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城市里的村落|谭德成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德成 发布时间:2021-11-22 11:21:14 字体:

土湾新生村的豫丰里,是沙坪坝的一个城市村落,偎依在嘉陵江畔。一到初冬季节,晴天晨雾包裹,雨天山雾缭绕。最近,我两次走进这里,或许是因往事所牵,感觉这里是一个来了一次还想来的地方。

不宽不窄的小巷弯弯拐拐,横竖延伸,时有高跟鞋“蹬蹬蹬”的声音从小巷子里传出来,清脆而有节律,打破小巷的静谧;爬坡上坎的石梯子被岁月冲刷得光滑又亮堂,每一块石板被踩成两头翘,中间凹陷成槽;棵棵黄葛树,枝繁叶茂,盘根错节,摇荡着沧桑;而坐落在这一片的栋栋小楼,经历了世纪风雨,依旧留存着民国风情。落叶纷纷的空间里,苔藓上缀满了往事,仿佛听见那一花一草、一叶一木、一坡一坎、一门一窗,都在情不自禁地诉说这里的昨天和今天。

我和一道去的朋友在巷道口的茶桌边坐了下来,一边品茶,一边和老板交谈。原来这里是个有故事的村落。

豫丰里缘何而来?

村里的陈列室有简单的描述:民国九年穆藕初在河南郑县创建的豫丰和记纱厂,后由中国银行天津分行控股,于1938年迁入土湾属地,后在1940年开设豫丰合川分厂。新中国成立后,豫丰纱厂更名,依次有了“西南工业部610厂”“重庆纺织染厂”“重庆第一棉纺织厂”。日本棉花株式会社在汉口创办的“泰安纺织株式会社”,也在抗日战争爆发后,由国民政府军政部军需署接管,并更名迁入土湾建厂,成为了“重庆第二棉纺织厂”的源头。从此,“豫丰”植入在土湾的新生村里。

时过境迁,豫丰里还是保留了一些过去的影子。始建于1938年的潘公馆,豫丰外宾接待楼,高级管理职员别墅和那19栋连排小楼,如今保留在高楼林立的包围圈里,墙上、门口、过道,还残留着棉纺厂过去的印迹。

缘分真是个神奇的东西。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这里棉纺厂、印染厂等好几个厂的子弟,分两批次几十人来到我家乡的大山里插队落户。他们年龄大的不过25岁,小的只有十六七,这群在城市长大读过书的年轻人,说话就像讲故事一样好听。当时的我,天天形影不离地相随在他们的左右。大约是1973年春节前夕,他们都要回城过节,我拉着父亲说,也想跟他们到重庆去耍一回,他们也欣然同意。从没出过大山的我,有幸来到大城市里过春节,而且一住就是一个多月。每每想起此事,心里总是充满感恩感动。更为重要的是,这次城里之行,给我的视野打开了一扇窗,为未来的人生种下了一个梦。

日月如梭,时至今日,快五十年了。再次来到当年住过的这里,记忆中的画面几乎荡然无存。跟着罗氏姐妹穿来穿去地寻找,在保存下来的豫丰里,幸运地看到了棉纺厂印染厂前世今生的面貌和勋章,都得以永久展存,留在一代一代的人心中。罗氏姐妹俩还滔滔不绝地讲起她们在这里的童年时光,兴致一高,便手舞足蹈起来,说跳皮筋、躲猫猫、爬树、捉毛毛虫,都曾经是好手。

那天在这里,还结识了一位新朋友,影视基地领创人王久。他身着一件中山装,精神亢奋,还有一双坚定的目光。我们一群人的欢声笑语吸引了他,听说我业余爱好创作歌词,便激动地说起他也喜欢作词,还拿出他的作品给我看,像是遇到了知音。他还热情地邀请我们共进午餐,外买了几盘家常菜,端来一杯药酒,就在他的工作室一边喝一边聊起来。

王久出生在北碚区复兴镇思源村,高中休业回家种地,学过石匠,开过理发店,摆过地摊,也经营过打字复印等小买卖,后来由于相貌有些个性,不顾家人反对,砸锅卖铁投奔演艺之路,找到了圆梦的栖息之地,在豫丰里打造了自己的影视乐园。凭着一束飘逸的长发和雪白的胡须、俊挺的面孔、沧桑的本色,出任特型演员,在业内有一定影响。《重庆谈判》《伟大的转折》《花繁叶茂》《血戒》等影视剧里都有他过场的身影,来他基地拍摄取景的有《2020之大考》《时空来电》《野百合的春天》《民国往事》等影视剧。王久滔滔不绝地讲述着他的故事,我们一群人一边听着,时而颔首,时而惊诧,时而感叹。人生不易,要做出点事情更不易呀!

冬日难得的阳光洒下来,夕阳中的豫丰里朦胧而又柔和。夕阳无限好,愿豫丰里的一切越来越好。

责任编辑:卢晓龙,冉开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