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党刊好文>党员文摘> 详细内容

白刃战倭寇,铁血灭凶顽

文章来源:​七一网/《党员文摘》《人民周刊》 作者:百旗 发布时间:2022-07-29 10:45:04 字体:

在我军众多战斗连队中,有连徽的并不多见。但就有这么一个独特的连队,不仅有自己的连徽,而且造型还非常醒目:两把寒光闪闪、锋刃交叉的刺刀,威风凛凛,战斗性极强!这个连队就是陆军第75集团军特战某旅3营8连。它还有另一个气贯长虹、威震八方的名字——“白刃格斗英雄连”。

“白刃格斗英雄连”诞生于抗日烽火之初,获此殊荣时为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第1纵队25团3营8连。在抗日战争中,8连指战员抱定决死之心,凭着手中钢枪上的刺刀一战成名,令日寇闻风丧胆,让同胞钦佩赞叹。

日寇来偷袭

1940年8月20日晚上8时,我军对日军发起百团大战。针对日军在抗日根据地推行的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八路军抗敌决死队1纵队25团,承担了破袭正太铁路山西寿阳境内马首火车站、断敌交通命脉的重任。

25团从太岳区驻地出发,跨过日寇封锁线,经过8天的昼夜行军,到达大落坡村。这里位于马首火车站和日军布有重兵、建有据点的龙化山之间,便于机动作战。

战斗打响后,25团团长邹鲁、政委凌则之指挥部队围攻日军盘踞的马首车站,只留下3营8连在团指挥所驻地大落坡村担任预备队和保护村民安全。

狡猾的日寇一边在马首火车站拼命抵抗,一边打起偷袭我25团团部的主意,妄图既报复我军,又解马首之围。为此,日军登木小队长率50余人特别行动小队,趁着夜黑雨急,利用“青纱帐”作掩护,偷偷绕过龙化山,从八路军部队的战斗分界线中间隐蔽穿过,悄悄向大落坡村接近。

大落坡村位于马首火车站东侧不远处,有40多户人家,村南面对一条大沟,村北是大路和农田,整个村子从东至西呈一字型排列,布局简单,易攻难守。

8连进驻后,立刻与群众融为一体。21日清早,8连炊事员张生旺在村东头半坡水井打水时,发现沟底有些戴着钢盔的人影在晃动,正顺着小道向上攀爬。他猛然意识到:鬼子来了!于是立刻放下担子跑回连队报告。

几乎同时,在团部留守的参谋长李懋之也接到了2营营长匡庆元的紧急电话:日寇已摸到眼皮底下!事不宜迟,作为留守团部的最高指挥员,李懋之立即命令哨兵鸣枪示警,特务连连长张丰志带人去村东头设防,团部所有可以作战的人员做好迎敌准备。与此同时,派侦察参谋杨玉中跑步通知8连紧急集合,快速出击,不惜一切代价在大落坡村外消灭这股日军。

李懋之如此调兵布阵,是为了确保团部和大落坡村民的安全,因为当时还不知日寇虚实,担心这股敌人只是先头部队,后面可能还有一两个中队的鬼子。

不久,情况探明,来村里偷袭的只是一股敌人。李懋之遂将情况报给了正在猛攻马首车站的邹鲁团长,告之不必担心,以免中了日寇调虎离山诡计。

刺刀丧敌胆

按照李懋之的命令,8连连长任尚琮迅速带领1排和3排,抢占了村东北高地,立即对日军进行阻击。指导员张万清则率2排赶往村东南方向,准备在翼侧截击敌人。

鬼子小队长登木听到枪声,知道行动败露,偷袭不成,虽只有50余人,但仗着手里有几挺机枪,随即拉开架势,转为强攻8连高地。相比之下,我军虽有数量优势,但装备却落后许多,很多战士都缺少子弹甚至没有枪,就连副指导员董跃先也只配了一颗手榴弹。

很快,日军的火力优势就显现了出来,呼啸的子弹暴雨般倾泻在我方阵地上,压得8连抬不起头来,接着日军便发起了冲锋。快冲到8连阵地前时,阵地里突然飞出了十几颗手榴弹,炸得鬼子人仰马翻。

日军小队长登木毕竟是特战老手,惯搞偷袭作战。他一面指挥日军继续强攻8连高地,一面派一部分鬼子顺坡南下,向大落坡村口气势汹汹地杀了过去。刚好,指导员张万清带着2排也赶到了,两队人马相距只有10多米远。

见到近在咫尺的鬼子,2排战士边跑边上刺刀。张万清高喊:“同志们,杀敌立功的时候到了,跟我冲呀!”随即,张万清手持步枪,率先冲入敌群。经过一阵惨烈的搏斗,自恃有特战经验的鬼子兵,被刚刚组建两年的2排战士用铁血钢枪阻断在了村口。

狡诈的登木又派一个机枪小组向村西北迂回,打算抄我后路,恰被25团派回来侦察的李金标3人遇上。李金标毫不迟疑,奋不顾身地扑向日军,先于敌人开火,击毙了敌机枪手,缴获轻机枪一挺。日军机枪小组误认为中了我军的埋伏,赶紧逃回本队。

登木偷袭不成,又强攻受阻,迂回失败,面对高地和村口八路军的两边夹击,无奈之下撤进了村东北的一片庄稼地里。

庄稼地里长满了一人多高、密不透风的高粱,给我军射击增加了难度,也让鬼子得到了片刻喘息。

还没等鬼子完全回过神来,为了防止敌人利用“青纱帐”迂回进村,从侧面进攻的2排战士们一个个端着刺刀也冲进了高粱地。顿时,杀声再次大作,大片高粱摇曳着丰满的穗头,好似涌起的红潮剧烈翻腾,敌我两军又缠斗在了一起。

困兽般的登木恼羞成怒,挥舞指挥刀歇斯底里地“哇哇”大叫,命令所有部下3人一组背靠背组成防御阵型,拉开一副决一死战的架势。

拼刺刀一直是日军引以为傲的看家本领,自认天下无敌。然而此时此刻,在敢打敢拼的8连指战员面前,却显不出任何优势。

面对在中国土地上无恶不作、狂妄至极的日本侵略军,英勇的2排战士把所有的仇恨都凝聚在寒光闪闪的刺刀尖上,与日寇展开了殊死拼杀。

不多久,2排战士就接连刺死了七八个日寇,双方拼得难解难分,伤亡都在增加,青青的高粱叶都被喷溅的鲜血染红了。指导员张万清身负重伤,仍坚持指挥战士们与日军殊死搏斗。

在紧急关头,8连连长任尚琮当机立断,除留3排一个班打掩护外,其余人全部上刺刀,增援2排。刹那间,冲锋号响起,年轻的8连战士杀声震天动地,如猛虎般跃出阵地,面无惧色地冲向了敌人……敌我双方陷入了更为残酷而惨烈的肉搏战。

两军相搏勇者胜!最终,鬼子硬是被8连这种英勇无畏、视死如归的气势震撼了,吓倒了!忽有一个鬼子带头退缩,其他鬼子顿时如鸟兽散般狼狈逃窜。

慌不择路奔逃时,登木陷进一个泥潭,腿拼命拔却怎么也拔不出来,随后被8连战士一枪击中。剩下的几名残敌见状,不管不顾地向东溃逃。

打扫战场时,团部炊事员张喜碰到了泥潭中耷拉着脑袋的登木,上去就准备缴他的武器。没想到诡诈的登木装死,突然开枪击中了张喜腿部。张喜大怒,忍痛猛扑过去,拔出手榴弹向鬼子头上砸去,直到把登木的脑袋砸成一个烂倭瓜。见鬼子断了气,张喜夺过手枪高兴地喊:“我这个火头军杀了个小太君,炊事员也能杀敌立功!”

司务长牛显跃听到一个山洞有动静,便悄悄守在洞口。等藏在里面的一个日本兵探头向外张望时,便扑上去狠狠掐住了鬼子的脖子,直接将其毙命。之后,牛显跃喜不自胜,举着手中的步枪逢人便说:“俺老牛也缴来一杆枪。”

这次大落坡战斗,从反偷袭到双方搏杀再到战斗结束,仅用1个小时,而残酷惨烈的白刃格斗就持续了半个多小时。8连以牺牲、负伤30多人的代价,歼灭了包括小队长登木在内的鬼子小队。

忠勇代代传

大落坡一战,“白刃格斗连”的威名不胫而走。在弹药奇缺的八路军中,刺刀是最能体现忠勇和无畏的兵器,8连指战员用鲜血和生命,打破了“八路军拼刺刀拼不过日军”的神话,挫败了日军打乱八路军25团作战部署的企图,斗出了战胜日军的信心,杀出了八路军的血性。

捷报上传后的一天傍晚,大落坡村残阳似血,十几匹战马疾驰而来,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专程来到8连驻地慰问官兵。听了汇报后,罗瑞卿激动地夸赞道:“8连是个白刃格斗英雄连,打得英勇顽强。一个年轻的部队敢与敌人刺刀见红,我们回去要通报表扬,战后要授予奖旗。”

1940年11月,八路军总部授予8连“白刃格斗英雄连”光荣称号。张万清、李金标、牛显跃、张腊生等被评为战斗英雄。

称号得到不易,荣誉维护更难。“白刃格斗英雄连”在之后80余年激情燃烧的岁月中,始终秉承“逢敌亮剑,有我无敌,刺刀见红”的血性特质。

在抗日战争中,他们反日“扫荡”,勇猛无比,威震太岳;在解放战争中,他们挺进豫西,决战淮海,勇猛渡江,出击皖赣,解放两广,进军云南;在全国解放后,他们抗美援越,激战丛林,攻防山地,被誉为“丛林猛虎”……他们还参加了抗击冰雪灾害、汶川抗震救灾等多项救援行动,谱写了气壮山河的爱民诗篇。

“白刃格斗英雄连”的当今传人,为南部战区陆军第75集团军特战某旅3营8连。一茬茬新战士从加入“白刃格斗英雄连”的第一天起,就成为铁血精神的英雄传人,他们踏着先辈们的足迹,继往开来,不断创造着英雄连队的精彩与辉煌。

责任编辑:周小凤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