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 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下)

作者:郝安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1-04-23 08:58:37

(八)

读书可以让人保持思想活力,让人得到智慧启发,让人滋养浩然之气。正所谓读书修身,读书养性,物质不灭,精神长存。

朱熹说,读书之法无他,惟是笃志虚心,反复详玩,为有功耳。功夫下到一定程度,就能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诸葛亮是1700多年前的人了,他布衣粗茶,耕读山中,却气吞吴魏。羽扇就那么轻轻一挥,80万曹兵便灰飞烟灭。一身忠义,两篇名文。他是读书凝精、著述汇神啊。他的形象也就在人们心目中活了1700多年。

王夫之说:夫读书何以为哉?辨其大义,以修己治人之体也;察其微义,以善精义入神之用也。能够借助书籍进入精神世界,心通四海,洞悉万物,非利足而致千里,非能水而绝江河。这是常人所难及。

居里夫人生活在物质世界,却沉醉在精神世界的创造之中,物我两忘,格物致知,超凡脱俗。她闻名遐迩,却从来不为名负;她天生丽质,娇容美貌,却从来不为貌累。人格和境界已然是超群绝伦了。

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难怪读书多、会读书的人,有如壮士跨马,逸士骑驴,无论顺境逆境,总能潇之洒之,从从容容。他们本身是聪明人,又不断地吸吮着聪明人的营养汁液,这就无异于锦上添花,如虎添翼,他的视野、知识、才能、气质又如何能不比常人高出一截?

过去,现在,经常有人问,读书有用吗?一中学生如是回答——

诚然,读书不是唯一的出路,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就是最公平最容易的路。读书可能不会带我们站上巅峰,但至少能护我们不跌入谷底。都说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靠什么征服通往梦想的火焰山,靠什么安放我们心中如火的激情,打开课本,抽丝剥茧,把里面所有的知识装进自己的脑袋,读他个明月照大江,读他个荒漠泣斜阳。读书是苦,但是只苦一时,不读书就苦一世。如果连读书的苦都吃不了,又怎能咽下生活的艰辛?

这孩子说的这段话,和美国科学家、发明家、思想家富兰克林两百多年前说的“倾囊求知,无人能夺,投资知识,得益最多”是如同一口、如出一辙啊!难怪话一出口,就立马红了自己,火了网络。

(九)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读书造人,读书成材,历来如此。

孔子是圣人,他读书的执著也非常人所能比。一则《易经》,居则在席,行则在囊。史记“孔子读易韦编三绝”,就是把捆书的绳子都磨断了三次。如此宵衣旰食,手不释卷,他也就被历史筛选,擢拔而为神,享四时之祀,得到永恒。

有的书要精读,最好能背,取其精,得其神。沈括皓首穷经梦溪园,范仲淹以簪划粥读于破庙,终有大为。

战争年代总是没完没了地精简行装,统帅毛泽东什么都舍得精简,唯独不舍得精简书,甚至是写了字的纸也舍不得丢掉。董必武曾说:毛主席爱书如命,为我们党也做了一份大贡献。许多珍贵文件和资料,中央机关都没有保存住,毛主席保存下来了,成为我们党一大笔宝贵的财富。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毛主席也是粮草先行,却是精神粮草“书箱”先行。他有两个一米见方的木头箱,里面装有各种工具书、古典文学、政治书籍以及文件材料。无论战争还是和平年代,走到哪里,书箱就跟到哪里。

长征结束后,毛主席就专门致信叶剑英、刘鼎,托他们买书:“我们要的是战役指挥与战略的,请按此标准选买若干。”特别强调“买一部《孙子兵法》来。请剑兄经手选择,鼎兄经手购买。”信写得如此细致,可以看出他求书的殷切和择书的审慎。此后,《孙子兵法》跟随毛泽东南征北战。

有人问牛顿从苹果落地发现万有引力的诀窍,牛顿回答: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他说,我的成功归功于长时间精心的思考。

欧几里得的《几何原本》集希腊古典数学之大成,构成了世界数学史上第一个宏伟的演绎系统,一直沿用了两千年;阿基米德学而思,思后行,发现杠杆原理和浮力原理,撬动了地球;托勒密系统地总结了前人天文学的优秀成果,方有伟大之至的《至大论》。

欧几里得、阿基米德和托勒密因为垒造了古代世界几何学、力学和天文学三座高峰,都成了彪炳千秋了不起的人物。

(十)

高尔基把每一本书都看成是一个小小的梯子,说他向上面爬着,从兽类到人类,走到更高的理想境地,到那种生活的憧憬的路上来了。

书是进步的阶梯。这话一点不假。读书越多,书籍就会使你和世界越接近,生活对你也会变得越加光明和有意义。而不读书,或者读书很少的人呢,总其一生吃喝了事,视野短浅,是无法体味到读书人的惬意和快乐的。

爱因斯坦说:对世界名著、文学名著没阅读、不欣赏的人,等于高度近视的人不戴眼镜。他们虽也能自得其乐,但不读诗书形体陋,实际上他蜗居一隅,算下来是比别人少享受了一个世界。

读书不一定成大器,但不读书一定成不了大器。历史航船上芸芸众生,熙熙攘攘。虽也有一些知之不多的文盲或半文盲,占山为王,落草为寇,或一时,或一事,也或小露头角。但终究风卷残云,大浪淘沙,不成气候。

(十一)

纵观古今中外,无论哪一阶段能成大事者,总是那些读书人,那些读书最多的出类拔萃者。被理论武装起来的人,总是比那些被武器武装起来的人厉害得多。

一百年前,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从此以后,中国改换了方向。

在中国共产党的创建史上,有过一段南陈北李,相约建党的佳话。李大钊、陈独秀如当时茫茫夜空中的两颗星辰,干成了20世纪初意义深远的一件大事。其中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因为他们学贯古今,都是饱学之士,觉醒得比别人要早。

陈独秀早在1915年就撰文介绍社会主义。信仰坚定的他从不把对手放在眼里,被捕后在从上海押赴南京的火车上,戴着手铐呼呼大睡。轻松地说,要出了书房进监狱,出了监狱进书房。

李大钊是中国第一个举起马克思主义旗帜,并系统接受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人。1919年他就发出这样的预言:人道的警钟响了!自由的曙光出现了!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从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到中国共产党的建立,无数仁人志士救亡图存,开启了思想启蒙的觉醒时代。

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和一些早期著名活动家,正是在北大工作或学习期间开始阅读马克思主义著作、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并推动了中国共产党的建立。

红楼是因,红船是果。正因为有了北京大学的红楼,才有了嘉兴南湖的红船。

如果说上海的石库门和浙江嘉兴红船,是中国共产党诞生的“产床”的话,那么,传播真理的北大红楼,就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相结合的“婚房”。

(十二)

1945年,延安编了一本供文化水平较低的干部学习的《文化课本》,毛主席亲自为它写了一篇序,要求干部把书“装在干粮袋里,打完仗后就读它一遍或看它一两句,没有味道就放起来,有味道就多看几句,七看八看就看出味道来了”。不要小看这本小册子,它可是为中国革命培养了大人物。

解放后,鉴于卫士和警卫人员文化程度普遍较低,日理万机的毛主席又亲自出面请教师,在中南海组织了一个干部业余学校,教授语文、数学、政治、历史、地理、物理6门功课。主席身边卫士封耀松讲过一段话,很能代表当时参加学习的全体战士共同的心声:其他教师只教了我一门功课,毛主席教了我7门功课。除了学校里学的6门功课他都教过以外,还教我怎样搞社会调查,怎样写调查报告。

现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就保存有经过毛主席批改的战士们的作业本,和他们回乡探亲时写的社会调查报告。

一时劝人以口,百世劝人以书。不说半部《论语》能治天下,起码来说,圣贤经书,举业文章,都是修齐治平之学。

腹有诗书气自华。爱读书,读好书,还会改变一个人的气质,甚至骨相。曾国藩断言:人之气质,由于天生,很难改变,唯读书则可以变其气质。他进一步说,古之精于相法者,并言读书可以变换骨相。

这话一点不假。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秉烛之明。无论哪一年龄段的读书人都有这样的感悟:往往,当你翻过一页,或者读完一本经典的书起身,仿佛转眼过了一世一生。这个世界与你最初坐下来时,已有不同。

所以,你要通古晓今,就得熟读五车书;你要成为某方面某学科有用之人,就得攻读某方面某学科的书;你要有所发现有所创造,就得先读过前人积累的书。不吸收书籍的养分,缺少知识的滋润,对以往对本行本业知之甚少,就不会有什么出息,更不会有什么建树。

文盲不能继承文化,科盲不能继承科学。沙漠上盖不起高楼大厦。

灯昏漏残,八方天籁。风雨敲窗声里,历史之舟不舍昼夜。我们每个人作为这一长河的搭乘者,上船时接过了前人的嘱托,下船时也要好好想想,该如何传递好自己手中这沉甸甸的一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