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赵雪桐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赵雪桐 发布时间:2021-11-22 09:31:02 字体:

今日小雪。

对于冬天出生的我而言,小雪这个节气是带有个人情结的。小雪的小,不是大小的小,也与多寡无关,它细且静,柔且清,骨子里透着轻盈。

年少时就总盼着小雪那天最好能够下小雪,在静静的小路上,慢慢走,慢慢走,盼着身边能有挚爱的人,一不小心就白了头。韩剧特别火的时候,流行下雪时炸鸡配啤酒,甜宠剧中还总提到初雪时,要向心上人表白。我想,这图的可能是个浪漫吧。试想,如果是深冬时节下大暴雪,就没表白什么事儿了,更多的可能是避寒和保命了。

轻盈的雪花是真的浪漫,轻轻巧巧地落在肩头,落在面颊,如淡色胭脂,有种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雅致韵味。林清玄曾经写过一个故事:传说在北极的人,每每开口说话就会结成冰,对方听不见,只好将结成的冰拿回家,慢慢烤化了来听。不愧是散文高手,冰雪也是传情的媒介了。这样浪漫的天气时节,总觉得应该发生点儿什么,才不至于被辜负。

《红楼梦》中最浪漫的莫过于宝黛的爱情,但是书中的浪漫却又不止于爱情本身,比如,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在大家雪中赏梅,吃烤鹿肉之前,有这么一小段描写,围绕着宝黛钗三人展开,描写细腻,情感真挚,不可谓不浪漫:

正说着,只见琥珀走来笑道:“老太太说了,叫宝姑娘别管紧了琴姑娘。他还小呢,让他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要什么东西只管要去,别多心。”宝钗忙起身答应了,又推宝琴笑道:“你也不知是那里来的福气!你倒去罢,仔细我们委曲着你。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说话之间,宝玉黛玉都进来了,宝钗犹自嘲笑。湘云因笑道:“宝姐姐,你这话虽是顽话,恰有人真心是这样想呢。”琥珀笑道:“真心恼的再没别人,就只是他。”口里说,手指着宝玉。宝钗湘云都笑道:“他倒不是这样人。”琥珀又笑道:“不是他,就是他。”说着又指着黛玉。湘云便不则声。宝钗忙笑道:“更不是了。我的妹妹和他的妹妹一样。他喜欢的比我还疼呢,那里还恼?你信口儿混说。他的那嘴有什么实据。”宝玉素习深知黛玉有些小性儿,且尚不知近日黛玉和宝钗之事,正恐贾母疼宝琴他心中不自在,今见湘云如此说了,宝钗又如此答,再审度黛玉声色亦不似往时,果然与宝钗之说相符,心中闷闷不乐。因想:“他两个素日不是这样的好,今看来竟更比他人好十倍。”一时林黛玉又赶着宝琴叫妹妹,并不提名道姓,直是亲姊妹一般。那宝琴年轻心热,且本性聪敏,自幼读书识字,今在贾府住了两日,大概人物已知。又见诸姊妹都不是那轻薄脂粉,且又和姐姐皆和契,故也不肯怠慢,其中又见林黛玉是个出类拔萃的,便更与黛玉亲敬异常。宝玉看着只是暗暗的纳罕。

宝琴是宝钗的堂妹,自从来到大观园中,变成了“团宠”一般的存在。宝琴生得美艳,性格讨人喜欢,幼时随父亲去过很多地方,是个有见识的姑娘。贾母喜欢无可无不可,把宝贝凫靥裘都给了她,只恨这孩子不是自己的孙媳妇。连平日里大方端庄、无甚情感的堂姐宝钗都半开玩笑、吃醋般打趣道“我就不信我那些儿不如你”。黛玉是个要强的个性,说话又爱刻薄人,可是这次,真真大不同。拉着宝琴赶着叫“妹妹”,并不题名道姓,如亲姊妹一般。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体验,你和哪一个朋友要好,好到一定程度时,便不会再提名姓,会直接以“哥、姐、妹”呼之。这几个字前也不会再加别的字。这是一种亲密,一种超越血缘的亲切。黛玉孤高,万人不入她眼,她却亲昵地叫宝琴为妹妹,不揶揄、不逢迎,这也难怪宝玉会大吃一惊。那是因为,宝玉不知道之前的宝钗和黛玉的“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黛玉是个真性情的人,当她冰释前嫌之后,从心里当宝钗是姐姐,爱屋及乌,当宝琴是妹妹,毫无嫌隙。

一时宝钗姊妹往薛姨妈房内去后,湘云往贾母处来,林黛玉回房歇着。宝玉便找了黛玉来,笑道:“我虽看了《西厢记》,也曾有明白的几句,说了取笑,你曾恼过。如今想来,竟有一句不解,我念出来你讲讲我听。”黛玉听了,便知有文章,因笑道:“你念出来我听听。”宝玉笑道:“那《闹简》上有一句说得最好,‘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这句最妙。‘孟光接了梁鸿案’这五个字,不过是现成的典,难为他这‘是几时’三个虚字问的有趣。是几时接了?你说说我听听。”黛玉听了,禁不住也笑起来,因笑道:“这原问的好。他也问的好,你也问的好。”宝玉道:“先时你只疑我,如今你也没的说,我反落了单。”黛玉笑道:“谁知他竟真是个好人,我素日只当他藏奸。”因把说错了酒令起,连送燕窝病中所谈之事,细细告诉了宝玉。宝玉方知缘故,因笑道:“我说呢,正纳闷‘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原来是从‘小孩儿口没遮拦’就接了案了。”黛玉因又说起宝琴来,想起自己没有姊妹,不免又哭了。宝玉忙劝道:“你又自寻烦恼了。你瞧瞧,今年比旧年越发瘦了,你还不保养。每天好好的,你必是自寻烦恼,哭一会子,才算完了这一天的事。”黛玉拭泪道:“近来我只觉心酸,眼泪却像比旧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宝玉道:“这是你哭惯了心里疑的,岂有眼泪会少的!”

“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这出自一个汉代故事。孟光曾经高举着盛着食物的小“食案”来敬奉他的丈夫梁鸿,“举案齐眉”的成语就来自于此,是夫妻之间相互敬爱的典故。《西厢记》中红娘热心促成莺莺和张生的爱情,莺莺在红娘面前却假说拒绝张生。后来,红娘才知道莺莺其实已经私应了张生的约会,自己反被瞒过,感到惊讶,所以有了这句嘲讽的唱词。宝玉原来也要调和黛玉和宝钗之间的感情的,现在忽然发现她们已经要好起来了,自己的情况却与红娘相似,所以借这句唱词来问。下文中“小孩儿家口没遮拦”也是《西厢记》中的句子,宝玉借嘲黛玉误说酒令的事。真性情的黛玉直说出“谁知他竟真是个好人,我素日只当他藏奸”,说实话,这话说出来,我仍觉得很惊心动魄。这不仅看出黛玉的性情,也考验着听者的人品。很显然,宝玉是懂她的。不仅懂她的思想,也懂她的表达。

谁说女孩儿和女孩儿之间的感情就不浪漫,惺惺相惜的感情难道不更值得珍惜吗?

最后,黛玉说了句让人心有不忍的话:“近来我只觉心酸,眼泪却像比旧年少了些的。心里只管酸痛,眼泪却不多。”宝玉答:“这是你哭惯了心里疑的,岂有眼泪会少的!”对话到此打住,故事又转向了别处。可不知有几人,读到此处,会和我一般,有心惊肉跳之感。

众所周知,黛玉是专为“还泪”而来,她突然说“眼泪却不多”时,我竟有种想拉住她的手,求她不要走的冲动。当我们读书读到近五十回时,早已将全部的情感都付予林妹妹了,舍不得她愁,舍不得她哭,更舍不得她离开。柔柔弱弱的一棵草,却结结实实地扎在了我们的心上,成了我们多少人的白月光。小雪时节,想到林妹妹的无泪,更平添几分不舍。

小雪时,若下雪,也是清雪,“清轻”二字,还是配得上的,但却不足赏。不过,无妨,和“清轻”相配的还有“情情”,还有“卿卿”。春日时,有杨柳依依,冬日里,有雨雪霏霏。我仍那般热烈地思念着你,却又怕灼伤你,只好化作小雪的轻盈停留在你的发间,隐隐地,陪你走完这条长长的小路。想念一场小雪,而你,是所有的雪花。

责任编辑:郭羽,贺兴梅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