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文学| 晒日子

作者:谭德成来源:七一客户端发布时间:2020-12-31 16:53:13

冬至刚过,回到阔别四十多年的老家,熟悉、亲切而又有些遥远的情感油然而生。田坡地头,山间沟河,一草一木,已不再是记忆中的心酸和苦涩了。池塘边荷田坎,一栋又一栋的小楼房,造型别致,耀眼而夺目,处处青山叠翠。翩跹的白鹤,袅袅的炊烟,像画卷一样的新村景象倒映在水中,摇曳在梦幻里……

久寒回暖的村子里,已经有了年的味道,也似乎听到了春天的脚步声。城里一样的马路上,戴着红领巾的儿童在风中雀跃奔跑;工厂一样的田园里,忙碌的身影来回穿梭。坐在院坝晒太阳的那些老大爷、老大妈,一张又一张布满皱纹的笑脸堆在一起,合不拢嘴啊!不知是风迷了眼还是有些激动,正说话的老人居然流出两行滚烫的热泪!

是啊,这些老人已经苦到尽头了,虽然面容充满沧桑,但心窝窝里却是满满的甜蜜,善良勤劳的大爷大妈们经历了太多的波波折折、坎坎坷坷,现在的日子真可谓苦尽甘来。他们看着我长大,踩着露珠把我送出村口走出泥泞的山路,千般叮咛,万般嘱咐,我一辈子都难以忘怀。我家门对门的郭大姨已过九十岁了,她一眼就把我认出来了,一声接一声地叫着我的小名,我拉着她的手一股暖流在心头涌动。她不停地唠叨我儿时读书放牛、割草喂猪、砍柴挑煤、赶鸭摸鱼那些事,记得那么清楚,我不禁泪目了。其实,她那时撑起的家也不容易,可以说是苦难重重。丈夫是个纤夫,长年累月在外面拉船为生,一年半载都回不了家。郭大姨既要养老又要抚小,大儿子常年有病,二儿子出走后杳无音信,勤劳也难养活一个家,天天的生活除了苦水还是苦水。说到现在,郭大姨眉眼里都充满了喜气,不断地感叹满足的日子。我俩手挽着手,走进了她的家里,她指着亮堂的客厅说,这是幺儿子挣钱修的楼,楼上楼下三层高哟,水电气都有,方便得很啦!煮饭、洗澡,按下开关就行了。话音未落,又端来一盘红彤彤的橘子,热情麻利的性格依旧。

转身又来到当年的妇女主任家。她和老伴已是八十多岁的人啦,衣着还是那样朴素而干净,说话响亮而欢快。虽然眼睛看东西有些模糊,但听力不减,听着我的声音,也喊着我的小名,连忙招呼我坐在火炉旁,细数起陈年往事。他们有三个女儿,现在个个生活条件都好。说话间重复最多最美的一句话,就是活在了好时代。其实自我记事起,他俩身体都孱弱,尤其是她老伴哮喘严重,到了走一步哼几声的状况,没想到几十年后还活得这么向阳。恰在这时,她的二女儿骑着电动车,把母亲在医院就诊的账单送回来了,全家人又感叹医保政策惠民。此时,火炉边上的一个个脸庞焕发着红光……

院子里的那颗桂花树粗壮又茂盛,见证了世事变迁。在树下遇到了我家下隔壁的丁大叔,他也是奔“八”的年纪了,但身体仍然硬朗。顿时,我想起了那勒紧裤腰带生活的年代,丁大叔常年在烽烟滚滚的改土造田战场上,站在红旗招展的山岗,抬起石头,喊着号子,鼓足干劲,力争上游,气吞山河的架势……当我问他现在的生活状况时,他马上接过话说,好啊好啊,四世同堂啦!马上又要过年了,一家人还要开车去城里包席团年哟,摆上几大桌庆贺庆贺,图个来年兴旺。我特别注意他当年打钢钎受伤的那双手,而今还很好,端起一杯热茶,冒着满满的香气!

远远地听到有人在跟我打招呼,那是正在鱼塘起网的一个远房堂兄,我连忙走上前去握住他有些粗糙的双手。他一张嘴就穿越回到了年少时在宣传队的那个样子,像说快板那样晒日子,围观的乡亲都乐了起来,心儿和那鱼儿一起欢跳,一个其乐融融、和和美美的家园。

岁月流逝,弹指一挥间。当年坐南朝北、环山环水、住有十多户人家的瓦屋老院子,已经没有记忆中的影子了,但在这儿,一群走进古稀之年的老人们的笑声,一天也没有间断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