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父亲的土地情|姚明祥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姚明祥 发布时间:2021-11-18 16:52:30 字体:

60岁退休的父亲,回到老家,重新开始他早年前的农耕生活,日落而息、日出而作。养耕牛,置农具,租种那些外出打工的村民无暇耕种的闲地。每年除了春买良种,夏购农药,秋置犁锄,冬备肥料必须进一趟县城外,一年四季,他大多时间在地里忙碌。播种,薅草,打农药,搞收割,砌土岗……挽袖绞裤,泥星点点;汗迹斑斑,面黑手粗,我们又爱怜又气恼。

有吃有穿有用,何必再去忙碌?可父亲说:“那地丢荒了可惜!”为了一家人的生计,辛苦劳累了大半辈子,还没有苦够吗?应该享享清福啦!父亲说:“闲着心慌!”我们又用“经济头脑”为他算细账,每年的农药种子肥料人工钱一扣除……种地划不来!父亲坚决地说:“我要花钱买活干!”劝不住,我们又实行“经济制裁”,把他每月的退休工资给卡下,看他用什么去维持农用开支?父亲说:“我戒酒!”果真就把喝了几十年的酒给戒掉了。决心之大,前所未有。我们吓了一跳,赶快解除“封锁”。那么大把年纪了,还能喝几年?让他继续喝吧。

可是,我们并没有放弃使老父亲不种地的种种努力。大弟在城里工作,做父亲的脸上有光彩,说“想去大城市看看”。这下机会来了,我们给大弟说,留住老爸!想方设法让他多住一段时间,使之忘却农心,疏远地恋。大城市里耍着舒服,看他还想不想种地?但他去了没几天,人就瘦了一圈。弄去好几家大医院,也没检查出什么名堂来,而且食不甘味,寝不安心,每晚尽做梦,甚而把梦话喊出声来:“有猪啃苞谷!”“有牛吃秧子!”大呼小叫,搞得一屋不安宁。没法,大弟只好将他送回。

一回到熟悉的土地上,老父亲立刻就精神焕发。今天挖东坡,明天铧西地;晴天干什么,雨天干什么,每天每时安排得井然有序。粗茶淡饭吃得乐,硬床暖被睡得香! 

老父亲对土地那种浓浓的恋情,始终割舍不下,如嫩芽破土而出,似溪河奔向大海,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算啦!我们只好向老父亲投降,顺从他的心愿,让他在乡下种地。也许这就是孝顺。

在乡下种地的老父亲,把吃不完的五谷杂粮用来喂猪。用传统的柴火煮熟饲料的老办法,喂养的本地土猪,那可真是纯天然绿色环保食品,好吃得很!

老父亲退休20多年,也在乡下种了20多年地。我分明知道,在乡下种地的老父亲,耕耘收获的不仅仅是几袋苞谷和几头肥猪。然而,再硬朗的老父亲,17年前的深秋,也如一片枯叶,随风飘进他深爱的土地,化为一把肥料,绿了一堆青草。但他当年珍惜土地,热爱劳动的美德,却如青草上悬挂着的晶莹露珠,时时闪亮在我的眼前。

 (作者系重庆市作协会员)

责任编辑:周丹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