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小名声声乡愁来丨苏发灯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苏发灯 发布时间:2021-11-22 16:14:37 字体:

每逢佳节,总会想起故乡的一些人,一些事。特别是儿时那声声入耳、入心的小名,成为长大后一笔深藏心底的宝贵财富,在城市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成了调节自我、放松心态的一片净土和乐园。

因不同的地域和生长环境,小名被起得五花八门。

比如,文学一点的,给孩子起名为学文、书生、文化等。有按出生地点起名的,被称为铁桥、岩娃、水娃。有根据出生的季节来的,被称为红梅、冬梅、瑞雪等,还有的名字来得直接、粗犷,被称为猫儿、二狗、莽牛儿等。无论给孩子取什么样的小名,都是家长对孩子殷切的期望。

那时候,亲朋好友间见了面,几乎都喊小名。在小名面前,似乎身份、出生这些差别全被模糊化了。无论你在山外多有出息,到了村子里,照样喊小名。

人堆里,只要能叫出你小名的,肯定都是知根知底的老熟人或者至亲。那时候,电话还不普遍,哪家有了什么事,都是甩了脚板扯嗓子,隔着河或者隔山大声喊:狗娃,赶场帮我带两包盐、一块肥皂……那边应着:要得……

写到这里,我仿佛听到了自己小时候曾经被人喊过的小名,那清晰的乡音在我耳边萦绕,经久不息。

当故乡油菜田里的野豌豆呼儿呼儿吹响时,当燥热的蝉子从胸腔持续喷出“嗤啦嗤啦”的嘶喊时,当片片落叶簌簌地催我回家,当颗颗白雪爬上我双鬓时,我收拾好行囊,背上满怀相思和一腔热情,就像多年前收拾好书包,带着五元钱一周的生活费和六斤大米、一罐咸菜翻山越岭去求学那样,与那时出山不同,这次我是义无反顾地回到了故乡。

我急于想听到令娃的声声呼唤,然而,故乡的春天已没有了满坡麦苗和满田稻香,故乡的夏已没有了炸壳的豌豆蹦粒的菜籽,故乡的秋已没有了飘香的瓜果满墙的干辣椒和金黄的玉米棒子。冬天里,也不见坐在土墙屋边抽着叶子烟讨论收成的大爷大叔……

路上,一位拄着拐杖的老人颤巍巍向我走来:“你是哪个?”

我凑到他眼前,尽量让他能看清我的样子:“二伯伯,我是令娃,令娃呀!”

“你是哪个?”老人两眼浑浊。

“二伯伯,我是令娃……”

我还没说完,老人皱着眉头,颤颤巍巍地走了,一边自言自语地摇着头,他终究没有认出我……


责任编辑:孙茜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