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老鸹坪扶贫系列小小说之③卖羊|马卫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马卫 发布时间:2021-11-26 15:39:09 字体:

苟川泉是一位老人,老伴和儿子都在城里。儿子儿媳打工,老伴带孙子,孙子7岁,读小学。

苟川泉不愿去城里生活,因为他得放羊,羊是他家的脱贫项目,20只羊,本钱还是扶贫资金。何况城里扁仄,租的房子,啥都不方便。
入了秋,买羊的人陆陆续续地来了,都愿买苟川泉的羊。他养的羊,不喂饲料,他也舍不得钱买饲料。敞放,他家周边没其他人住了,羊跑再远也不会丢。以前旁边还有两户,在政府动员下,如今也都搬走了,迁入了新农村集中居住。
羊在山上撒欢,他在坡上晒太阳或采中药。
可是,每次来买羊的人都失望。
是不是苟川泉价定得高?
不是。
那是?
商人们说得有点为难,张不开口。因为不是苟川泉不卖羊,而是每次他只卖一只羊。
只卖一只羊,商人们当然有气,这不是耍人吗?跑去跑来,要车费,花工夫。可是,无论咋个劝,甚至加价,苟川泉就一句话:一次,只卖一只羊。
这规矩雷打不动。
苟川泉“古撑”?(“古撑”是方言,意为不懂人情世故。)
也不是。刚找过苟川泉的羊贩子麻二说。
那是为啥?
不知道。
关于苟川泉卖羊的传闻,像秋风一样,刮在老鸹坪,不想听都不行。钟琴本想亲自去了解下,作为第一书记,扶贫工作队队长,她要尽量掌握全面情况。可是正赶上她得去培训,只好让扶贫专干小梁代劳。
这天,他吃了早饭,步行10多里路,来找苟大爷。羊已在坡上了,秋草枯黄,因此羊得到处寻嫩草嫩叶吃。
头羊的铃铛,在山坡上响。
小梁喊:“苟大爷,苟大爷。”
连喊好多声,坡上才有懒懒地回声:“买羊的吗?等下,我还没吃早饭呢。”
乡村不像城里,生活节奏缓慢。只要不是农忙时候,早上9点、10点吃早饭,常事。
小梁走到苟大爷家,炊烟在房顶氤氲,白扑扑的,像天上落下的云。
苟大爷在灶屋,没有灯,黑漆麻孔(方言,意为:漆黑一片),好一阵小梁的眼睛才适应。
“大爷,是我,不买羊,我是扶贫专干小梁。”
“小梁,晓得,晓得,上次买羊的资金,就是你帮忙贷的嘛。来来来,我正吃早饭,你也吃点。”
“我吃过了,大爷,我今天来就一件事,来买羊的人说,你一次只卖一只羊,他们觉得不划算,难得跑。”
苟大爷嘿嘿嘿一阵笑:“难得跑?我哪天不跑十里八里路?这些城里人,只晓得吃羊肉,不晓得放羊苦。”
“大爷,你说得是,可是人家做生意,一次买一只羊,真的不划算。”
“小梁,大爷我,哎,有苦难言。”
“大爷,你说,你说,是咋个回事嘛。”
“哎,说起来,也不好提。”苟大爷叹着气,慢慢道来。
“10年前,我儿子进城打工去了,我们家就我和我老伴。老伴不爱说话,我就看电视,可是因为远,没有连闭路线,电视只收得到两个台,还常常出问题,起雪花。
“没得人和我说话,我就像个哑巴。后来老伴进城带孙子,我就像一块石头,陪我的只有风声雨声,还有羊的叫声。
“我骂羊,羊也不会还骂。
“因此,我天天等人上门,但一年四季,只有秋末了,才有人来买羊,和我说说话。
“可他们来,却不愿多坐一会儿,想马上买了羊就走。
“我一次只卖一只羊,就是想他们天天有人来。”
小梁听着听着,心里发酸,眼眶发胀。
小梁知道苟大爷说的是:寂寞。
小梁把苟大爷的情况给扶贫工作队和村“两委”汇报,大家听了都难受。最后决定:每两个月,举办一次村里老人座谈会,像苟大爷这种情况的老人,村里还有几十个呢。
当小梁把村里的这个决定告诉苟大爷时,苟大爷说:“哎,你们比我的娃好,他一年都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呢。今年的羊赚了,我捐一只羊,到时杀了给来开会的老人喝羊肉汤。”
“大爷,哪能让你破费呢?你还是贫困户呀。”
秋风刮来一串串羊铃声,在山间回响。
(作者简介:马卫,男,重庆市作协、评协会员,公开发表纯文学作品100余万字。出版小小说集《一只从水井跳出的青蛙》、短篇小说集《谎花》等著作。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散文选刊》《杂文选刊》等转载,入选100余本选集)

责任编辑:龙宣辰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