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罗曼蒂克之“秋”|唐伟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唐伟 发布时间:2021-10-26 16:04:56 字体:

 

四季中,我独爱秋。

我眼里的秋像爱情那般甜美,让人陶醉。我把四季与爱情历程相对比。春像初恋里的爱慕那般活力,那般激情,那般目不暇接;夏就像恋爱中的火辣和热烈;冬就像婚后的平淡从容。最美的恰是秋,因为秋就似新婚时那般罗曼蒂克和富有情趣,点点滴滴都彰显着美和吸引力。

落叶卷地,一黄一蓝将世界宰割成两半。低头只能看到忧伤,而抬头却能让人微笑。秋日里我喜欢仰望,仰望那灰暗天空里残留着的点点斜阳。看到那离去的斜阳,幻想时间瞬间停止在眼前的美景。它如《汉乐府》里东南飞的孔雀,一秒一秒震颤着我不安份的心。瓦蓝的天空似翻滚过后的稻田,弯弯曲曲蕴藏着期望。它们静静地等待,等待那属于它们的“一颗种子”。诗人杜甫用妙笔将岁月写得有血有肉,好一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秋又何曾不是易逝,匆忙的人儿总会淡忘它。沉浸在喜悦中的我们往往会迷失自己,待到抬头看到那消瘦的树干,才察觉我们失去了好多好多。

“离”,你如锋刃割得心儿疼痛不已。相似的燕儿,明年你还会回来吗?古时文人或折柳赠友,或赋诗寄人。秋的“离”让人感伤。离去的,我不能过于留恋,因为生活总要向前。那些痛苦,那些快乐,那些记忆,那些辛酸统统都存在于人生的日记本里。

秋是我最爱的时节,因为她是一个“收”的季节。一提起,我的脑海就会浮现无垠的麦浪和浓郁的果香。我曾细细聆听过那被风弄掀地翻滚着的浪花,沉湎于丰收岁月里跳跃的音符。它们似一群孩子在田野间奔跑,一浪盖过一浪,冲掉了我浮躁的思绪。那稻田里农民割麦的声响,镰刀和麦梗摩擦出的是一曲欢快的音乐。在地里摸爬滚打了大半年的农民们,低头收割着幸福,收获着喜悦。痛苦并快乐着的麦子们,不为自己的“残缺”而痛苦啜泣,更多的是为自己的光辉命运感到充实而快乐。它们把自己留给人类和大地,而把农人的汗珠小心翼翼托付给自己脚下的这方土地。汗珠是一份回报,更是一种期望。面对化作春泥的命运,它们重叠着耸立在年末的岁月里。

小时候,我们常常拿着稻梗玩耍。浓浓黑烟冲上半空,被风追得四处逃窜。我常和小伙伴们焚烧着有些润湿的稻草,坐在田埂将自己的心交给那飘移的烟雾。走近庄稼地,是我与秋最亲近的时刻,在这里我明显能嗅到瓜果的芳香,甜甜的像梦幻一般迷醉着我的五官。那一大串一大串的豆角,向人们炫耀着它成熟的喜悦。那香甜的板栗高高垂挂在枝头,高傲地不愿看路过的我。野花四处散开,一大片一大片占着山头。你看!红的、白的、黄的花瓣争先恐后地泼洒着绚烂的笑容。蜂阵蝶影下的花朵,泛滥着甜的、醉人的香味。漫山遍野万花争艳,它们把自己仅存的一丝美毫无忌惮地留给这个季节。

秋让我难忘,因为秋总是显得特别地罗曼蒂克。行走在四季,最愿伫立凝视秋的点滴美景。秋在历代无数文人笔下,因为自己的独特让他们倾倒。

秋,你是大自然的诗人,我爱你的柔情,爱你的细致,爱你的浪漫!

(作者系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教委干部,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石柱县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贺兴梅,郭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