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秋访猎神村

——记2021年10月3日傍晚游猎神村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唐御伦 发布时间:2021-10-27 15:29:54 字体:

早听说梁平区竹山镇有个猎神村变矿山为青山,是全国乡村旅游重点村,走在了乡村振兴的前列。朋友们也说那里有山有水有耍事,值得一去。

十月的重庆仍未褪尽暑热,已是下午五点,三十几度的炙热阳光热情丝毫未减。穿过三登坡(梁平竹山镇地名)的竹海之门,就进入了竹的世界。抬眼望去,全是竹林漫山生长的蓬勃之姿,曲折的公路向大山深处蜿蜒,隐没在竹海的腾腾细浪之中。尽管有路,但这翠绿竹海世外秘境的气息却是那样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来。循着隐秘的路径,猎神村就在一个转弯后有点突兀地呈现在我面前。

与其说这是一个村,不如说它是天街一隅遗落在山林。这里不惟有客栈酒肆,还有小吃点心,亦有书屋茶室,门前的招牌旗幡、筲箕木桶、花草盆栽各有风味,各擅胜场。我站在东西向的街巷,夕阳倾洒,将两侧的店铺民居均匀染上一层淡淡金色,山风徐徐,刹那吹散了暑热。游客在小巷里信步闲谈,孩子们则东张西望想找到自己心仪的烤串、糖果或是奶茶。

村子中间有一条山溪川流而过,河道用条石简单修葺,河底是大大小小的原生鹅卵石,每过一段就筑一道低矮的石坝,让河水漫流而过。有几个小姑娘在小溪里玩水,一只手挽着裙子,一只手平抬着,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平衡,因为脚底的鹅卵石时不时就会“使坏”害人摔跤。大人们看见总会叮嘱一番,却也不过多在意,反正这“牛脚印”一样的深浅安全得很。

一边走着,同行的长辈们说起了这片土地的过往。幺娘说,婆婆(幺娘的母亲)以前就在这边住,山上地少,种不了多少粮食,路也不好走,家家户户都穷得很,没几个人愿意嫁过来。母亲借着话头,说起了当年去幺娘家接亲时见到山里的贫苦样子。爸爸插了一嘴说,老幺(幺叔)结婚时条件好多了,以前自己还是娃儿的时候每天都要走几十里路来三登坡挑煤赚点生活费。话题一挑起来,大家谈兴也浓烈了,都是在梁平生活了几十年的人,谁都能分享一段和竹山有关的过往,纷纷感慨这些年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但说起猎神村,年纪最小的满叔更知晓其中的来龙去脉。其实猎神村的蝶变就在这几年。以前村子里耕地少,交通不便,经济就是靠山吃山——砍竹子造纸、开采石膏矿。土法造纸污染大,山下的村子深受其害,怨声载道,竹纸作坊相继关停。随着矿区开采扩大,资源也迅速枯竭了。猎神村仿佛一下子走进了死胡同。转型才有出路!猎神村村支两委说干就干。干部带头“壮士断腕”,又发动党员、乡贤、村民代表、致富能人等从矿山退股退工,村里的几座石膏矿相继关闭。紧接着他们又在梁平区委区政府支持下,整治环境修复生态,鼓励村民将闲置农房进行统一改造,联合旅游公司引进商家,打造出如今的猎神村精品民宿群。2019年,猎神村甫一营业就成为了梁平乡村旅游的“头牌”。

从猎神一巷走到猎神三巷,终于找到了预定的农家乐。我问怎么定这么远一家。表姐说,昨晚就来定了,生意太火爆,找了好几家才定到。虽说这家店位置有点偏,但景色是真心不错。两层小楼下是一片不大的地坝,一排低矮的栅栏将水田与地坝若有若无地隔开,水稻收割后的草桩在水田里歪歪扭扭地铺开,更远处是几级梯田和漫漫竹海,一条清浅溪水从山间缓步走来,正是刚刚遇到的那条穿村而过的溪流。看见半山腰有一处玻璃建筑,心生好奇,便拉着妻子准备去探一探。三妹见了也要跟去,一声吆喝,沿河而上的石板路上又凑了长长一队人。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玻璃房子竟是一座咖啡店——矿咖。能叫“矿咖”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建在一座石膏矿原址上。斜向地底深处的坑道已被严严实实地封闭,还钉上了关停的铭牌。店是半开放式的,用矿车、钢轨、矿石装饰了大门,又任由溪流、草地、竹林在咖啡店的边界肆意闯入。时尚的玻璃结构与精巧的园林艺术相结合,再佐以矿洞的荒凉、自然的野趣,想来视觉和心灵上的需求应该都能得到很好的满足。正看着,老姐找老板一番攀谈,打听了价格。看来,她是心动了。

回到农家乐,在竹椅上刚落座,女儿便给我端来一杯水,说是“金银花茶”。仔细一看,那就是在河边的紫色小花泡上了原生态的河水。女儿贴心地说,爸爸,这个要假假地喝哟。正准备配合她一下,小溪边传来了惊叫声。原来有小孩儿捉到了一只小螃蟹,周围的一群孩子闻声而动,一窝蜂似的赶了过去。我惬意地靠在椅子上,看着这份无邪的热闹,也体味着山林的静谧,假假地喝了一口女儿准备的“金银花茶”。

嗯,好茶!

(作者系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曾入行伍,好诗文历史,现任职重庆市总工会研究室。)

责任编辑:熊冬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