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留一院落叶|董改正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董改正 发布时间:2023-01-19 23:35:07 字体:

朋友发圈:父母将自故乡来。落叶满庭,家人欲持帚,劝罢。留此一院落叶以待双亲,不亦孝乎?

不由心有所动。

未问因由,也不必问。或是故乡曾有如此庭院,每逢秋深,落叶空庭,此景隐约前尘,勾来往事历历;或是父母闲不住,持帚挥扫,然后庭内焕然一新,擦汗而四顾,满面欢喜;或是落叶满庭院中,曾有温情故事。诸如此类,不必赘言,所可贵者,在于一颗敏锐善感的心。

“孝”不是大鱼大肉,不是红包礼品,而是那一份细腻的心,想人之所想,念人之所念。这一份发自内心的体贴,最为动人,最为动心,最为千金不易。那需要“虽千万人,我独念你”的真挚深邃。那颗心,就像风中的篆烟,就像荷上的滴露,敏感,晶莹。

想起东坡的《记承天寺夜游》。是夜,明月皎皎,清辉如水,竹影婆娑,柏影森森,正适合月夜徐行。“登临无限趣,恨不与君同”,此情此景,若无好友共赏,岂非不能尽乐?“遂至承天寺寻张怀民。”东坡说:“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其实不然,应该说:“但少深情人如东坡耳。”那一夜,张怀民是最幸福的人。

“友”不是酒肉,亦非财宦勾连,而是那明月夜里的一“念”:“念故人,千里自此共明月”;是春风里的怀想,是秋雨里的念叨:“春风桃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是孤寂中的推己及人:“空山松子落,幽人应未眠”;是众宾欢时,我独想起你:“蟹螯樽俎新丰美,剪烛连宵忆故人”;是秋风起时,我为你准备了一院子的菊花和酒,只等与你共赏,可是,你却没有来,我失望却依然盼望:“中秋昨已等闲过,重九今还如梦来。霜鬓数茎羞堕帻,黄花三度笑空杯。”这样的“念”,想来江湖沧远,静谧生情。

想起柳永的《雨霖铃》。“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正在离渡,衣袂未分,便虑起日后“更与何人说”,怎一个“痴”字了得?最美的景,与谁共赏?最佳的美味,与谁共享?一弯新月,指给谁看?一帘潇潇,却与谁听?春风桃李,而君不在;秋月冬雪,我自天涯。这样的推想,正暗暗交代着昔日的美好,那种缠绵恩爱,文辞岂能尽达?

“爱”不是说辞,不是刹那间的烟花,而是那么多的一刹那,都与你相连相通。这世间浩渺无垠,这人世熙熙攘攘,这市声喧嚷纷杂,但你我的灵犀,永在永通。

“义”也如此,不是舌灿莲花,不是锦上添花,而是那一“念”深远。东汉时,邓融犯事,故交惊惧,门生廉范也托病请辞,“融不达其意,大恨之”。廉范辗转来到洛阳,改名换姓,倾尽资财,谋得一份狱卒的工作。不久,邓融果被押赴洛阳,廉范尽心侍奉,一直到邓融病逝,廉范将其棺椁送归故乡,“葬毕乃去”。这一切,廉范“竟不言”,邓融至死不知。

廉范之辞,虽然被“大恨”也不辩解,因为他已“虑”深远;及至邓融被逮,廉范“竟不言”,是怕邓融惭愧。廉范的虑远虑深,廉范的敏锐细腻,千载之后,依然动容。

留住温软的心,留住善感的心,留住敏锐,留住感动。留一院落叶,留一颗初心。

(作者系安徽省作协会员)

责任编辑:郭羽,贺兴梅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