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母亲的水腌菜|马雪芳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马雪芳 发布时间:2021-11-19 15:02:25 字体:

作者简介:马雪芳,江苏省常熟昆承湖外国语学校美好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学高级教师,常熟市学术带头人、苏州市语文学科带头人、江苏省学习之星。上海市《快乐学习报》特聘执行主编、河南省《教育信息化论坛》特聘编辑。长期致力于小学生阅读、作文研究,出版专著四部,在全国各地教育报刊发表教育散文、教育教学论文千余篇。


今日吃罢晚饭,去寓所旁的大型超市逛逛。走到“酱菜区”,只见产自全国各地的各种各样的酱菜琳琅满目,应接不暇。此情此景,让我不禁想起小时候秋天里常常吃的母亲腌渍的水腌菜来。

小时候,家境贫困。别说吃肉,就是小镇上商店里的萝卜干一年到头父亲也难得去买两三回。秋天里,水腌菜几乎是成了我们家的主菜了!

那时,我家有两个菜园子。母亲勤劳,一年四季,两个菜园子里的各种蔬菜总是长得精神。秋天里,几畦大青菜、小青菜绿得带有点微黑了。母亲把长得过密的小青菜拔稀一些。拔下的小青菜摊在砖场上的太阳地里晒。到傍晚,母亲从生产队里收工回来,就把晒蔫了的小青菜捧到井台上。木桶里吊满了清冽冽的井水,母亲开始洗起小青菜来。小青菜洗净后,母亲撸起袖子,在木桶里用力推揉小青菜。慢慢地,小青菜里的汁水被挤压出来了。母亲倒掉木桶里的汁水,连桶带菜端到灶间里。母亲在长条桌下面的搁板上搬出两个倒扣着的中号粗瓷钵头,就在钵头里铺一层菜,撒点粗盐,再铺一层菜,再撒点粗盐。末了,钵头放妥在长条桌下面的搁板上,把两个洗得干干净净的鼓墩石压在菜的上面,最后盖上一只斗笠,以防有灰尘落到里面。如此,腌渍水腌菜的“工程”全部完成。

约两三天后的早晨,母亲揭去斗笠,只见两个鼓墩石沉下了一截,鼓墩石与钵头的间隙里全是清清的浅绿色的汁水。母亲搬掉一个鼓墩石,抓起一把水腌菜,在砧板上“嚓嚓嚓”地切细,一海碗水腌菜就是一家人吃粥的“酱菜”了。水腌菜碧绿,清香、鲜美、脆嫩,如倒入一点那时我们县上酱油厂出产的纯黄豆酿制的“帆船”牌酱油,味道还要赞呢。一家人围在一起吃粥,是一副热气腾腾的景象,嘴里发出“嚓嚓嚓”的声音。我敢说,这是人间最动听的“音乐”了!

我小时候在狄巷小学读书,天气好的话步行40分钟到学校,天雨路滑上学就艰难了,加上买不起高统套鞋,只有一双“元宝”套鞋,上学就难上加难了。雨天的早晨,我一觉醒来,母亲已烤好了一小锅水腌菜心饼子了。母亲在油纸里包五个六个两面金黄的饼子,放进我的人造革拎包做的书包,让我带到学校当作午饭。放学了,我吃着水腌菜心饼子,面皮子有嚼劲,水腌菜心里多放了熬熟的菜油,多放了“帆船”牌酱油,那香味似晒干的荷叶、水牛筋草、狗尾巴草的混合香,鲜得微甜、醇厚。现在想来,那时母亲做的水腌菜心饼子的味道似乎还唇齿留香呢!

秋天的傍晚,有时来了远处的亲戚,父亲母亲留他吃晚饭,一碗水腌菜炒毛豆子红辣椒肯定是要上桌的,而且这个菜到最后十有八九会吃得精光,亲戚直夸母亲腌渍的水腌菜味道好。

如今,母亲已是95岁高龄了,两个菜园子早被人家盖上了屋子,我是再也吃不到母亲腌渍的水腌菜了。但小时候吃的母亲腌渍的水腌菜的滋味将会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因为这其实就是母亲的味道!

责任编辑:邓莉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