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丝瓜沿上瓦墙生|徐新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徐新 发布时间:2022-08-04 10:04:38 字体:

“数日雨晴秋草长,丝瓜沿上瓦墙生。”丝瓜的条条藤蔓缠缠旋旋,牵牵绕绕,攀援向上,青碧的叶子挨挨挤挤,一片叶子携着另一片叶子,层层叠叠,绿意葳蕤,亲热得不留一点儿空隙。不经意间绿叶深处小喇叭状的一朵朵黄色花儿盛开了,淡淡的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小院变得宁静和温馨,只听见蜜蜂的“嗡嗡嗡”声,如此美好的画面在童年的夏天屡见不鲜。

出生在农村的中国绘画大师齐白石,对瓜果草虫这些乡间风物情有独钟,怎能错过这浑然天成的“依依五丝瓜,引蔓墙篱出”的田园风光,由此《丝瓜蜜蜂》图一气呵成。朴实无华的丝瓜,在齐白石笔下生机盎然,在蜜蜂和蝈蝈的衬托下颇具灵性,彼此相映成趣,和谐相依,无不透出点滴成趣的乡村田园生活。在丝瓜藤蔓的绿意婆娑中感受岁月的朴实与人生的安好岂不是美事,于是作家张爱玲有了个夙愿:在老去的时候,要一个人静看丝瓜爬蔓。

在农村,丝瓜是一种很常见的蔬菜,容易种植且生命力极强。只需一抔土、一缕阳光、一瓢水、几排架子,丝瓜藤蔓便纵情滋长,一路欢唱,铺展在绿毯般的凉棚上,仿佛织起了一把绿色的大伞。“苞中未见青丝缕,架上先看满眼花。”浓密的绿叶间,那五个瓣儿的花朵金灿灿、明艳艳,把农家的庭院照映得一片亮丽。

清晨,鸟儿欢快而清脆的鸣叫声则成了小院的主旋律,它们在浓叶间跳过来、滑过去,像跳动的音符。沐浴在晨曦中的那些金灿灿的丝瓜花,正俏皮地张着小嘴,欢快地吮吸着生命的浆汁,微风吹过仿佛就要飞舞起来。中午,透过瓜架枝叶间的缝隙,阳光斑驳地散落在地面上,屋里湿热难耐,凉棚又成了家人们吃饭就餐、消暑纳凉的一方天地,有说有笑,其乐融融。午饭过后,大人们用凉席打个地铺或在躺椅上将就着睡个午觉。没有睡意的孩子们要么看连环画,要么下棋,也有的溜出去捕蝉、游泳。夜晚,风清月朗,月光从凉棚的罅隙流泻下来,如一片碎银匝地,摇曳不定。大家摇扇纳凉,谈天说地。我喜欢躺在椅子上,望浩渺的天空、数眨眼的星星、沐凉爽的清风,一会儿便进入了甜甜的梦乡。

丝瓜原产自印度,唐末宋初传入我国,逐渐成为国人常吃的蔬菜之一。李时珍在《本草纲目》记载:“丝瓜,唐宋以前无闻,今南北皆有之,以为常蔬。”丝瓜的花期较长,从春末夏初开始,不停地开花,不停地挂果,丝瓜便不断地被端上餐桌,一直无私奉献到深秋,直至冬前冰霜满地,丝瓜才依依不舍地慢慢老去,把最后仅剩的一身经络留在人间。

“嫩时去皮,可烹可曝,点茶充蔬。”丝瓜色泽碧绿,瓜肉柔滑鲜香,爽口不腻,可烹可炒,荤素皆宜。丝瓜性凉味甘,有清热泻火、解暑防燥、醒脾开胃等功效,具备了做汤的天赋,有它出场的汤汁满满的滑嫩、清鲜、爽口,既开胃又下饭,百吃不腻。当丝瓜遇上鸡蛋,真是珠联璧合,清雅的汤汁里,漂浮着碧嫩嫩的丝瓜和黄灿灿的蛋花,散发着诱人的清香,令人食指大动,大快朵颐,倘若再加上文蛤或虾仁,鲜得简直眉毛都要掉下来了。丝瓜也可以和肉片烹炒,还可以和油条或平菇搭配,但是我有记忆的味蕾依然喜欢清淡与原汁原味的丝瓜鸡蛋汤,那一成不变而又鲜美依旧的滋味让人无法忘怀。

丝瓜青藤绿叶、挂果丰硕,着实给人一种清淡雅致的美。它虽算不上是一种高贵的植物,但颇受历代文人偏爱。宋代君端被杏花和丝瓜点缀的小院陶醉,写下了“白粉墙头红杏花,竹枪篱下种丝瓜”的诗句,小院的美好跃然纸上。丝瓜的生命力很强,到了晚秋时节,仍悬挂于藤架之上,星星点点黄花的芬芳依然播撒着那份清新和淡雅。宋代赵梅隐欣然赋诗《咏丝瓜》:“黄花褪束绿身长,白结丝包困晓霜;虚瘦得来成一捻,刚偎人面染脂香。”丝瓜花可赏,瓜可食,丝瓜络还有妙用,农家常用作刷锅洗碗的炊具,而南宋大诗人陆游在《老学庵笔记》里,记述了丝瓜络的妙用:“用蜀中贡余纸先去墨,徐以丝瓜磨洗,余渍皆尽,而不损砚……”

丝瓜,展现出一种最为自然、最为朴素的生命之美,坚韧而又自在,留下了美味、真情和美好在人间。

责任编辑:向俞璇,熊冬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