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警花秋秋丨谭大松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大松 发布时间:2021-11-26 14:01:04 字体:

“江碧鸟欲白,山青花欲燃。”

蜂飞蝶舞的美丽精彩,源自百花齐放的香艳缤纷。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的长江岸边,在“谪仙醉乘金凤去,大醉西岩一局棋”的太白岩下,璨然开放着一朵别样的花,一朵怡然飘香的警花。

她就是在社区唱响青春之歌的万州区公安局红光派出所民警周桂秋。

周桂秋

“秋秋”

1998年,从万县卫校毕业的周桂秋,龙宝看守所却成了她职业生涯专业跨度极大的首站,那枚熠熠闪光的警徽从此就戴在她的胸前。

2000年,一纸调令把周桂秋调到白岩派出所,被所里派驻到万州太白街道桂花堰塘社区担任社区民警,一年四季在山城七弯八拐而又陡斜的巷道奔波跋涉,汗水自然不会少流,可她依然乐意地踏上新的征程。后来,白岩派出所、红光派出所合并为红光派出所,年近不惑的她,又被所里调换到红光社区,继续着她热爱的社区民警这个平凡而又光荣的职业。

二十年如一日,周桂秋与社区居民朝夕相处,居民们都亲昵地喊她“秋秋”。

工作时,秋秋随时带有一部注册了QQ或微信的专用手机,打开这部手机的QQ或微信通讯录,社区居民几乎每家每户都有1个联系人在上面。当社区居民遇到杂七杂八的揪心事时,首先想到的就是秋秋,总要给她一个电话,或在QQ、微信上留言。即使是电闪雷鸣的深更半夜,秋秋只要不在外地出差,就会百米冲刺般地赶赴现场救急。

“您要是我们的妈妈多好啊”

2011年的一天,秋秋正从桂花堰塘社区出警赶回当时的白岩派出所,远远看见派出所门口有个50岁开外的大伯闷闷地徘徊着,本来“无虱子却偏要找虱子抠”的秋秋,赶紧走过去试探地问道:“大伯有不开心的事?”

大伯只见眼前站着位身穿警服,眉清目秀、毕恭毕敬的年轻姑娘和自己主动打招呼,这位大伯像遇到救星,一股脑儿道出了心中的委屈和不快。原来大伯姓杨,家住复兴路,快满2岁的双胞胎孙女杨双蔓、杨双蔚上户口卡了壳,原因是儿媳丢下襁褓中的婴儿,跑回100余公里外的父母家里,一去就不复返,还特意带走准生证。因而,父子轮番上阵去女方那儿讨要准生证,可女方张嘴就要5000元钱,杨大伯贫穷的家境实在毫无分文,也就空手而归。一家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只好来派出所碰碰运气。人性、良心都驱使当班民警想把这事办了,可大伯拿不出准生证,尽管愁上眉梢,可最终不敢逾越规矩。

“您先莫急,办法总会有的。”秋秋静静地站在那儿听完后,当即安慰杨大伯,见孩子户口似乎有了着落,杨大伯又转泪为喜地和秋秋握手告别。

当天下午,秋秋就风风火火地去了太白街道民政科,把杨大伯的苦衷和烦恼一五一十地说了,经办人员也满口答应助一臂之力,承诺直接与女方所在县计生委迅速衔接,拜托当地计生干部劝导女方拿出孩子的准生证。事情顺着好的方向前行,不到半个月,捧着孩子准生证的杨大伯,很快就从民警手上接过孩子的户口簿,感激的泪花顿时溢满眼眶,逢人就说:“秋秋是个大好人啊!”。

秋秋还放心不下嗷嗷待哺的这对双胞胎女孩,不到一个星期,她便自己提着奶粉、鸡蛋、童装登门去看望。这以后的11年里,这两个孩子就像她身上落下的两块肉,她一直默默地惦记着她们的成长,时常去送些有营养的食品或冬天的衣服,还发动朋友们资助孩子的吃喝拉撒。这两个比她女儿小1岁而又活泼可爱的孩子见到她就说:“您要是我们的妈妈多好啊。”

“这姑娘好啊”

提起这个秋秋,红光社区76岁的贺泽福也总会竖起大拇指。贺泽福从小就双目失明,凭着坚强的意志和毅力,时常拄着拐棍走街串巷拾捡废纸废铁换几个钱贴补生活。秋秋对他既佩服又心疼,时常去他家里看望他,不熟悉的人还以为她是他的女儿。每当在老人那儿,她又是收拾床铺,又是清扫垃圾,忙得不亦乐乎。

孤身一人的贺泽福,一晃就年逾七旬,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秋秋越来越关心贺泽福,多次劝慰贺泽福入住敬老院颐养天年,可他总是支支吾吾地,像有东西卡在喉咙难以言说。秋秋非要弄清原因,再来对症下药,就向老人的左邻右舍一家家打听。

原来,老人每月能领到1600多元的社保金,而社保卡又被他的弟妹监管着。老人曾经也提及过要去敬老院,可弟妹都不吭声,他也就打住了这个念想。可秋秋脑壳里竟是老人孤单、寂寞的影子,就三番五次苦口婆心地说服了老人的弟妹,硬是让老人如愿以偿。

过了一段时间,秋秋又专程跑到敬老院看望贺泽福,当她看见老人精神矍铄,衣服穿得干净整洁,以及他和敬老院那些老人开心地又说又笑,秋秋的脸上尽是快乐的花朵。

贺泽福每次谈到秋秋:“这姑娘好啊!”

“我有女友了,邀请秋秋孃孃参加我的婚礼”

最令秋秋痛心的,是社区那些失足者。她感到当个“睁眼瞎”的确很痛苦,总是伸出温暖的手,把一个个跌进泥坑的失足者不断地往上拉,从而让他们又回归到人间正道。

“我有女友了,邀请秋秋孃孃参加我的婚礼。”前不久,秋秋接到晓峰从天津打来的电话。在秋秋看来,这简直是特大喜讯,她难抑内心的兴奋说:“峰儿,秋秋孃孃首先向你道喜,再就是你婚礼那天,我肯定要来见证新郎新娘百年好合的幸福时刻!”

3年前的晓峰,可是整天躺在家里的“瘾君子”。接手红光社区民警不久的秋秋,在排查重点人群时,锁定了吸毒人员晓峰。对于那些重点人群,她历来不怕碰钉子,都要上门一一接触。一进晓峰家门,熏人的臭气扑鼻而来,整个屋子垃圾成山,无法下脚。

晓峰初次见到秋秋,冷冰冰地丢了句“有啥好看的”,像粪坑里的石头,又硬又臭。秋秋并没有打退堂鼓,反而去得更为勤,并且每次都要带上这样那样的礼物,还不时地约请晓峰吃烤鱼。像久旱逢甘露的晓峰,被润物细无声的秋秋沁透干涸的心田。

在秋秋的关爱下,“瘾君子”晓峰的外形渐渐地脱胎换骨,嘴里的“周警官”也变成甜润的“秋秋孃孃”,还再三拜托“秋秋孃孃”帮他找份工打,宁愿自食其力,也不让父母再为他操心劳累。

“这个忙我帮了,你就等着音讯。”秋秋说帮就帮,连天赶夜地奔波打听,恰逢北山一家网吧招聘管网,经她出面推荐,晓峰也有了人生的第一份职业。当她去这家网吧回访晓峰的表现时,得到的答案是,像晓峰这样认真负责的小青年,推荐一个要一个。看到晓峰“出息”了,晓峰的叔叔把晓峰带到天津一起打拼,在那儿赚了一笔钱。

从家庭变故到初中辍学,从早早进入社会到染上毒品,因为有了“秋秋孃孃”,晓峰的暗黑青春又是芳华阳光。当秋秋再次见到爬出泥沼、走出阵痛获得新生喊她“秋秋孃孃”的晓峰,她那心里有道不尽的愉悦和坦然。

齐耳的短发,有神的眼眸,素雅的装扮,得体的警服,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在社区居民眼里,秋秋像荷花那样人美心美,又似梅花那样不惧三九严寒。

“秋秋为民排忧解难,山湾臭街变为香街”

这么多年来,秋秋养成了一个雷也打不动的习惯——每天早晨7点半就从家里出发直奔社区,巡查完方圆两三平方公里的区域,又开始忙碌着处理她的警务,长年累月不间断地舟车劳顿。

2017年的晚春,秋秋65岁的母亲脑血管被严重压迫,连大医院也无法做手术,十天后就成了植物人。可她没有因为母亲生病使社区警务打折,而是下班后给母亲翻身、擦洗、喂饭,又是自个儿和母亲说个不休,渴盼把母亲从病魔的手中抢回来。

“秋秋,我们这条街臭熏熏的,你该管一管。”就在母亲病重的这年夏天,骄阳似火,室外地面温度高达40摄氏度以上,秋秋却一边牵挂着“植物人”的母亲,一边顶着酷暑走访社区居民,当来到山湾街,这里的居民围着她诉起苦来。

因为个别门面业主几年不缴垃圾清运费,臭气熏天的垃圾得不到及时处置,一条街又脏又乱,居民间的矛盾也由此而生。秋秋却欣然应允,连续7天顶着酷热满城跑,汗流满面地先后敲响20余户居民家的门,进行劝说,终于以她的柔石心肠感动了业主,一夜间消除了这个长达十余年的“老大难”,这条街的居民念念不忘秋秋,把写上“秋秋为民排忧解难,山湾臭街变为香街”的锦旗送到她办公室。

别看秋秋在社区居民面前温柔似水,抗击疫情,复工复产,抢险救灾……面‍‍对这些急难险重的硬骨头,她又如铮铮铁骨。

新冠疫情肆虐初期,红光社区有栋楼房从武汉返乡的一个居民咳嗽发烧,惊恐的家人、朋友、邻居都拒绝与他见面。这个社区的党委书记要上门探望,却被秋秋拦住说,“你不能和他近距离接触,万一人家感染了新冠,你又被他感染,红光社区的疫情防控谁来抓!你那口罩不如我的口罩质量好,要去也是我去!”说着说着,她就跟着社区医生上了楼。

这位居民最终被排除了新冠感染,事后他十分感动地问秋秋:“那么多亲人都避之不及,难道你就不害怕?”

“胆小鬼还能做警官?”秋秋朴实的回答让这位居民更生敬意。

疫情暴发前3个月,秋秋连续在红光社区没日没夜地抗击作战,由于车辆关停,她就天天来回步行,加上走街串户爬坡上楼为居民送达急需药物、生活必需品等,每天的微信运动都超过6万步,折算下来不少于20公里。这不是两个枯燥的数字,而是折射出秋秋闪光的心灵、刚强的毅力、为了一方市民的诚意。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秋秋这朵温馨而又绚丽的警花,犹如三月火红的桃花,开放在万州山城一角的大街小巷,燃放在这座江城一隅的千家万户,劲放在这个水城一方和谐安宁的城市上空,那样的斑斓多姿,那样的动人心魄。


责任编辑:李微希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