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我用奖学金买年货|仇士鹏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仇士鹏 发布时间:2023-01-19 18:30:28 字体:

前不久,和我到家的脚步声一起响起的,还有奖学金到账的声音。半个月后,想把它转进零钱通时,却发现已经所剩无几了。它化成了琳琅满目的年货,乖巧地躺在家里的各个角落里。

我先给父亲买。买了维生素等保健营养品,与之前没吃完的保健品放在一起,就像一个小型的军团,高矮不一的瓶瓶罐罐如同种类多样的武器,每一次出巡都能镇守一方的太平安康。

我还下了大本钱给他买了台新手机。旧手机用了三年多,时常卡顿,但新手机也带来了新问题——父亲眼神不好,识字不多,操作手机只知道划。新手机功能颇多,也极为灵敏,他的手指戳戳点点,手机上就迅速涌出了繁杂的弹窗。偏偏新手机是全面屏,取消了返回键,他关不掉那些窗口,急得脸都红了。不过等这段磨合期过去了,他应该会迎来和新手机的蜜月期吧。

然后,我给家里买了一些“神器”。去年,我们搬到老房子里,脏乱差是焊死在它头顶的形容词。我住校时,父亲一直将就着过日子,我回家后,清洁的任务就提上了日程。摸了摸塑料水管上厚厚的积灰和阀门处的铁锈后,我请来净水器,作为水龙头尽职的门卫,烧出的水异味感明显淡了不少。家里的厕所没有窗户,我赶紧买来除臭器、洁厕灵和空气清新剂。再打开门时,扑面而来的空气长相依旧鸱目虎吻,但态度变得和颜悦色多了。冬天,刷碗是件头疼事,我买了电动洗碗刷,往海绵刷头倒点洗洁精,泡沫就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在碗碟上呼朋引伴,搭建出连绵的村庄和气派的宫殿。用水一冲,干净明亮,而手掌依旧温热。

突然想起某次征文获奖时得到的取暖器,的确是即插即热,可惜功率太大了,父亲二话不说就把它收了起来。“我不如多盖几层被,一小时耗两度电,我才不用。”这个吃电大户,只能窝在角落里,听着洗碗刷激情四射的“嗡嗡”声,暗自神伤。

最后,轮到给自己买年货了。我的身体素质和古代寒窗苦读的文弱书生有些像,有缚鸡之力,但扛不住小病的纠缠。我像韩信点兵一样,把对身体有补益的保健品,比如护肝的、护眼的和健脾祛湿的,都买了些摆在案头。书架上,则放着红糖姜茶、鸡屎藤苍术茶和一些组合花茶的茶包。很难说它们对身体究竟起到了怎样的实质作用,毕竟它们自己就事先说明了,保健品不可替代药品。在我的心中,它们更像是换下旧符的新桃——古人把画有门神的桃木板挂在大门旁,用以驱鬼辟邪,我愿意相信它能守护美好,这份天真的心愿让我得到满足。

俗话说,秋收冬藏,把年货藏在肚子里,不就是最好的藏吗?我用老鹅、老母鸡和大虾把家里的冰箱塞得满满的。身边的地上,核桃仁、鸡肉干、开心果等“干货”与苹果、梨子、橘子等“水货”形成两军对垒的阵势。把精神的食粮都输送到纸上后,脑海里空旷得如同晨起时一般,吃一袋无骨凤爪,汁液横流的藤椒把舌头撩拨得不住颤抖,极具弹性的爪肉让牙齿载歌载舞,“亏空”的身体再次被填满,就连已经燃尽的灵感似乎都重新蹦出了火星。

那晚,看到手机里的余额时,猛然一惊,但想了想,眉头又松了开来。虽然花钱如流水,但一种无法言说又不言而喻的情意,也在流水上,漂成了缤纷的落英,而裹挟着红红火火的幸福感的年味,也在不知不觉间浓烈了起来。

(作者系江苏省作协会员、中国自然资源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王耀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