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党刊好文>党员文摘> 详细内容

一名检察长的荒诞人生

文章来源:七一网/《党员文摘》《法制与新闻》 作者:邢东伟 张欣昱 罗慧 发布时间:2023-01-15 10:16:12 字体:

肩扛人民检察的崇高使命,担负党和人民的重托,人民检察官的称号似乎总是闪耀着无限荣光,海南省昌江黎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以下简称昌江县人民检察院)黄杨却在这无限荣光中迷失了方向。出身寒门的他,也曾倾一己之力维护一方公平正义,奈何后来选择了与职业道德和法律规范相悖的道路,也就此迎来了无法反转的命运。

2020年6月,黄杨因犯徇私枉法罪被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7年。在海口监狱服刑的他,在忏悔书中写道:“一直是我给别人戴手铐,当那种冰冷的感觉袭来时,我心里有点颤抖,不是恐惧,而是突然醒来的感觉。这几年,浑浑噩噩的,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穷乡僻壤飞出来的“金凤凰”

黄杨出生于海南农村的一个贫苦家庭。在20世纪80年代,一个家庭要改变命运最可能的方式是供孩子读书,然后找个好工作,回过头来也可以反哺整个家庭。

黄杨脑子灵活,书本上的知识总比同龄人学得快。为此,黄杨的父母节衣缩食供他上学。周围的亲朋能帮上忙的,也都不遗余力。黄杨就像一个超级大家庭孵化的“金蛋”,被盼望着早日出人头地。

黄杨拼命读书,从小学到大学,成绩一直都不错。同时,一路走来,他一直怀有强烈的报恩之情。

大学毕业后,黄杨通过考试顺利进入检察系统工作。彼时的他对自己要求非常严格:政治上要求进步,早早地入了党;工作上勤勤恳恳,立功多次,受到过多次表彰;为人处世保持分寸,对有过知遇之恩的老同志非常尊重。

黄杨的仕途一路顺畅,从书记员、助理检察员、检察员,到海南省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控告处副处长、刑事申诉处处长,直到调任昌江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黄杨走上检察长岗位的时候,刚刚40岁出头。在别人眼里,他前途无量。在这种氛围中,小时候的邻里乡亲,也都觉得终于盼出头了。乡亲们有各种冤情、苦处都会去找黄杨。黄杨也都耐心地协调解决,实在解决不了的,也会跟他们讲明政策和道理。

“正义使者”被淹没在赞美声中

“穷一生之力,护百姓安宁。”这10个字写在黄杨的笔记本的第一页,铿锵有力。黄杨说,那是他的心声,他的信仰。

刚坐上检察官的位置时,黄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检察官这个职位,既是权力,又是责任,要为群众办实事,维护老百姓的切身利益。

执业之初,黄杨确实兢兢业业,希望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尽量偿还欠下的恩情。

但是,当黄杨当上昌江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后,手握大权的他,身边所谓的朋友突然多了起来。他的办公室经常人来人往,就连回趟老家都常“偶遇”各种朋友,赞美、祝贺、恭维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些真真假假的赞美,逐渐盖过了他心中的警钟。黄杨开始飘飘然了,他觉得自己从农村孩子成长为检察长,一路走来不容易,看到当下的成绩,觉得自己理应被高看一眼。

随着心态的转变,在工作中,黄杨变得越来越摆谱,作决策都要自己说了算。不管是办案还是人际交往,他总是渴望得到别人的赞美。在外界“糖衣炮弹”的攻击下,黄杨越来越膨胀。他忘记了父母的教育,乡亲们的期盼,也忘记了党纪国法和曾经的誓言,一心沉醉于权力带来的快意人生中。

因报恩心理踏过红线

黄杨回忆,当时身边狐朋狗友很多,开口求他协调事情的自然也就不少。有一次,一个所谓的朋友找他办事,因为确实不符合规定,黄杨没给办。

没想到,这位“朋友”将事情传开,说黄杨没良心,假正经。因为小时候受人恩惠的经历,黄杨最怕别人如此评价自己。那段时间,黄杨都觉得无地自容。

正在黄杨心态极不稳定的时候,一位大学时期对黄杨的学业有过很大帮助的胡某某找到了他。

酒酣耳热之际,胡某某提出,一个朋友涉嫌一桩黄某管辖区域内的案子,希望黄杨帮忙,使朋友被判得轻一点。

“也许是因为前不久才因推辞朋友而备受指责,也许是因为报恩心切,也许是因为一再办不成事有损尊严,我这次满口答应了。”黄杨最终妥协在觥筹交错之中。

之后,该案因证据出现疑难问题,遂提交检察委员会讨论。在讨论中,黄杨不顾多数意见,以少数意见作出对犯罪嫌疑人不起诉的决定,致使犯罪嫌疑人逃脱法律惩罚,逍遥法外。

事成之后,胡某某摆酒局表示感谢,并送上礼金。黄杨直接推辞,拍着胸脯说:“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谈钱就不是兄弟了。”酒后,犯罪嫌疑人登门,黄杨最终还是收下了其送来的几万元人民币。

殊不知,胡某某的朋友就是后来牵扯出的海南省特大黑社会性质组织黄鸿发专案骨干成员钟某某。后来,黄杨多次接受胡某某、钟某某的吃请和现金贿赂,对其案件予以关照,从轻处理。

直到这件事情带给黄杨的兴奋感退潮,他才从那种报恩的想法中摆脱出来,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大祸。

“我把检察长的权力当成了满足自己人情、面子的工具。法不容私情,这是干这行的基本信条,我为之奋斗了半生。可笑的是,因为自己一时的心理扭曲,我就背叛它、践踏它。”黄杨说道。

践踏正义后的人生

黄杨在忏悔书中写道:“从那件事情后,‘司法公正’这几个字在我心里越发模糊和扭曲。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工作。坐在会议桌前,对着同事讲一通冠冕堂皇的话,回到办公桌前,自己都觉得脸红得发烫。我也再没有底气去评判和指导下属的工作。”

随着一声法槌响,站在被告人席上的黄杨被惊醒。他感觉错位了,因为他曾是公诉席上指控犯罪的优秀公诉人,长期战斗在一线的基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因为他的事情,黄杨的家人承受着经济和道德上的双重压力。更难的是,他的家人出门还要受邻居的指指点点、风言风语。儿子因为黄杨的事情不敢见人、不愿意踏进学校大门导致高考成绩很不理想。

黄杨因维护正义而获得一切,因践踏正义而失去一切,被组织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名誉扫地,身陷囹圄。

据了解,在海南昌江黄鸿发特大涉黑案中,昌江县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黄杨等一批公职人员相继被拉下水,收受黄鸿发行贿钱物累计1500多万元。此案也是海南建省以来破获的最大涉黑案,目前全案已批准逮捕237人,二审判决196人,查扣涉案资产约25.3亿元。


责任编辑:池莲莲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