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丨出走与回归丨李立峰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李立峰 发布时间:2021-10-27 16:32:14 字体:

“以前没有孩子的时候,每次下班回家,我总爱走内环外环,或是机场快速路之类的路,一路除了灯光和车光,再无其他,感觉很孤独,似乎这个城市与自己有关,又好像无关。有了孩子之后,我喜欢穿梭在市区的街道,看着两旁做着各种生意的门市,热热闹闹,街上的行人行色匆匆,各怀心事。每当此时,我就会感受到被陪伴的温暖。”

这是一个文笔隽永的年轻妈妈从生活中捕捉到的情感变化。这些细腻的描写,道出了人之常情。我们这一生,莫不如此。

年轻的关键词是清静。

翅膀硬起来后,我们一心想逃离出生的小城,逃离亲情编织的无形枷锁,向往外面的大千世界,自由自在。那时,我们宁愿一个人漂泊他乡,在大城市里碰得头破血流,也不愿意固守小城,过一眼看到底的生活,重复上一辈人的人生。

精神出走的渴望,首先体现在身体上。我们喜欢一个人说走就走,不用兼顾另一个人的口味和时间,不愿为了可能出现的分歧而委曲求全。那时,我们对旅行目的地的要求只有一个,景美人少。如果不能兼得,至少是人少。

漂泊他乡时,一个人回到家,把门一关,整个世界都在屋外。耳根清净,没有家长里短,没有鸡毛蒜皮,可以不食人间烟火,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在大城市里,大家都是陌生人,彼此忙于自己的生计,每日拼尽了全力,无暇顾及他人的生活。因此,街坊邻居并不认识,即便在电梯里碰到,最多是点头一笑,抑或说声“你好”。

我们常常把自己置身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一个人细品着夜的孤独,享受着都市繁华背后的寂寞。内心的漂泊感挥之不去,心灵的伤痕靠自己舔舐,并且要时时假装坚强。

终于,我们寻得心灵的依靠。有了家庭之后,特别是有了孩子之后,我们终于让渡了生活的主角,把心中最重要的位置让给了家人。

年长的关键词是热闹。

下了班,回到家,带着孩子,我们喜欢去公园走走,享受夜的宁静,享受月光温柔,享受亲子时光,把世界缩小成一家人。而作为老年人的母亲,则喜欢去看坝坝舞,喜欢找人聊天,再不济坐在街头,看着车来车往。

“公园没人,有啥意思?”这是母亲的“口头禅”。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生活在大城市的母亲,太孤独了,内心渴望交流,希望从人声中找到慰藉。

倘若在家乡,生活了几十年的邻里,每天有聊不完的话题,吃饭都可以串个门,拉上半天家常。城市里,不识字的母亲,多数时间是在面对白色的天花板,打发着漫长的一天。

城市是年轻人的天堂,却是漂泊老人的牢笼。

渐渐地,人至中年,开始喜欢热闹。朋友的相聚,孩子的嬉戏,老街的繁华,成为生活菜单上的选项。我们的生活,不再是为自己而活,我们一再让渡心灵的空间,以便让更多的人进来。

年少的梦想,逐渐从天上落到地上。职场的我们,学会了仰望星空和脚踏实地。我们不再是可以上天入地的盖世英雄,而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不得不用宽大的手抓住沙漏里的细细时光。

年龄越大,越不再向往外面的繁华世界,而是十分享受蜗居的快乐。假期一到,千里归乡,只为在有限的日子,陪陪日益老去的亲人。最害怕的是,错过了孩子的成长;最遗憾的是,子欲养而亲不在。

我们开始喜欢老人的唠叨,喜欢与朋友彻夜长聊,喜欢寻常市井里的烟火气,常常能从人声鼎沸的菜市场里,发现生活的动人之处。

大隐隐于市,我亦是常人。庸常的生活藏着快乐的终极密码。

一个人,只有爱身边的人,爱具体的人,才可能爱这个世界,才是真实可亲的人。人只有成为服务社会的“大我”,告别自以为是的“小我”,才可能是立得住的人,而不是躺平的人。

所谓成熟,就是发现生活的真相后,依然一如既往的保持热爱。如果说年轻时外在的东西是内心的铠甲,那么年长时亲情则是心灵的城堡。

我们这一生,随时都在出走,包括身体,包括心灵,但我们终将回归,包括身体,包括灵魂。

责任编辑:王雪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