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四十年间|邵太清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邵太清 发布时间:2021-11-25 11:07:51 字体:

时光荏苒,细数流年,人生就走过了一段不长不短的路,来到了四十岁这个瞻前顾后的交汇点。

我的四十岁这个交汇点极不寻常,一场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人惊心动魄。

那段时间,不敢想象的假如,在我脑海里出现若干次。假如那不幸的时代尘埃真的降落在我的身上,或者我牵挂的人身上,世界再无其中一人的消息,那会怎样?

那一瞬间,我对生命的敬畏陡然有了直抵灵魂的感受。

也在那个岁末寒冬,我得知一位熟悉的同乡备受癌症煎熬且时日不多。我心里五味杂陈,电话拨了数次终归未能按下,短信编了删,删了编,不知说些什么,生命太厚重,我的语言不能托举,我的文字苍白无助。他的离去,让我对“世间事,除了生死,都是小事”也有了更深的感悟。

那段日子,让我有时间静下心来思考。人到中年,应该学会整理,学会反思,学会回首。生命苦短,想明白一生该珍惜什么,想清楚一生该追求什么,又该留恋些什么。

在一管清笛中,我把自己放进一江素月里慢慢回忆。在人生漫长的跋涉之中,最恐惧的也许就是前方无驿站。之前无论是十多年寒窗求学,还是在乡村小学从教、基层机关四处拼搏,一壶月色的漂泊,似乎是吃尽了苦头。一度为求学时,学校拍了一部专题片成了所谓的“校园之子”沾沾自喜,也曾为刚满20岁就成了什么主任之类的春风得意;还曾因写了些叫诗、散文的文字,在大大小小的报刊整了点儿“豆腐块”,成了别人眼中所谓的作家、诗人而喜形于色。以为可以肩挑日月,怀抱星辰,以为可以洗涤烟火红尘的世俗,晴朗纵横四海的远方,以为这些都是自立的标志,直到十五年前一场偶遇,才知“立”字无限、“惑”字无边。

记得那夜,繁星点点,枝影摇曳,我一个人慢慢地走,自然又清静。袅袅香烟悠扬起那红墙碧瓦的千年古刹,许多人在此了结一生,放下生生死死、恩恩怨怨以及一切爱恨情仇和荣辱得失。夜深人静,或许真有“我望万物皆是你,怎奈风雨不同舟”“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的心事和牵挂。人世间,有多少人,刻骨铭心地一迈步,就回不了头,云淡风轻地一转身,便错过了一生。

恍然间,心如一滴水,动了一动。脑海里浮现出很多人的人生,似乎都曾有过太多美丽的错过。

在爱情里,向往才子佳人,且以深情共白头的牵手,有人胆怯地缩手。那绽放的花朵叫人流连,有人却无意地忽略,只留下你的世界我曾来过。明明心里放牧了如烟的往事,却假装去看那春来春去,把纵然人生海海我却依旧惦记着你咽进一半西窗的夕阳里。走过的路口,你等过谁,谁又在等你?去的等着来的,来的等着去的。等与被等的无奈,去与来的匆匆,多少人幻想着人生若只如初见,君为旷世的才子,卿做绝代的佳人,却又唏嘘着谁曾想过后来天地变。在最无能为力的年龄,遇到了最想牵手一生的人,多少人期盼晚点遇见你,余生都是你,从此一屋两人三餐四季,却在错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念与忘,错与对,漫阅一场年华,深情一世红尘。

在事业上,播种岁月时光,于热泪中告别菁菁校园,此去经年已是山一程、水一程,风一更、雪一更。梦与现实的差距,让人如笼中之鸟,那一串串疲惫的脚印,那一声声失落的叹息,如片片花瓣无奈地撒落一地。而人生关键的阶梯需要补白时又想独领风骚,需要勇往直前时又纠结徘徊,让人遗憾着患得患失、四顾茫然、早生发华。

诗人说:奔跑是生命的一种存在形式,但不一定能够抵达远方;飞翔是天空的一种湛蓝胸襟,但不一定能够容纳万物。谁能在荒草尖上与马蹄探讨光阴之深浅,谁能在瓦楞上与薄霜探讨明月之短长。

“不品人间酒,谁知其中醉。”路过四衢八街华灯璀璨,走过人声鼎沸尘世喧嚣,看遍陌上花,尝遍世间苦,蓦然回首,原来生活就是这样,时而温婉,时而薄凉,时而清浅,时而纷扰,总有起起伏伏,高高低低。人生亦如此,有蒙蒙的烟雨,有依依的晓风,有匆匆的擦肩,更有漫漫的征途。一些路,无论曲折与否,都要自己走;有些事,不管艰难与否,都得自己扛。没有谁脚下的路,一生平坦到头;没有谁头顶的天,一生永远蔚蓝。别担心现实比梦想遥远,别计较收成不如付出丰盈。花开花谢是起伏的人生,顺境逆境是岁月的行程,春去春来是别样的风景。把苦难交给岁月,让时间磨砺人、成就人,过了今天就是昨天,昨天再大的事也是往事。真正的智者,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拿得起,放得下,想得开。轻轻推开那扇窗,游刃有余,将沧桑放在心底,把过往藏于河山。走到中年,逐渐读懂悟透了一点儿与人生相勾连的文字。

于爱情而言,不是所有的人,执一人手,偕老不相离,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向前需要智慧,回首需要勇气。有人说,爱的天平不能有砝码,不属于自己的伞,宁愿淋着雨走。明白的人懂得放弃,真情的人懂得牺牲,幸福的人懂得超脱。当若干年后知道自己曾爱过的人仍好好地活着,我们会更加心满意足!你理想中的牵手踏夕阳、追晓月,听晨风、吻暮雨,醉酒赏花、煮诗烹茶,拥你提梳青丝、揽你细数白发,怀抱一片云霞终老,或许被柴米油盐的现实击得粉碎。

这样想来,人间真情,尘世温暖,牵挂最美,学会感恩,懂得珍惜,好好爱自己爱身边的人,眉间惦记,心上陪伴,留一份牵挂给远方不是更美吗?

于事业来看,很多人都梦想少时鲜衣怒马前程似锦,归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若能这样当然很好,但很多人往往不是这样,时常挫折不断。北宋文学家、书法家、唐宋八大家之苏轼,屡遭贬谪,几十年都在放逐的路上,可他坦然面对,左手烟火,跨步在仕途坎坷的路上,右手诗词,行游于豪放奔涌的浪尖,一蓑烟雨任平生,把别人眼中的苟且,活成自己的诗意远方,生动大宋文坛,辉映千古明月。

星河灿烂,万物明朗,换个角度,便是重生。善待挫折,它会给你不可一世的心境敲个警钟,抚平你绷紧的神经让你平静。都说成熟的稻穗会弯腰,懂得低头,才有更多抬头的机会。改变可以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我们改变不了世界唯有改变自己。于是你缩小梦想,脚踏实地,修身养性,静心思考,在淡泊和宁静中享受思考的快乐与幸福,在不紧不慢的踱步中采撷思想的花瓣与果实,睁大眼睛看个究竟,沉心静气探其缘由,多些才气、骨气、正气,少些俗气、媚气、戾气,浅笑安然,小河拦路载舟轻发从容过,找到最好的自己不是更好吗?

四十年间,相遇、相识、相知、相处了很多人,或陪我一程,或伴我一段,都给了我极大的帮助,有的启蒙了我懵懂无知的少年,有的鞭策了我意气风发的青年,有的安慰了我受伤的心灵,有的激励了我疲惫的身躯,我常心怀感动,心生感激。一路走来,逐渐理解,人和人的感情如织毛衣,织的时候小心谨慎,拆的时候轻轻一拉就散了。更加明白,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始于颜值,合于性格,敬于才华,久于善良,终于人品”。因此,倍加珍视与人的交往,看人长处,记人好处,想人难处。

四十年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于是,时刻告诫自己:一个人有严格的自律才有高度的自由,越自律越优秀,不争不喧心平静,不攀不比心淡然,不为物欲所诱,不为名利所惑,不为私情所扰,不为浮华所动。

四十年间,不管前路如何,从来坚定。我从故乡走来,喝着山泉水长大,把大山的坚韧和气节隐藏在骨髓深处,群山巍峨,从未卑躬,树木挺拔,未见屈膝,风雨兼程,一直在路上。

作为1990年代的中师生,父母期盼早日跳出农门,虽未能上大学,但不觉得有大的遗憾,我坚信“你若读书,风雅自来”,坚信“学习不能改变人生的起点,但可以改变人生的终点,不能改变人生的长度,但可以改变人生的宽度”。于是坚持读了些书,感觉时间确实像一张网,撒在哪里,收获就在哪里。

一路走来,生命中常有闪光之处和令人感动的地方,它需要我们用心去收获和发现。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厌倦、麻木甚至冷酷,少于对人间真爱的赞许,少于认同,少于渲染,少于激动,更少于思考。实际上只要你细细品味,再不会无动于衷,你会发现“我从山水归来,再看温暖人间,活着就是春天”。因此,我更加懂得爱生活,爱家人,爱朋友,爱自己,爱一切人间的美好。

人生如书,结局由己。生命如花,心有花开,抬头遇见皆是柔情。心中有风景,处处有花香,总有一朵花朵为你绽放,她们从春天出发,留一瓣沁香,温柔内心温暖岁月甚至温情整个尘世。

感谢中年,感谢这四十年,让我疲惫的脚步静静地歇息片刻,让我念过往,惜当下,畏将来,让我更爱窗外的阳光,爱世界的万物。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人间路过。”愿上苍再借我四十年,那时,夕阳伴晚霞,温酒忆年华,闲云慰尘怀,野鹤牧心鹿,朝闻花开,暮看归鸟,归去天地,归去山水,归去云深不知处,我依然深情地写下《八十回首》。

责任编辑:刘露,冉开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