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不忍卒读的思念|杨丽丽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杨丽丽 发布时间:2022-05-14 10:50:14 字体:

作者简介:杨丽丽,北京市门头沟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中铁职工文学协会会员,在《中国妇女报》《中国教育报》《思维与智慧》等报刊发表文章数百篇。


接到小姨夫去世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吃中午饭,窗外那棵白玉兰正开灿烂,母亲发来了一段微信语音:“你小姨夫去世了,中风后的脑干出血,在医院抢救了两天还是走了,才60岁啊。”听到消息,我的心又一次沉下来,面前香气四溢的饭菜再也勾不起我的食欲,送别亲人的痛苦再一次萦绕心头。

此刻,小姨夫的音容笑貌像走马灯一样一直回荡在我的脑海里,鲜活而生动。

小姨夫是在四十岁那年患上中风的,在这之前小姨夫一直都是强壮健康的代表,黑黑的脸膛憨厚朴实,一米七八的身高,浑身的腱子肉是家里家外的一把好手。四十岁那年的秋收,小姨夫在收完最后一车花生后,不顾家人的劝阻就在院子里用凉水冲了一个澡,结果一阵凉风吹过,风邪入体,小姨夫半边身子失去了知觉,及时送到医院也留下了后遗症,一只手不再灵活,一条腿走路不再利索,连翻身睡觉也有点困难。面对这样的落差,小姨夫一直没有向命运低头,他拖着半边身子,依然用好使的手脚做农活、干家务,还开了一家小卖店,虽然这些年扎针、吃药、疼痛不断,可是小姨夫一直面带微笑与命运抗争。这期间我曾趁着回家休假的时间去看过小姨夫几次,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他的背也不再挺直,但是他的精神状态一如既往饱满,看到我依然会露出他憨憨的笑容,依然会亲切叫我“丽丽”。就这样小姨夫靠着自身的毅力坚持了二十多年,可是疾病最终还是带走了小姨夫,他像一朵云在这个明媚的春天飘进了天堂,把一些思念和遗憾留给了后辈们。

第一次直面死亡,是在奶奶的葬礼上,那时我只有十三岁,听着吹鼓手们吹奏出悲哀的音乐,看着奶奶被一块白布盖住全身,我知道奶奶永远走了,那个慈眉善目的奶奶从此带着亲人的牵挂和思念睡在了烂漫的春光里。

四年前我接到了同样的消息送走了大伯,三年前送走了舅舅,两年前失去了一个人生路上的伯乐,今年又轮到了小姨夫,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看着那些亲人、朋友一个个离我而去变成一朵朵白云飘在天空,我无能为力,也无可奈何。此刻对于死亡我多了敬畏,这是多少钱财、多少人力都无法逾越的一条鸿沟。

一直不敢触及死亡这个话题,觉得它沉重而神圣,可是人的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是大自然的规律,是我们避无可避的最终宿命。曾去医院看望过病重的亲戚,往日健壮的人,此刻软塌塌躺在病床上气力全无,眼窝深陷,脸色蜡黄,无法吃饭无法喝水,只靠着输营养液维持生命,干枯的手臂上都是深深浅浅的针眼,我看了心疼眼也疼。疼痛、呕吐、头晕这些症状每时每刻都在消亡病人的意志,但是还有很多人都在坚持,他们努力抓住那一丝活下去的希望,不想让自己变成一朵云,也不想留给亲人眼泪和悲伤。

我一直不想谈及死亡,不想卒读那些留在人间的思念,那些已故亲人留给生者的回忆像一棵棵树木,会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长满思念的枝叶。疼痛、遗憾,每一次的怀想都会让人泪流满面,就像挖开了一个又一个伤疤,因此在这春光明媚的时节里,我更愿意相信那些逝去的人变成一朵朵白云睡着了,他们睡在了梨花盛开的季节里,睡在了那些粉白的花朵和馥郁的花香里。

责任编辑:刘诗诗,刘丹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