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眼神不好,一切都成浮云|林子琪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林子琪 发布时间:2022-05-14 10:03:40 字体:

作者简介:林子琪,重庆市团校办公室主任,时事评论员。


如果说要给中国古代史上最招人同情的亡国之君投票,我估计80%以上的票会被投给明末的崇祯皇帝。

这位劳动模范皇帝,自登基时就是满腔理想的好青年,在位十七年,从来都是起早贪黑,天天废寝忘食忙活。一生还粗茶淡饭,身上穿的衣服除外面一层光鲜靓丽以外,里面多是补丁又补丁。

他没修长城,没开大运河,没让后宫干政,也没让宦官专权,自我批评数量(罪己诏)历史第一。如此拼死拼活,却换来数十万满洲铁骑兵山海关,百万农民军杀进紫禁城,致使北京城无情陷落。

他一生悲壮艰辛,孤零零踏上煤山,怆然自尽的悲情一刻,至今让好些粉丝淌下同情的泪水:不怪他不努力,就怪大明坑太深!

他很努力,不假;前任们给他挖的坑有点深,也不假。但当时大明仍然是东亚最强大的国家,通过努力,从坑里爬出来,也不是不可能。就是爬不起来,能够稳住不下滑,把站坑的重担交给下一任至少有可能。

然而,崇祯越滑越深,最后被彻底埋进土里,却多半只能怪他自己挖的坑。而他之所以会在挖坑自埋的道路上一往无前,这得怪他的眼神儿不好!

对,就是眼神儿不好。

人嘛,偶尔一次看走眼,一般人都会有,但崇祯同学坚持一辈子专业看走眼,这眼神就无药可救了。

在用人问题上,崇祯皇帝不是不果断,相反他隔三差五下狠手,恨不得使尽浑身解数,把大明满朝贪官污吏全部整光。崇祯一朝短短17年,14个兵部尚书没一个好下场,换了18任内阁首辅,54个内阁成员,古今罕见!

然而,悲催的是,这么倒腾,一直没有培养出一个“合格的CEO”。他恩宠的人多半都是一帮坑货,而仅有的忠臣良将,除了战死的,就是被他杀死、逼死。

他不亡国,谁亡国?

先来看他恩宠的这些人,都是些什么货色。

从内阁首辅说起吧。在他走马灯换的首辅里面,有两位算是例外,一位是温体仁,一位是周延儒。这两位都是活脱脱皇帝“不要钱”的主儿

温体仁毫无所长,在内阁时间最长,只干两件事儿,一是只知道向崇祯献宠;二是醉心于排除异己、打击政敌。

而崇祯有多宠他呢?上疏弹劾温体仁的人不计其数,可这些人不但没能扳倒温体仁,反而引火烧身,有的被罢官,有的被流放,甚至有人被当场杖击而死。

再来看周延儒,这恩宠就更霸道了。

有一次崇祯帝受群臣朝贺,叫周延儒面向西站好,他本人东向揖拜周延儒说,“朕以天下听先生。”又是周延儒太师、荫子中书舍人,又是赐玺书、银币、蟒服的。崇祯几乎把能给他的,都给他了。

然而,这位被崇祯比作周之召虎、唐之裴度的人,不仅是个缺乏雄才大略,又不善指挥军事的庸人,还是个胆大包天,谎奏捷报的小人。

又比如被崇祯引为股肱大臣的内阁大学士陈演和魏藻德,都是破格提拔任用的。这两位最擅长的除了迎合崇祯以外,竟然是行贿受贿

当然,你可别小看这一特长,有了这一特长,就可以给崇祯身边太监使钱,提前知道崇祯心思,所以每次对答都能说中崇祯心事。就这么一个低级得毫无技术含量的套路,但崇祯就好这口,一直拿这俩坑货当能臣宠着。

等崇祯一蹬腿自缢,二人就慌不迭跑去找李自成投降。魏藻德尤其无耻,当着李自成的面大骂崇祯,气李自成都听不下去,叫刘宗敏结结实实给他几个耳刮子!崇祯要用钱时,两人都说没有,崇祯死了,这两人却被李自成拷虐出数万两白银,然后活活被农民军打死。

再来看崇祯想树起来的廉政标杆,户科给事中韩一良。他曾上《劝廉惩贪疏》,怒斥大明朝贪污腐败成风,立即被提拔为右佥都御史。相当于从一个从六品的官,直接提到从二品,直升四级!

然而,这位义愤填膺的“清流”,却并不是反腐的“斗士”。崇祯叫他把自己奏疏里说的贪官污吏都是谁,一个一个指出来。他就怂了,一个贪官都不敢揭发。

还有以“神童”著称的丁魁楚,精于拉拢朝中政要之道,得到朝臣们隆重推荐,自然倍受崇祯器重。可这位仁兄不仅是个逃跑巡抚,后来又一路给清军南下带路,最后被从清军反正的李成栋杀了全家。

深受崇祯器重的督师洪承畴、大学士李建泰、兵部尚书张缙彦、宣大总兵唐通,以及宦官高起潜、王德化,无不是降、降、降。

唯一至死都被崇祯力挺,又还算有能力的杨嗣昌,先是和崇祯一起坑人,然后又被大家坑,直到负罪累死在任上,也算是实现了个人的鞠躬尽瘁,但他为安定海内制定的“四正六隅、十面张网”,也就成了“四面楚歌、一张破网”了。

大明凭什么不亡啊?崇祯自认为不该当亡国之君,但最信用的臣子,就是这么一群“摆架子装清高”“曲意逢上级”“面子道貌岸然里子贪污腐化”“无实惠于家国百姓”的坑货。

他怎么会不当亡国之君!

再反过来看看,崇祯认为一直以来在“误”他的那些臣子,又是些什么人呢?

创造过宁远大捷、宁锦大捷的袁崇焕,狂妄而急功是他的毛病,但此人至少是个将才,回师守卫北京也算有功,却被崇祯轻易杀害,而且是凌迟。这就好像别人把你刚刚救出危险,你就把人给碎尸万段了,这种心理逻辑确实不同凡响啊!

客观地讲,要靠袁崇焕彻底解决后金问题,估计是不太可能,但至少他还算个将才吧,当个总兵总行吧。再不济,把北京正阳门交给他守,也不至于后来不战而降。为什么非要把他杀了呢?

比如练出“天雄军”,把农民军揍了个遍,又屡败清军的卢象昇。他被崇祯瞎指挥抽空了兵马,在巨鹿贾庄被清军包围,高起潜拥兵不救,致使卢象昇壮烈战死疆场,年仅39岁。

卢象昇坚持主张抗清与崇祯内心的想法不一致,但先不讨论从战略的角度当时应不应该与后议和,只就崇祯借清军杀死卢象昇之事而论,等于是崇祯亲手帮助未来的李自成,灭掉了战场上最强劲的对手。

还有建立强悍的“秦军”,曾活捉了高迎祥的孙传庭,被3次以莫须有的罪名下狱,耳朵都被崇祯气聋了。好不容易重新出来带兵,又遇见了崇祯的瞎指挥,屡次被逼仓促出战,最后战死连个赠荫都没有。

因为崇祯一直不太喜欢这位意见总是与他不一致的“救火队长”,虽然,历史证明,孙传庭一直是对的。然而,历史不会重来,只会留下“传庭死而明亡矣”的哀叹,为崇祯几乎是手把手地自戕了手中最后一张不可多得的王牌而无奈。

被后世清朝认为最有可能守住关宁防线的孙承宗,朝中大臣责怪其修复旧城导致丧师辱国。深知明朝官场规则的孙承宗于是以病请辞,崇祯就同意了。后清军南下,赋闲在家的孙承宗率高阳全城军民守城,城破被擒,自缢而死。他的五个儿子,六个孙子,两个侄子,八个侄孙战死,孙家百余人遇难。

被逼出战的满桂,最终战死;袁崇焕死后从此不敢只身离开军营,生怕叫东厂的特务抓了去的祖大寿,最终降清。就是被后世骂得体无完肤的洪承畴,说来,降清也算真是有点苦衷。

在大明用上了压箱底血本的松锦大战中,正打到最关键时候,本来稳扎稳打,优势就会越来越明显。可是,这时,一个崇祯无比信任的人,跳出来坏事了:监军张若麒!

话说,这位监军有两大特点:一是以忠君爱国的高大形象著称;二是以善于慷慨陈词和“骂人”著称。连一直以能言善辩出名的明末名臣黄道周,都被张若麒骂得狼狈不堪,含恨被崇祯赶回了家。

这时,根本不懂军事的张若麒,满脑子就想着立大功,一边天天红了眼催着洪承畴决战,一边给崇祯写奏折。崇祯也被弄得激动了,立刻命兵部尚书陈新甲催洪承畴速战,结果赔光了最后的精锐老本。

而这个张若麒,在李自成打进北京后立刻就投了降,等着李自成被清军打跑,又毫无压力地投降清军。相反被张若麒骂走的黄道周,却孤身北伐,捐躯在抗清前线,成了抗清的民族英雄。

行了,不用再举例,再举下去,真的让人怀疑崇祯是不是后金派过来专门坑明朝的卧底。他主政的一生,就是不断地被奸臣庸官“坑”,然后又“坑”忠臣良将的滑稽剧。

但问题是,他为什么会这么容易被坑?难道他的智力有问题?

瞧瞧他当年教育太子时说的话:大臣们那些奏折,都是“娓娓千言,只是虚张假借”。乍一看去,他对用人的道理,似乎明白得很。智力绝对没问题。

是他的“视力”有问题吗?看不清楚大臣们的情况?

他清楚得很!

瞧瞧他怎么考察干部:最严格的时候,连官员们的通信信件,都叫东厂锦衣卫们严格核查。左都御史刘宗周在书信里发了几句牢骚,立刻就被捕下狱;行人司熊开元抱怨了几句,更是差点被打死在锦衣卫牢房里。

可就是这两位倒霉官员,在明亡之后,刘宗周绝食而死,熊开元弃家为僧,最后都为大明朝尽忠到底。

造成他眼神不好的原因,不是因为“视力”有问题,而是因为他“有病”。

这个病为焦虑性人格障碍症,简称焦虑症,即害怕不能达到预期目标而产生的紧张情绪和挫败感,当这种情绪不受理性控制时,就被称作焦虑症。

帕森斯决策心理学认为,焦虑感过强的领导,难以和才能超过他的下属并存,这样的上级选拔下级,一般不会选择那些比自己聪明,或能力比自己强的人,特别是组织压力较小的和平年代。

然而,不幸的是,崇祯没有生活在和平年代,而是生活在了潼关和山海关两头堵死了的明末乱世。

自己以为从天启时代混过来,什么黑暗没见识过?什么潜规则不懂?又自认为特别优秀,什么都能摆平。可现实重重地砸了他一头的包,让他忽然恐惧地明白,他什么也没见识过,什么也不懂,什么也摆不平。

于是,崇祯成了一位严重的焦虑症患

如果说朱元璋杀功臣,被吐槽为卸磨杀驴,那么这位患者就开启了一种作死的模式:磨还没拉完,驴杀了!

这么搞的直接后果,就是没人拉磨,没人再死心塌地地跟他干了,除了一帮只知道溜须拍马的蠢才。李自成打到北京时,崇祯叫大臣来上朝,没一个肯来的,北京城里的高官们,更是组团跑到李自成处请求投诚!

因为别的店已经开张了,天下并不是你老朱家独一份儿,喜欢被溜须拍马的人多了去了,连蠢才都想着可以另谋高就了。

崇祯曾六下罪己诏,据说是历史上下罪己诏最多的皇帝。但他临终的绝笔却是:“诸臣误朕也。”罪了六次,得出的终极感悟反倒是:错都在你们!说到底,他至死没有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崇祯用他一生的教训告诉我们,无论你志向有多远大,工作有多努力,执行决心有多强,可连基本的眼神都不对,不能识人、用人、成就人,事业,一切都只是浮云!

责任编辑:刘诗诗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