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儿时的锅粑|朱延嵩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朱延嵩 发布时间:2023-01-19 18:00:32 字体:

有农村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大铁锅柴火饭的味道,而刚出锅的喷香米饭,一定少不了金灿灿的锅巴。这锅粑是我童年的精神慰藉,伴我走过好几年的光阴,至今回想起来那是一种酸酸甜甜的味道。

我五六岁的时候,父母为了事业和家庭奔波,实在无暇照顾我,就把我送到农村的姨姥家代管。那时,只记得在寒冷的冬日里,外面冰天雪地寒风萧萧,在没有火炕的屋子里,即使裹个大棉被,也一样会瑟瑟发抖。

那时的农村,孩子们没有玩具,更没有零食。夏天我和小伙伴到河边看打鱼捞虾,冬天在结冰的小河上划冰刀,到了晚上就听着姨姥讲一些离奇的故事进入梦乡。

姨姥家的孩子也不少,儿孙满堂,人丁兴旺,可她对我这个离开母亲的孩子却格外照顾。她常常对子女和孙辈说,不能让我的老外孙吃亏哟,离娘的孩子招人疼。可她又能拿出什么好吃的东西呢,无外乎就是隔三岔五地给我炒个鸡蛋或来个咸鸭蛋,再就是几个月给我包一顿罕见油水的苞米面饺子,除此之外,也无能为力了。那时的城里已经开始有饼干、山楂片、汽水卖,可农村还没有这些东西。我是多么怀念在家的日子,是多么希望父母能多来看看我,给我带来好吃的东西解解馋。

美好的愿望像肥皂泡一样虚无缥缈,母亲只在过年的时候来看我,这使得我必须在现实中找到“美味”去填充那颗寒冷孤寂的心。有人说孩子天生就是美食家,没多久我就发现了好东西,就是姨姥每次烧的柴火饭,锅底结下的厚厚的锅粑。每当姨姥铲下一块放到我的手中,我都会先贴上去闻个够,感受那种清香味道,然后才舍得一点点品尝,那种脆感和嚼劲,不失为人间美味。

每当我把热腾腾的锅粑拿到小伙伴面前炫耀时,对锅巴司空见惯的他们还是一样流口水,我就会越发得意,觉得自己了不起。而有几次,我出去玩错过了饭点,刚出锅的锅粑被瓜分了,我还为此伤心了许久。再做饭的时候,起锅盛锅粑,就会留给我这个小客人。锅粑零食就这样陪伴我走过了几个春秋。

回到城里上小学后,我就离开了那个小山村,然而,每次年节回去看望亲戚,还总是要锅粑吃。白驹过隙,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的农村也很少用大锅烧柴火饭,也就没有了小时候的锅粑,而那种滋味却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让我终生难忘!

(作者系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王耀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