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我的母亲是共产党员|周成芳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周成芳 发布时间:2022-06-23 15:33:33 字体:

undefined

我读高中时,有一天骑着自行车去上学,在一个下坡的拐弯处,忽然撞上了迎面走来的两个人,并将其中一人撞倒在地。在我还没回过神来时,被撞倒的那个人已开始破口大骂。那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男子。正当我惊恐万分时,旁边有人大声说了一句:“她是程大姐的女儿。”瞬间,中年男子一下转变了态度:“小姑娘,今天要不是看在你妈的份上,我绝对饶不了你。”说完,他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一瘸一拐地走了。

每当我向朋友们讲述这个故事时,他们都会好奇地询问:“你母亲是做什么的?为何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其实,只有初中文化的母亲出生于一个贫苦的农村家庭。几乎一辈子都在从事农村基层妇女工作。退休后,她靠着每月不多的退休金过着清贫的生活。

但母亲并不平凡。她在上世纪70年代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我记事起,家里的客厅就挂满了母亲的奖状:“优秀共产党员”“三八红旗手”“优秀妇女工作者”,还有许多相关部门授予的“先进工作者”等荣誉证书。

记忆中,母亲几乎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她从事的事务其实大多都超出了她的本职工作范围:谁家的小孩上不了学,第一个四处奔波的是她;谁家夫妻闹矛盾,第一个出面调解的是她;谁家遇到了困难事,第一个挺身而出的还是她。

记得镇上有个姓何的男孩,不幸患上眼病,双目几乎失明,其父母都在外务工,家里只有个年老体弱的奶奶。母亲带着他去省城医院治疗,整整照料了他一个月直至完全康复。还有一位老婆婆因病去世,唯一的女儿已远嫁他乡,一时不能赶回来。是母亲四处奔波,召集街坊邻居,为老人料理好了后事。那些年,谁家遇到了困难,包括子女入学、婚丧嫁娶、家庭不和等等难事,几乎都会向她求援。

上世纪90年代,镇上陆续分来许多大中专毕业生,大多是离家较远的外地人,母亲的工作重心又转向了他们。隔三岔五就将他们叫到家里改善伙食,甚至还为他们购买生活日用品。

十年前,老家老街面临三峡移民搬迁。那段时间,母亲因为腰病在医院做手术。术后当晚,她接到镇里移民工作牵头人的电话,说是街上居民都不愿搬迁。母亲闻此消息十分着急,次日一大早,她瞒着医生偷偷跑出了病房,坐大巴车回家带头搬了自家老屋。街坊们被母亲的魄力所震撼,短短几天,老家老街顺利完成搬迁工作。

母亲带头迁房的故事传开了。面对记者的采访,母亲却平静地说,她只是做了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

母亲退休那年,再次被县委组织部评为“优秀共产党员”。那天,年过花甲的母亲,微笑着站在领奖台上,胸前佩戴的大红花仿佛一团火焰。母亲的精神潜移默化地感染着我。我在学生时代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回乡创业的第一年,有幸与母亲同时参加县妇联代表大会,成为当时醒目的母女代表。

如今,母亲已年过古稀,但她似乎一点也闲不下来,在家里包各种馅的饺子,送给离家较远的年轻人,左邻右舍遇到难事,她仍然第一个伸出援助之手。她早已搬进县城,却坚持定期坐车回小镇参加党员大会,一次都没耽误过。

母亲刚学会玩微信,每天都会收到很多问候信息。有的称她大姐,有的称她阿姨,有的称她婆婆。无论她在朋友圈发布什么动态,都会收获无数的“赞”。

年过七旬的母亲面色红润,身体硬朗,头上竟然没有一丝白发,她一辈子只做她所认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做的事”,或许这就是最好的保养秘方。

undefined

责任编辑:陈一豪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