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难忘儿时贴春联|乔加林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乔加林 发布时间:2023-01-19 23:09:42 字体:

时光如梭,岁月如歌,几十年弹指一挥间。已到知天命之龄的我,时常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忆小时候的点点滴滴。

回首往事,很多童年时代的记忆,已经模糊。但童年时代过大年的事却让我记忆犹新,犹如昨日。

在以前物资匮乏的年代,乡村房屋大多一个模样,土墙草屋,家里唯一的电器就是手电筒。小时候的乡村娃娃们最喜欢过大年了,腊月一到,家家户户都会把土墙草屋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闲下来的村民们就开始准备年货。不管有钱无钱,都得折腾一下,忙得不亦乐乎。

过大年最能显示年味的,那就是贴对联了,也叫贴春联,各地不同。我们苏北这里一般都是在大年三十上午贴对联。

父亲斗大的字不识一个,就连自己的名字也写不出来。小时候,我们家的对联都是我贴的,父亲只负责打打下手,帮我拿对联、门吊子或涂抹糨糊。

那时候的对联并不像现在这般漂亮美观,都是从小店或集市上买来几张单面刷红的纸,按照门的规格和个数剪裁成长宽大小不一的长条。我家对联多年来都是我们村小学老师索老师写的,索老师的毛笔字写得很是漂亮,村里好多人家都得提前排队求他帮忙在红色纸面写上对来年的希冀和愿望。

刚写完的对联墨水还未全干,须规规矩矩地摆放在干燥处。约莫半个小时,待墨水完全沁入红纸里面,一副副浓纤折中、遒劲自然且富有人情味和艺术感的春联便大功告成。

村里的对联大多是自己心声的流露,有的气势磅礴,有的祈福祝安,有的是恭贺新年,也有借着对联来表达个人对生活的态度。古往今来,许多文人雅士,都留下了不朽的墨迹。

每年大年三十的清晨,母亲都会早早起床做糨糊。母亲通常是舀一大瓢水放在锅里,待锅里水热后,抓两把小麦面粉放入锅中,同时用勺子不停搅动,通过观察面粉加入后的浓稠程度来控制面粉的量,浓稠具有黏性了,便熄火,出锅装盆,再在盆里放入用高粱穗自制的刷子。

糨糊降了温,便可贴对联了。按照惯例,都是从堂屋门开始。我把长板凳在门前摆放好,拿起一张对联,把它按在门上比划一下,然后用高粱穗蘸着糨糊在对联背面刷一遍。贴的时候,先将对联上部轻轻地贴到门上,然后右手扯着对联的尾部向下拉,最后双手慢慢把对联摊平,这样整张对联便贴得平整而光滑了。

在门两边墙上,通常要贴上两个大大的“福”字,有时会故意将“福”字倒着贴,取“福到了”之意。堂屋张贴好后,还会贴厢房和厨房的门,甚至屋内的大桌、条几和盛粮食的缸上都会贴一个小“福”字,猪圈、牛棚通常贴“肥猪满圈”“六畜兴旺”,希望猪肥牛壮,生活幸福,这也是农家人淳朴美好的心愿。

当所有的对联、门吊子和“福”字都贴完后,土墙草屋显得格外的喜庆漂亮,听着传来的孩子们放鞭炮的声响,闻着厨房里传出来的母亲准备的年饭的香气,想着温馨而又热闹的新年马上就要到来了,喜悦之情洋溢在大人和孩子们的脸上。

(作者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王耀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