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千古诗文一字师|许华凌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许华凌 发布时间:2021-11-26 10:55:57 字体:

文学是语言艺术,诗是文字的精灵。诗人们对一字一词都要进行千锤百炼,反复推敲,力求工稳精炼,意境高远。千古诗文一字师。有时一字之改,往往有“点石成金”之妙。“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吟安一个字,拈断数茎须”,“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无不彰显着一种严肃的创作态度和锲而不舍的钻研精神。因此,文坛上曾产生过不少“一字师”趣闻。

元朝时期,萨天锡送濬天渊入朝,有“地湿厌闻天竺雨,月明来听景阳钟”之句,很多人都夸好,只有山东一个老叟认为应将“闻”改为“看”。萨天锡问为什么要这样改,老叟说:唐人有“林下老僧来看雨。”萨天锡俯首拜他为“一字师”。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曾写过一首赞颂东汉初年著名隐士严子陵的诗:“云山苍苍,江水湍湍,先生之德,山高水长。”范仲淹的友人李泰伯看过此诗后,坦诚地说:“我想改改先生的一个字。”范仲淹忙问怎改,李泰伯说:“‘云山’、‘江水’等词句,立意宏伟,用词气派,然而下面用一个‘德’字来承接,似乎显得局促,换成‘风’字怎么样?”范仲淹听后低声吟诵,果然韵味不大相同,“风”字比起“德”字来更能反映出对严子陵崇敬的心情。

1952年元旦,原东北大学历史系教师罗元贞看到毛泽东的《七律·长征》中出现了两个“浪”:“五岭逶迤腾细浪”“金沙浪拍云崖暖”,认为这种重复历来为诗家所忌,便提笔写信给毛泽东,建议将“金沙浪拍云崖暖”的“浪”字改为“水”字。毛泽东欣然接受并复信,称罗元贞是他的“一字师”。

中国诗歌史上,诗人们为了一字一词的工稳和精炼而上下求索的事例不胜枚举。

习近平总书记对文艺工作者提出了增强“四力”的要求,要求大家要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四力”内涵丰富,标准高格,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对文艺工作者的期望。作为新时代的文字工作者,应该少一份浮躁,静下心来斟酌;多一分精致,埋下头来求索。要学习古人的“推敲”精神,更要践行“四力”,推动写作水平攀登新高,写出更多有深度、有高度、有温度、有力度的无悔于这个伟大时代的精品力作,报效祖国和人民。

(作者系辽宁省抚顺市新抚区新抚一校工会主席)

责任编辑:王耀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