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寂寥小雪闲中过|刘新昌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刘新昌 发布时间:2021-11-26 11:46:25 字体:

临近年底,又到了“加班季”,昨晚十点,加完班回家,一个人走在寂寥的路上,漠漠轻寒,才想起前几日“小雪”已至。

虽已“小雪”,但在长沙城里,是很难看到雪的。老友吴刘维曾在他的《绝望游戏》里,把长沙城比作“无雪城”,虽然夸张,但长沙城一年到头,的确是难下几场雪的,有时即使有雪落下来,也都是薄施粉黛、略添风致的小雪而已,很难看到如《湖心亭看雪》那般“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的场景。

单位离家近,出大门左拐,三五分钟就能走到家,可这个点,孩子们应该已经睡了,即使有作业需要辅导,也得等明天起床再说,回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顺着马路溜达。

路过芙蓉南路的一栋居民楼时,看见楼院前的月季开得正好,姹紫嫣红,丰腴多姿。驻足观看了几分钟后,抬头一望,只见阳台上两盆三角梅,正蓬蓬勃勃地斜逸出来,紫红色的花朵像瀑布一样垂挂,与道路两旁明黄的银杏树叶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也许对于季节的反应,植物界的敏感度也是不一致的吧。月季、三角梅这种虚浮于地表浅层的植物,总是容易将冬日的煦暖误以为是阳春丽日,开着与季节不相符的“谎花”,而银杏这种深植于土壤的高大树木,早已感受到寒冷,匆匆抖落树叶,准备过冬了。

人也一样。经常见广东人到长沙,身着短衣短袖就来了,却发现长沙早已是轻寒难御,哆哆嗦嗦地随便找一家卖衣服的小店套上一件外套,暖和合身就行,全然没有在商场里慢挑细选的气定神闲。东北人呢,穿得倒是保暖,但还是受不了长沙城的湿冷,总是习以为常地进屋就想脱衣服,结果冻得满屋子乱转。

恰巧经过一家烧烤店,烤肉的香气弥散在空气里,特别洗脑。我脚步凌乱地在烤肉店前转了几圈,最后还是走了进去,这样的季节,怎能不喝杯酒御寒呢?待肉上桌、酒满上后,忽然有一种白居易问刘十九的冲动,于是打开手机,翻通讯录、找微信好友,满屏幕划拉下来,最后还是打住了,不是没有半夜随叫随到的老友,而是人到中年,学会了克制与忍耐,也学会了换位思考,不轻易打搅别人有序的生活也是一种修养。翻翻朋友圈就会知道,谁的肩膀上不是挑着家庭、事业和健康的重担,喝得天翻地覆,第二天谁去接送孩子、照顾老人呢?

独自闷了杯酒出来,被寒冷的空气呛了一口,咳嗽时竟莫名想起薛宝钗治咳嗽服的“冷香丸”。丸子是用春天的白牡丹、夏天的白荷花、秋天的白芙蓉、冬天的白梅花四种花蕊各十二两,在次年春分日晒干研好,再用雨水节的雨水,白露节的露水,霜降日的霜,小雪日的雪各十二钱,将药和匀,再加蜂蜜、白糖各十二钱,揉成龙眼大的丸子,盛在瓷坛里,埋在花根底下,发病时,拿出一丸用黄柏煎汤服下。如此奇怪的药丸,敢不敢吃先放到一边,单是这么复杂而又玄乎的做法,我就想用现在网络上的流行语“骂”曹老先生一句,“你这老头子坏得很,三百多年前你就有如此荒诞旖旎的想象力,还让不让现代人活了?”

骂归骂,想着“小雪”就这样翩然而至悄然已过,心中难免有点惆怅,真应验了唐朝徐铉的那两句诗:寂寥小雪闲中过,斑驳轻霜鬓上加。

鬓上霜,原来是中年人的伤!

(作者系湖南省作协会员,中国电力作协会员)


责任编辑:郭羽,贺兴梅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