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拾稻穗|马雪芳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马雪芳 发布时间:2021-10-27 14:49:10 字体:

作者简介:马雪芳,中学高级教师,常熟市学术带头人、苏州市学科带头人、江苏省学习之星。上海市《快乐学习报》特聘执行主编、河南省《教育信息化论坛》特聘编辑。长期致力于小学生阅读、作文研究,出版专著4部(其中散文集1部、语文教育专著2部、教育思想录1部),在全国各地教育报刊发表教育散文、教育教学论文千余篇,多篇论文被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全文转载。先后获得苏州市优秀教育工作者及苏州市教育科研先进工作者等称号。


上周末,选择“微旅行”的我到乡下游走,只见一根根躺在稻茬间的稻穗在轻起的金风中轻摇着枯黄的秸秆,闪动着晶亮的稻芒,等待一双微温的小手抱它们回家。看着如此喜人的水稻,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儿时拾稻穗的情景。

儿时,我在农村长大。在农人的眼里,每到10月下旬,由青转黄的稻田装载的是未来一个个殷实的日子,是村庄屋顶上袅袅升腾的炊烟,这也是农人手握稻穗、眼中写满喜悦的缘由。

镰刀是稻穗的亲人。瓦蓝的天幕下,一束束稻子扑倒在镰刀的怀抱时,神情是那么的安详。最幸福的是,那锯齿形的刀刃已在稻香与草香中一次次沉醉。

晚稻收割时节,你走向田埂,便能听到一片“嚓——嚓——嚓”的开镰的声音。开镰那天,不单单我兴奋,整个村子都沉浸在收获的喜悦里。队长的出工哨声清脆响亮,没有平日里催命鬼一般的烦人,是一种带有鲜活音质的仙乐,人们也比平常精神,听到哨声迅速带上工具,各自进入自己的生产小组,去到各组的收割地点。于是,出工路上就出现两支队伍:走在前面的活蹦乱跳的小孩们,后面的是扛着打谷机、挑着箩筐的大人们。

割好的稻子要铺在田里日晒夜露一阵,四五个晴天后便可以收稻了。壮丁们捆稻完毕,一队人挑着沉甸甸的稻子,扁担颤悠颤悠地嘎吱作响,幸福的笑容荡漾在农人们的脸上。

此时,遗漏的稻穗总会时不时出现,大多数小孩都会跟在家长的身后,捡拾那些农人们落下的稻穗。

我从小行事严谨,拾稻穗时总会弯下腰仔细寻觅,两眼像X光机一样扫描长满了牛毛草的稻田。只要一棵稻穗一入我的眼睛,“嗖”地立马就到了我的手上。这样一大片稻田被我“巡视”下来,差不多可收获七八把稻子,“战果”远超同龄少年。天渐渐黑下来了,我和乡间少年们就陆陆续续向家里走去,满载星辉、哼着儿歌归家。

拾到的稻子先被堆放于小屋里的搁着的木条板上,第二天大早,祖母便会把稻子搬到砖场上去,在太阳地里晒。随后,祖母把晒干了的由我捡拾的稻穗铺在砖场上,用棒槌击打,“噗——噗——噗”的声音传扬得很远很远。首先砸碎它坚硬的外壳,然后砸掉外面的米糠,白玉般细粒的米便展露出来。经过脱粒的工序后,碾出的米够我们家吃很久。

农业机械化、农机机械新技术运用和发展的当下,农民收割谷子早已实行机械化,高大的农机在田地转一圈,一吞一吐,谷子便收于囊中。田垄间亦难以寻觅拾穗少年们,但那拾穗流金的岁月却令我念念不忘,让我感觉浑身充满新鲜的血液和力量。闲暇时,我会时常对孙辈们提起,让他们珍惜每一粒粮食,因为每一粒粮食都是农人一滴心血和一滴汗水的结合物。


责任编辑:邓莉,刘丹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