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飞渡无名川|赵利辉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赵利辉 发布时间:2022-05-13 14:56:03 字体:

我在西南某部服役的时候,还是个代理排长。因为鼻子大,长得像外国人,女兵们给我起了个外号“瓦斯科夫”。瓦斯科夫是前苏联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里的准尉。我们的驻地在甘孜藏族自治州少数民族地区。冬天,驻地转运来一批物资,是给大凉山希望小学的。因地形复杂,捐赠方无法送达目的地。

上级命令我们排去支援,面对新入伍的这批女兵,我犯了难。“瓦斯科夫准尉,我们保证听从指挥!”女兵们立正,异口同声道。我狠狠瞪了她们一眼,以示对老兵不敬的严重后果。因为我知道,那所小学建在雅砻江畔的高山顶上,她们要吃的苦头还在后面呢。

万山夹壁之中,雅砻江蜿蜒奔流,山岩被洪水终年冲刷,积石而成险滩。三五里一小险,十数里一大险。河流上大多地方没有桥梁,船只航行极为困难。要到达对岸,唯有采用当地人筏渡和索渡的办法。

捐赠的物资有十大箱,我统共找了五匹马,每匹马横担两个箱子。逶迤到了江边,船夫拖出皮筏来,拿油毡将箱子裹了,绑在皮筏上面。这种筏子用牦牛皮缝成囊,里面架以竹篾,圆鼓鼓的。皮筏无桨无舵,无橹无帆。船夫仅一人,手执长篙,左撑右点控制方向。划到对岸卸下箱子,船夫拉起皮筏,扛在肩膀上;走到上游,又放它漂回对岸。这样来回渡了数次,箱子总算运到了对岸。

船夫载人时,每筏仅能载五六人,我们在筏上,必须手扶筏沿,成半蹲半跪的姿势才好着力。筏行于乱石间,水若喷云,浪如花雨;筏子只得逶迤屈折,随水流旋转前行。好不容易到岸,下了筏子,人还是觉得天旋地转。女兵们好半天才恢复过来,她们心细,赶忙打开箱子,看看浸水了没有。果然,物资中有些书本给水泡了。时值正午,艳阳高照,女兵们就在岩石上晒起书来。我凑过去看,除了课本,还有《安徒生童话选》《红岩》这样的文学书籍。

过了雅砻江,前行50多里,一条大河横在我们面前。

河面上一条长索,径有寸许,一端绑在河边的大树杆上,一端缠绕于对面高山的岩石上。岸边有木架将长索托高。索上穿一截整段挖空的木筒,缚缠绳子,垂下一尺半,绳端拴一根长棍。索上木筒的两端又连以细绳,绳与索平。如要渡到对岸,先用两腿紧跨木筒下的坐棍,右手抱紧木筒,利用身体的重量,自然向河中溜滑。滑到三分之二河面,惯性渐缓,过河者就必须左手握紧长索,双脚振荡,收腕前进,再慢慢地向上蠕动,滑行上岸。倘有人先渡或者对岸有人,只要他拉动木筒下的细绳,就能替过河者省下许多力气。渡到对岸,简直如燕子飞渡一般。

女兵们将物资分包,捆成炸药包形状,背在身上待命。我先滑过河去接应,她们才一个个飞渡过来。又爬了一夜山路,我们上到山顶,终于看见了那所插着红旗的小学。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没有狗叫声,离村庄很远。

小学老师是一位城市来的支教女孩,20岁模样,素面朝天,脑后扎一只马尾巴。她见到我们这队不速之客,忙叫孩子们去学校厨房,拿出烤熟的山芋来招待。这所高山上的希望小学,海拔有2000米。我记得,那时的教室是三间土坯房,木制的课桌老旧,红漆斑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黑板上老师的粉笔字,十分娟秀。

看学校这般光景,女兵们的伟大母性立刻给激发出来。她们眼眶湿润,抚摸着孩子们的头发脸蛋儿,关切询问还需要些什么?“马尾巴”老师指着那些书籍,欣喜地说道,她想在山顶给孩子们建一个图书馆,没想到我们帮她实现了愿望。

尽管气氛热烈,如同家人久别重逢,我仍不得不打断她们。我命令女兵们立即整装待发,再次飞渡高山下的大河,跨过雅砻江。天黑前,我们顺利赶回了部队驻地,没有一人掉队负伤。

这所山顶上的图书馆,大概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图书馆了。那些捐赠者将思想的种子交给飞鸟,让她们撒播到高山、河流、沃野上,期冀长出参天的大树,开出美丽的花朵。我们排因执行这次山地任务,被授予集体三等功,年底还收到了一大堆爱心贺卡。其中一张字迹娟秀,写着:“再见,瓦斯科夫准尉,紧握你的手!”

(作者系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王耀东,刘丹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