啊!后悔啊!怎么办?只有喝酒解忧愁。喝多了又要发酒疯“打胡乱说”,往往又被拉到醒酒石上去套着。

蔡家面房自从结了新媳妇后,生意意外地比先前好了,使开在上下街的两家面房的老板都好生妒忌。他们也知道是蔡家结了漂亮媳妇的缘故。不少人是为了看新媳妇,才将麦子背来换粉换面或来买面的。就连不怎么喜好吃面的孟五哥,也常来看看。开始,来了当然也要买两把干面,不久又传说新媳妇嘴边的美人痣是贴上去的,于是又有不少女人来面房买面或拿麦子来换灰面,以便查实那痣是真的还是假的,淡了一点的生意又好起来。隔段日子,又听说新媳妇那颗痣会搬家,在左边长着的变成长在右边了。这些女人真会编故事,也弄得不少家庭吃面都吃腻了,男人们都吵起来了,说自己堂客最近变疯了,弄得家里经常吃面或是扯面块,要不,就是将灰面搅在酸稀饭里再放点碱,烙成粑。她们还理直气状地说,这是勤俭持家,不把酸稀饭倒掉。

蔡大嫂在心里笑得合不拢嘴,做面的师傅却叫累,他天不亮就要起床来赶骡马、磨麦子、撞罗柜(一个大立柜似的高大木箱,里面装有可以晃动的隔筛,用来过滤石磨磨出的粗麦粉),想偷一下懒都不行。他说,再不增加人手,他就不干了;而新媳妇,眼睛都有些黑了,早也没什么生气了。

没多久,蔡大嫂找来她在农村名叫天喜的内侄来帮忙,说是跟王师傅做学徒。那是个二十出头红光满面的青年,一看他那精力十分充沛的样子,就使人放心,定能胜任这些活儿。刚一来,他就学会了赶马磨麦撞罗柜这些事,和面揉面压面晾晒等工序也很快掌握了。鸡叫二遍(即凌晨五点左右),便将罗柜撞得咚咚响了,还在嘴里唱着快乐的小调。很快,王师傅倒变成天喜的下手了,他心中自然很高兴,有时还插不下手,俨然像个技术顾问,可好景不长,几个月后他就被辞掉了。自王师傅走后,每天吃中饭时,天喜的碗里都会有一块大肥肉在饭面上,那是只有割谷子时才能享受的待遇。全家只有初一、十五才买肉吃。新媳妇似乎又得到水的浇灌,开始恢复了生气,给小丈夫喂饭时,还哼唱小曲给他听。看到这些,蔡大嫂说不出有多高兴。她生了这么个儿子,将来做庄稼肯定是不行的。这不,找到一个漂亮而又能吃苦耐劳的好儿媳,内侄来帮工也很卖力。蔡家不发,哪个才会发?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那害痨病(肺病)的男人,给想法抽(康复)起来,好一起打理这面房。

面房生意一直都很好。有些农村的人原是把麦子送到水码头那家面房加工的,现都从下往上走改到蔡家面房来,情愿多走几步,为的是来看这个新媳妇。有时还愿意等着磨出来,这样一来便要候轮子啦。人一多便显得热闹,只要有了两三个妇女,便会有龙门阵摆起来。新媳妇也喜欢听,她从这些交谈中,得知斜对门的李记板鸭铺老板李海云的一些情况。李海云先前的堂客,不知怎的,不到一年便成了一个疯子。有时见年轻男子来喝酒或买板鸭,便会乱说起来,甚至拉着要别人来拜堂入洞房。医治没啥效果,只好把她锁在后院晒楼上唯一的一间堆杂物的房间里。那楼四周只有栏杆,是用来晾晒衣物和干菜用的。街上有楼的很少,周围比较空旷,那女人乱喊乱叫,邻居们都能听见,大家抱怨不已,只好把她送回娘家。李海云后来又接了一个过婚嫂。但不到半年,那堂客居然跟一个唱武生的戏班子跑了好几天,后来又回来了。

虽是龙门阵,但据说确有其事,只不过摆谈中难免会有添油加醋的地方。有时她们说得十分小声,甚至对着耳朵说,有时又大声笑起来,那笑声比后院传来的罗柜撞击发出的声音还要响。胡永芳真想放下手中的活,走到几个女人面前去仔细听听她们在讲些什么。

更多阅读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水码头有块醒酒石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水码头有块醒酒石①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②

七一文学|白市驿古镇风情画——古镇素描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