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党史|延安窑洞:胜利的思想宝库,永远的精神宝塔②|郝安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郝安 发布时间:2021-11-17 09:48:37 字体:

 

打大胜仗了,胜利的指挥者别无奢求,他只要了一碗红烧肉。

然而,就连这要求,在延安时期也不是回回都能得到满足。

当年,边区敌伪封锁,无衣无食,生活战斗极其艰难困苦。

虽然其时共产党已拥有人马数百万,土地数千里,但党的领袖却和他的士兵一样,只有一身灰布棉制服。

我们都熟悉这样一张照片:身穿灰布棉制服的毛泽东在窑洞前站着作报告。脚上是一双家制布鞋,裤腿上赫然两块大补丁。留着长发的毛泽东,脸颊清瘦黝黑,明显营养不足。惟有那我们熟悉的宽阔的前额,蕴藏着知识和智慧,还有那双睿亮的眼睛,表现出敏感和捷思。

他面前的黄土地上摆着一个方凳,凳子上放一只半旧的搪瓷缸。大家就在凳前席地而坐。据说前排的人口渴了,顺手端起毛泽东的茶缸就喝一口。

咫尺之近,寸许之间,领袖和群众没有等级,没有隔阂。那时,一切必要的和不必要的会议形式都舍弃掉了,诸如客套,诸如主席台,甚至连扩音器话筒都没有。剩下的只有毛泽东那抑扬顿挫的浓浓湘音,和由这声音传递出来的丰富的思想,以及由这思想鼓舞出来的激情。

身穿灰布棉制服的毛泽东在窑洞前站着作报告

延安纪念馆,存放着一件磨得薄如蝉翼,而某些部位补丁摞补丁又厚似厚纸板的灰军装。这是毛泽东当年穿过的,已经成了一件珍贵文物。

关于毛泽东穿衣的故事有许多,每一段平常故事都让人感慨不已。

有一天,卫士捧来一件衣服走进窑洞,他是怕主席在台上讲话时一做手势,这件衣服就会碎成布片,故而建议扔掉的。

但毛泽东没有批准。他接过衣服,将衣服展放在大腿上,小心捋平上面的皱纹,缓缓地说:它跟我参加过洛川会议呢。说着眼圈忽然湿了。

其实,毛泽东身上的补丁主要还不在外衣,而集中在外人看不到的内衣内裤以及粗线袜子上。这些补丁千姿百态,不成方圆。

清贫清苦,清澈清纯,延安时期是这样,以后进城了,到北京了,也仍然如此。

毛泽东经常说:历来纨绔子弟都考不出好成绩。安贫者能成事,嚼得草根百事可做。

果然,住窑洞、吃小米、穿破衣的毛泽东成就了一番大事。

而那时,在陪都重庆,却是完全的另一个样子。“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的奢侈腐败已蔓延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历史是这样记载的:毛泽东一身补丁,四壁黄土,首先在陕北把胡宗南十几万所谓的精锐人马“肥的拖瘦,瘦的拖垮”;继而把呢绒笔挺,神气活现,派头十足四处飞来飞去督战的蒋介石和他的几百万“国军”秋风扫落叶般,横扫江北江南,扫了个干干净净。

于是,一切反动派不管是真老虎还是纸老虎,便都知道了延安窑洞里这一批打虎英雄的厉害。恼怒的蒋介石,没有想到笔杆子毛泽东,在指挥枪杆子上也是个人才。

强弱易势,只在弹指之间。而这类兴亡之数,引发了一位名叫黄炎培的老人的关注。或许是天意,历史把他和毛泽东的一段著名对话,就安排在了延安窑洞。

那天,毛泽东专门邀请黄炎培等人到他住的窑洞做客,整整长谈了一个下午。

毛泽东问,来延安考察了几天有什么感想?

黄炎培坦率地说:我生60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继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渐渐放下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个周期率。

耿耿诤言,掷地有声。毛泽东肃然答道: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毛泽东与黄炎培的 “窑洞对”,穿越时空,历久弥新,成为经典,传为佳话。

在刚刚胜利举行的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专门提到了“窑洞对”:我们党历史这么长、规模这么大、执政这么久,如何跳出治乱兴衰的历史周期率?毛泽东同志在延安窑洞里给出了第一个答案,这就是“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经过百年奋斗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新的实践,我们党又给出了第二个答案,这就是自我革命。

总书记特别警醒全党:“我们党历经百年、成就辉煌,党内党外、国内国外赞扬声很多。越是这样越要发扬自我革命精神,千万不能在一片喝彩声中迷失自我。”

历史如潮、大道如砥。过去、现在、未来,从未如此紧密相连。

回望百年,历史进程与思想进程,总是交相激荡;时代大潮同领袖人物,总是相互造就。

山雄有脊,房固因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从开国领袖到新时代党的总书记,百年大党一脉相承,一以贯之,恰是风华正茂。

长征路上,戎马倥偬,毛泽东就在马背上吟诗,吟出了千古绝唱。鲁迅读了毛泽东这个时期的一些诗作,曾笑称其中有“山大王气”。

窑洞乾坤大,笔下天地宽。到了陕北,住进了窑洞,他又在窑洞里展纸研墨,做起了文章。

他把自己的理论和见解写成一篇篇文章,以理布道,去指导党的行动和战争的实践。

在陕北13年,毛泽东在84个城镇和村庄的窑洞住过。他在这里读了大量的书,也文思泉涌,写了大量的书。《毛泽东选集》第二、三卷收集的那些文章精品,不仅思想深刻,而且文采斐然。待他在陕北窑洞写罢《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这最后一篇文章,便掷笔上马,东渡黄河,进京赶考,建国立邦去了。

延安时期是毛泽东展示才华、理论建树、生产著作最丰硕的时期。他在窑洞里凝思,畅想,奋笔,疾书。延安窑洞简直变身为他的书房。

说是书房,其实这里连作为书房起码该有的一个书橱也没有,他只有一张宽大的旧木板床,书和人各占半边。这里也不能如马克思当年撰写《资本论》一样拥有一条旧沙发,他所幸还有一把旧帆布躺椅。再有就是一杯苦茶,两盏油灯,三根蜡烛。

望着窑洞里依原样展出的这些旧物,让人几乎想象不出,当时物质条件极其匮乏,战争几乎天天险情不断,十万火急,毛泽东何以能稳稳地在这窑洞里读书、写作,孕育他的理论,酿造他的思想,并使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马克思主义像山洞洞里的清泉,奇迹般汨汨地流淌出来,沁润了黄土高坡和全中国整块古老的土地。

就是靠了这种冶炼出来的法宝,毛泽东和共产党才在那么艰苦的环境里,筑起人民群众的铜墙铁壁,有了过人的胆识和必胜的信念。

 

责任编辑:熊冬梅,冉开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