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岁末二题|查晶芳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查晶芳 发布时间:2023-01-19 23:20:31 字体:

记住一场雪

腊月二十四,小年,雪落江南。甚喜。

于我,每一个落雪的日子,都是晶莹而盛大的节日。

儿时,家住学校,窗外是操场。冬日清晨,推窗见雪,必欢呼蹦跳,胡乱吃几口,就撒腿往操场跑。妈妈在身后追赶:等会儿,你戴个帽子啊!哪里管得上这些?小伙伴们都来了,抓雪团、掷雪球,追逐、打滚,欢笑声声。欢乐后,仰脸看雪,那片片飞舞的晶莹,直落到心灵的原野上,一直白到今天。

雪,一年年地落,落在大地上,也落在眉间心上,曾经那般恣意的雀跃,已离我越来越远了。可即便鬓已星星,每见雪落,心中悸动依然,恰如潮水,清喜,晶莹的小小欢喜。总觉得雪日就不寻常,隐约会有新鲜的事情发生:一个远方走来的人,一封寄自远方的信,一件身边突如其来的喜事……那种悸动是什么呢?是时光的烟尘也蒙蔽不了的初心吧?那么轻灵,那么柔暖。

最爱晨起掀帘,所见银霄玉宇。焕然一新啊,世界,心情。日常的驳杂纷然,忽而纯然一色。简单,洁净,可不正是一朵晶莹剔透的雪花?她清寂得令人泫然,且时刻散发着灵魂的清香。

也爱踏雪赏梅,最好是红梅,白雪红梅,俨然入画。三五女伴,或欢笑,或静静地走着,任雪白头。纵目茫茫雪原,天空地阔,触目琼花玉蕊,满腹清冽,便觉得浊气尽去,肝胆俱冰雪。

更多的时候,雪是从黄昏下起的。这一种欣喜,更甚。因为可以从容地迎接第一片雪,就像终于等到一部渴慕已久的大剧,早早进场,沉心静气,静待大幕拉开。尔后,序曲、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尾声,一环一环,入眼入心,无一遗漏,这样的观感才会酣畅淋漓。你看,暮色昏昏,铅云低垂,雪粒敲打着屋檐、屋顶,敲击着竹叶、枯荷,沙沙轻响,嘭嘭有声。有人已红泥煮酒,有人已趁雪归来,而雪粒已作雪花,萦绕,盘旋,翻卷,身姿轻盈,袅娜。你倾听过黄昏暮雪吗?若蝶翅落蕊,若露染荷心,如歌,如咏,如绵长的思念……

灯亮了,众鸟相与还。小男孩在做作业,大男人在近庖厨,我在客厅拾掇。忽然手臂被摇撼:妈妈,看,雪大了!循指看去,飞雪漫天,袅娜漫舞。牵着他的小手,同赏满目晶莹。室内忽有香气萦绕,回头看,灯光融融,那人腰系着围裙,手端砂锅,正放在小火炉上。一锅咸菜豆腐炖猪肉,正咕嘟咕嘟响得欢。腾腾热气中,他的脸有些模糊,声音却异常清晰:你们快来试试,这肉烂了没有?汤里要不要再加点盐?

那一刻,窗外飞雪,室内炉红,忽觉尘世茫茫,有暖巢一间,遮风蔽雨,可依可栖,何其幸运。“家”之一字,有了“雪”这幅清寒而恢宏的背景图作为衬托,不再是静默的名词,转而成了一连串鲜活的动词,往我们心中倾注着绵绵不尽的爱与暖。

数场雪后,母亲已与雪融为一体,藏身山阿。小男孩也早挣脱了我的手,停在了遥远的南方,那里的冬天温暖如春。今年江南的雪,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拍了视频发给他,他也像我一样雀跃。雪还像我小时候那么大呀!语气里满满的欣喜。我知道,他和我一样,记得我们共同看过的每一场雪。而我身边的那个人,从来就对“共雪白头”这类话摇头不屑。我曾怨他不解风情,却又感激他在尘世烟火中白首不相移,一年又一年,呵护着那扇浪漫的“绮窗”,看我赏雪一场又一场。

我记得每一场雪,记得每一个走进雪中的人,记得每一件晶莹的往事。那些时光里最暖的记忆和思念,是世间最为澄澈明净的雪。我们每个人都曾有过这样的雪,我们将会迎来许多场这样的雪。扫清心壤,迎雪降落,一片一片又一片,飞入我心皆可见。

大寒

携着冰封与雪飘,大寒走到了季节的尽头。

她是季节之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是季节的悬崖,跳下去就是春天。

她虽步履缓慢,寒凉沁心,却显出了前所未有的坦然与轻松。似白发苍颜的女子,行至生命的晚景,终于卸下了所有的修饰与面具,以最枯涩的容颜,最素朴的思想,面对世界。

山陆续白头,水渐次凝噎。枯䓍凌霜,硬如铜丝,支支直立。软泥覆雪,车碾过,辙印分明若铁线,不经意碰了脚,痛感尖锐,不绝如缕。冷风兜头灌,像从头到脚淋了盆冰水,让人兀自哆嗦个没完。空气生硬而紧绷,室外待久了,脸上木木麻麻,摸着像不是自己的脸。屋檐下,树枝上,挂满冰凌,大自然像是忽然长出了无数条长长短短的白眉。即便雪雨无踪,亦是清日辉光淡,天空地萧肃。

大寒,寒气之逆极,一年中最冷之时。世界像被按下了暂停键,原野悄静,人影渐稀,恰应“寒”之意。此际,虽山瘦水枯,月冷星孤,却也是世界最清明之时。大寒,实是大自然在调养生息。人,该学学大自然,适时褪尽繁华,清空自己,冷静身心,坦然面对寒凉,不动声色间,慧藏蓄力,静等花开。

雪,是大寒的熟客,她悄然飘落,擦亮了岁月的玻璃窗。银光奔腾,泄涌而来,摊开手,指尖寒凉,心中有喜。雪是覆盖,是掩埋,也是蓄积,是暗藏。不信,你看那极寒之下,希望正悄悄萌芽,春天的心事即将破土而出。

时光已悄悄开启了万物的闹钟。鸡开始孵卵,鹰隼开始试翼,坚冰深处,春水渐生。瑞香吐蕊,室兰芬芳,水仙凌波绽放,蜡梅迎雪,在清冽之中,喷薄漫天清香。

大寒至,年关近。需要一场热闹,来抵消一岁将去的怅惘;需要一场相聚,来告慰一年未见的相思;需要一段休整,来思考一年积攒的得失;需要一壶温暖,来焐热未来的日子。任冰雪茫茫,任风凛气冽,亦终有腊酒盈樽,金炉炭温,灯火可亲。让我们怀着爱和希望,重走四季。

大寒,是季节二十四华章中压轴的那一节,像本厚厚的卷轴,翻到此处,已是尾声。然而,尾声即是高潮。这部分的文字可能相对冷冽、清寂,甚至有些许晦涩,但有白雪红梅为其配图,又有阖家团圆的暖意做其眉批,只要你静心品读,便不难发现:她和其它的二十三个节气一样,充满着浓浓的尘世欢欣,素朴温暖又不乏诗情画意。此外,还更具丰厚的内蕴,如同历经沧桑的老者,一生的智慧尽含于平静无波的眼眸中。大寒,是烟火人生里的凝重庄严。

造物无言却有情,每于寒夜觉春生。翻过大寒,便是春天的扉页,但还是请你慢点翻阅。大寒,古意森森,值得品味,值得相对,默默无言。

(作者系安徽省作协会员,文字见于《散文百家》《散文诗世界》《散文诗》《雪莲》《中国青年报》《文汇报》《工人日报》《羊城晚报》《扬子晚报》等百余家报刊)

责任编辑:郭羽,贺兴梅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