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党史|胡其芬的救援行动|姜孝德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姜孝德 发布时间:2021-11-23 09:21:09 字体:

胡其芬,原名胡永萱,曾用名胡南、胡启芬,湖南长沙人,1919年生于北京。1938年,19岁的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胡其芬根据党组织的指示,转学到重庆北碚复旦大学新闻系,在复旦大学党支部领导下开展工作。1941年到重庆《新华日报》担任翻译工作,同年进延安鲁迅艺术学院学习。1945年任中共重庆市委妇委书记。1948年被捕,关押于歌乐山渣滓洞。1949年11月27日牺牲。胡启芬被捕前,与母亲、姐姐居住在重庆江北香国寺。

1948年4月10日,时任中共地下党重庆市委宣传部长的李维嘉在与中共川东临委秘书长的肖泽宽见面后,明白中共地下党重庆市委出大事了,委员许建业被捕了,书记刘国定去找他,也被捕了。于是,李维嘉和肖泽宽便主动承担起了转移有关联的党内同志的任务。

李维嘉找到了胡其芬,让她赶紧通知有危险的同志转移,他特别强调要先通知苏海与廖意林夫妇。廖意林负责《反攻》杂志,由李维嘉直接领导。刘国定虽然没有见过廖意林,但对她的情况非常了解。按当时地下党的规定,“党员之间不能发生横向联系”,但是事情紧迫,关系到苏、廖夫妇的安危,李维嘉只有违规了。他们分别之后,胡其芬匆匆赶到香国寺第四总医院,找到廖意林住的病房,却发现廖意林不见了。她十分紧张,难道……她赶紧找到自己的妹妹胡永芬。胡永芬把胡其芬拉到一旁说:“他们已经出院了。好在他们出院了,刚才好几个腰杆鼓鼓的便衣特务都来找他们,看来要出事。”

“妹,你知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胡永芬虽然不是党内的同志,但她却是要求进步的青年,所以胡其芬不回避她。

“这个……哦——他们好像说了什么——21厂、廖意林的堂姐……我也只是无意中听来了……”

“我明白了,再见,妹!”胡其芬现在虽然和苏、廖没有横向的联系,但以前有,所以对他们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

“姐,你也要注意安全啊!”胡其芬转身之际,胡永芬在她身后说道。

苏海与妻子廖意林都是共产党员。在3月份的时候苏海被叛徒出卖,上级让他赶紧去上海,但其时廖意林要生产了,于是苏海决定等孩子出生后再走。而后苏海便深居简出,隐藏在重庆城里。刚才他们为什么会从医院突然出院呢?原来,他们听说特务在全市的医院里查一个姓廖的女人,深知情况不妙,他们便赶紧出院了。因为只是想暂时避过当天,所以就想到了就近的在21厂上班、住在刘家台的堂姐。

胡其芬怕特务在她之前找到他们,所以甩开脚使劲走,七八里路,硬是40分钟左右就走到了。要走到刘家台的时候,胡其芬糊涂了,她不知道廖意林的堂姐家具体在哪里。幸好在簸箕石码头,意外地看到了苏海。虽然是党内同志,但苏海还是很意外很紧张,他不应该和胡其芬有横向的联系。时间紧迫,胡其芬开门见山:“情况紧急,老黎(李维嘉的代称)让我以组织的身份告诉你们,市委有领导被捕,你们很不安全了。必须尽快抓紧时间离开重庆。请听好以下几条:一、你们二人必须分开化妆出重庆,敌人可能会专找夫妻查;二、千万不能去上海找南方局钱瑛,刘国定知道那个地方;三、千万不能带孩子出重庆,敌人会重点查带小孩的人,孩子可暂时交给朋友朱宝粹抚养;四、今晚七点钟前必须从江北嘴码头过江,张大夫(地下党员张肖瑜)会在码头接应你们。我还有许多事要去做,就此别过。”说完,胡其芬就跨上了过江的木船。

11日,胡其芬把需要紧急通知的人通知完之后,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些文件和《挺进报》在时任四川省建设厅长的何北衡的家中。她不知道此前刘国鋕(《红岩》中刘思扬的原型)在这里被捕,却又意外逃生,气得国民党重庆行辕二处处长徐远举七窍生烟,于是他命令特务,深藏死守。胡其芬以为小心一点会没事的。她在外边观察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发现异样,才走进去,岂知是走进了特务的陷阱。最终,她于1949年11月27日牺牲在歌乐山渣滓洞。多年后,苏海回忆说:“胡其芬救了我和廖意林,她自己却牺牲了,想来也令人悲恸至极。”

(作者系重庆市江北区作协荣誉主席、重庆市作协会员)

责任编辑:贺兴梅,郭羽,刘丹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