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乡雪有约|陈文明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陈文明 发布时间:2023-01-19 17:45:47 字体:

乡雪,家乡的雪,挚爱的雪,梦中的雪。和城市的雪相比起来,乡雪自是独一无二,大有不同。逢年岁暮,乡雪有约,便是我的乡愁所在,更是我的灵魂归处。

城市的雪,囿于“热岛效应”,环境有所温热,即便有雪降临,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饶是落雪初具美好,留不了几日时光,总是悄然而去,给人一种稍纵即逝的感觉。家乡的雪,则是不同,来时不慌不忙,离时不徐不疾。它们慢条斯理地铺天盖地之后,总是悠悠闲闲地横斜在山上、地里,静静地等候着,让梦中人儿看个够、赏尽兴,才会默默地离去。而后,潜心梳妆打扮,再赴明年之约。

城市的雪,因为尾气和灰尘等诸多原因,落到地面后,即使好不容易积攒成景,却不承想“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没多久它们便会“耳濡目染”,变得污浊不堪,失去纯洁和灵性。家乡的雪,则有不同,洁得无尘,白得透彻。乡雪干净无染,仿佛被天使洗练过一般,其妙说是“一片冰心在玉壶”也不为过,大抵是有奇人从清澈无瑕的玉石宝壶之中,捧出一捧捧晶亮纯洁的雪花洒下人间,告慰乡人。质本洁来,还洁而去,令人爱惜。

相比起来,我爱乡雪,魂牵梦绕。记得前些日子,还没回家,我已无比念之,“我料乡雪应如是”,它也该是想我了吧,若是不然,怎会无端进入我的梦中。回乡前夕,我的梦里变了一个雪的世界,白雪纷纷,山舞银蛇,如梦似幻。

如是这般,我的梦里,飘来故乡的雪,仿佛有个声音,正在深情呼唤:归来吧,归来哟!远方的游子……你听,乡雪正在向我发出召唤,于是我便收拾行囊,挈妇将雏,启程回家!

岁末时节,家乡群山之中,必定雪花飘飞,茫茫白色,银装素裹。这是外人无知的秘密,这是乡雪与游子的约定——游子未归,它便寄梦他乡,深情款款,唤其归家!游子若回,那么便是雪迎归人,供其赏阅,以遣羁旅愁怀,这便是最好的迎礼。

而我,便是之一,未归的游子。归心似箭回乡路,舟车劳顿又何妨?千里迢迢,一番奔波,终于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乡。见到了家乡的人,家乡的景,以及山山水水,无不感到亲切。一切都好,可是,我总觉得缺点什么——哦,是乡雪,已近约定之日,为何不见踪影?

翌日清晨,待我起床一看,天空飘起了小雪。果然,所见即所愿,约定的雪,纷纷扬扬,“撒盐空中差可拟”也好,“未若柳絮因风起”也罢,无关其形其状,每一颗雪粒,每一朵雪花,它们在我的心里,都是无须言喻之美。

只是小许的功夫,漫天遍地,山上山下,便是白茫茫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包,无不披上了白色的外衣;稍平的土地之上,犹如铺上了洁白的地毯。远而观之,则是另外一番景象,更有意趣。山上云遮雾绕,雾雪相融,雪天一色;山下乡村人家,炊烟袅袅,更添诗意。谁人勾勒得画?一幅“雪后山村素描图”无声铺排,天地之大美,简约不简单,其妙无穷,其美无言。

这乡雪,下得极好,似乎来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纯洁无瑕的梦幻王国;这乡雪,来得巧妙,仿佛专门为了迎接乡人而至,让我漂泊已久的心,得以宁静栖息。于是,披风戴雪,携妻带子,走出家门,徜徉在雪地之中,漫游于画卷之内,享受着别具一格的趣味。我们尽情与雪相拥,嬉戏玩耍,欢声笑语,响彻周遭。


如此人间大美,拍照打卡,留住美景,自然是不能少的。如是想着,我便打开相机,开始多个角度拍起照片,留存美好瞬间。

时下,作为流行的记录生活的方式,分享一条微信动态是必须的,我亦如此。稍作一想,腹稿一番,遣词造句,便即景打油一首五言:山上云雾罩,山下炊烟袅。桑梓多妖娆,冬色胜春朝!

写完之后,我从方才所拍的照片里面,挑出十几张稍显精致的照片,一键生成视频,发出了一条朋友圈动态,多有获赞。

犹记得,去年的时候,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情形亦是如此。同样的雪,同样的景,同样的乡情,而我同样拍照留念,而后排版九宫格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并简附几行文字:桑梓之地,父母之邦,念之爱之。银装素裹,云遮雾罩,分外妖娆。故土多娇,引无数游子竞回乡!

前后两年,两条动态,内容的形式和字面,虽有所差异,但皆是心底流露而出,情感更是如一,皆是对家乡的情,对乡雪的爱。

爱这乡雪,它是深情的,是知心的,是梦幻的!乡雪之约,桑梓之念,是镌在灵魂里的爱,是刻在骨子里的情!

(作者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毕节市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王耀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