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小雪意象|郭发仔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郭发仔 发布时间:2022-11-22 19:04:30 字体:

小雪,小雪。放下所有繁忙,打开日历,深情念叨一两声,如同呼唤邻家年方二八的女孩儿,清秀之气迎面而来,嘴里兀地生出一份生涩感。

节气小雪,亦是一个生涩的时令意象。《孝经纬》说:“(立冬)后十五日,斗指亥,为小雪。天地积阴,温则为雨,寒则为雪。时言小者,寒未深而雪未大也。”小雪之雪,不是常规意义上的雪。冬令时有回阳,温而化气,气湿则降水;夜来寒气下沉,水冰成冻,就成了雪或者雹。水、雪、雹在冬日里幻化,扑朔迷离,有雪之小寒味道,故称小雪。能升能降,亦雨亦雪,是一种修炼功夫的气节,令人不觉想起小时把杯上“能文能武,亦工亦农”的标语来,有旧味的新奇感。

昨夜似乎下了一场雨,路面微湿,枯黄的草尖带着雪亮的水珠,草地上寒气凛人。镜湖水浅,光亮的一片,前些日还有些许枯黄残留,写意般斜立着,今儿被人收拾干净,只剩下短短的一截荷梗露出水面,参差不齐,败落得有些凄凉。吹面不寒杨柳风,小雪的杨柳低垂水面,颀长的枝条儿一身青绿,无风吹面,缄默的枝叶偶有枯卷的一叶落下,浮在浑浊的水面,有裁剪出来的决绝。行人急匆匆赶路,或翩翩风衣,或厚长运动衣裤,还有顶了毛线瓜帽的,谁也没有心思在乎这隔夜的雨,这入寒的湖水,还有这窈窕的柳枝儿。毕竟,小雪应了时令,也入了机敏的人心。

我总以为小雪不是这样的,该下点雪。哪怕就那么一小会,或清晨,或晌午,抑或天色暗淡的黄昏,无须风云起势,就那么安静地从半空里飘下一场雪花,稀稀疏疏,纷纷扬扬,如谢道韫诗句中撩人的飞絮,如《诗经》里隔岸摇曳的蒹葭。站在寂静的空间,不慌不忙地掬起双手,让这天地精灵轻盈地落在掌心,微微蠕动,一点点融化成晶莹的泪,楚楚动人,时令的仪式感便立了起来。

千里之外的老家是要下雪的,时令一到便如期而至,似乎是一场信守承诺的约定。离开故土很多年,我一直没见过这样的雪。可在这个小雪里,老家没有下雪的消息,一向守时的节令仿佛记忆出了故障,如同我那耄耋之年的老父。

终究是我误解了小雪。小雪节气寒未深,且降水未大,仅是对气候变化发出一种委婉的信号。如同一个将要出落的女孩儿,嘴角有嘟起的稚气,但挺拔的身姿和柔顺的青丝里,透出一股收敛不住的青春气息。这一点,古人拿捏得分毫不差。小雪三候:一候虹藏不见;二候天气上升地气下降;三候闭塞而成冬。古人认为虹是阴阳之气针锋相对的产物,小雪来临,阳气日衰,阴气占据上风,孤掌难鸣,故而是见不到虹的。天气生阳,地气接阴,阳气上浮而阴气下降,天地不通,阴阳不接,世间万物也就断了造化。阴阳失调的时节,天地分割,各自一方,无从完成阴阳交割,天地之气凝滞,便是真正寒气逼人的冬天了。

冬去春来,寒暑易节,这是自然律令。小雪之寒于农事而言未必不好。农谚说:“小雪地封严”,东北土壤小雪后开始冻结,一场又一场的雪覆盖大地,病虫害是禁不住的,来年少了祸害;东北的雪早下了几重,入冬的雪,小雪的雪,大雪还是雪,一场比一场热烈,雪里藏着来年丰歉的玄机,也守住农家口耳相传的秘密。南方的小雪似乎未曾醒悟,天是沉的,地是暗的,人是懵的,一个个使劲抬头张望、揣摩。

如今气候变迁,小雪的心思一时难以捉摸。不过,节令的传承亘古不变,乡人总是对时令心怀虔诚,充满敬畏。“小雪腌菜,大雪腌肉。”小雪腌菜,北方腌雪里蕻、渍酸菜。南方腌菜多在十月,小雪前后有吃糍粑的习俗。土家族人则多吃用新鲜猪肉精心烹饪而成的“刨汤”。

在西南尤其巴蜀之地,小雪一来,坊间多要做腊肉、灌香肠。无论大型商场还是街巷菜市,新鲜猪肉都很热销,一茬一茬的人各自掀下一爿来,乐颠颠扛回家,迅速洗净沥干,枯茶树、老香椿枝杆薅了来,点燃,让香树的熏烟与猪肉的油脂一点点中和,在小雪的寒气中淬炼成随取即鲜的一味珍馐。做香肠是很多人在小雪里的仪式,见面不问其他,多问做了香肠没有、做了多少、什么味道的,哪怕是鳏寡之人,也要买几节现成的香肠晾在厨室里,仿佛不做香肠就白白辜负了一场小雪时令。

小雪前后,夜长日短,天气时常阴冷晦暗,难免触景伤怀。走出门去,听听音乐,青云直上三万里,碧空洞开九千重。换个思路看时令,凡事都有发光的一面。小雪小雪一呼唤,青春便又上头了。

责任编辑:周丹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