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我自明月向东(八)|谭华睿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谭华睿 发布时间:2021-10-14 10:30:41 字体:

 

老家蝉鸣渐起的夏日,坐在屋檐下,风声从屋后山脊越过,到屋顶渐渐变小,但仍可感受到那一丝甜蜜凉意。阳光从东方缓慢移过来,穿过田野,越过树梢,照在门前溪水旁,给花草平添一丝生机。偶有飞鸟经过,或者停在电线上,静静待着,望望流水,又看看云翳漂泊。

晚霞坠落于西山,是最美妙的变幻,彤云多变,有时会有像极天境的天光坠落。光影交替、流转不息,最适合坐下来,慢慢欣赏。

撩人夜色,来得最是深沉。待最后一点光影散去,蝉声戛然而止,剩下的是一种清脆虫鸣,伴着无边月色,在星河中浅歌。有时向东怀疑,这虫是天上的。当然,老家的夜晚可不止这些,漫天星辰,在清河里流转,无垠高空,可比平野来得阔绰,方寸天丘墟地,烟火人家,这格调,可比身处浮躁城市来得有味道。

每每这时,向东总觉得自己已见证了世间每一分美妙,静享着风月。这种拔高在精神上的愉悦,总能点燃向东对家想念的引信。

色彩斑斓的世界,离不开每一种颜色的汇聚。切中要点,就如同看病时的精准把脉、对症下药,向东凭借算得上丰富的生活阅历,在冲突与妥协、碰撞与交流中,逐渐明白消解分歧的方式不能光靠以毒攻毒。

有一年春节,他跟着春运庞大的人流,踏上回家的路。当时的感触并不深沉,只觉得身在人潮,自己像极了浮萍,随着人潮浮沉,被推向潮头。

回到家,乡间小路上的杂树野草,在蛰伏一个冰冷冬天后,开始抽出嫩芽,昭示生机重现。

从贴春联的浓重年味开始,忙碌几天后,小孩们随着爆竹声开始喧腾,整个世界,伴着烟火,沉浸在一股热闹喧嚣的氛围中。

一年难得的团聚,向东像是远游四方的旅人,终于可以安顿,堂堂正正地操着本地口音,年前的归心似箭,只为饭桌上天南海北的故事,平平无奇,却拥有着家里所有人的粉丝。

随着饭菜热气蒸腾的厚重情愫,扶摇直上,不止万里。烦恼思绪短暂忘却,所有不快仿佛随着高空烟火,一夜燃尽。

在舌尖味蕾还未得到满足时,祖先祭拜、祈愿,是最隆重的环节。上香、浮酒、烧纸、跪拜,遵照祖制,小孩也在这一刻安静下来,他们跟向东小时一样,想的是吃完后,玩玩玩。

年岁更替,现在向东跪在祖先牌位面前,想的跟大人一样,祈求平安、顺利,家人安泰、丁财兴旺,晚辈福寿禄、弟子能登科。

向东点燃鞭炮的一刹那,恍惚看到一个在青烟中远去的小小背影。长大后的年味,来得沉重汹涌,是一种卸下压力之后,心头浮起对远方及未来的敬畏;更是在避风港湾中,对未来山水无期的期盼。

祭词的事,近几年才兴起。乾坤九州、万壑争流,流金千秋、万事遂愿,所有大气磅礴的字眼,一一派上用场。不论何时何地,八万字的拼凑,都是为了喜庆吉祥。“玉堂高烛如画,人间春满乾坤”,所有祝福的话,在此时,都是衷心的祝愿,以及对一年好的、不好的慰藉。

初二那天,一向古板的父亲亲自下了一碗面,煮了一碗茶,为向东庆祝生日,历来的生日仪式都是母亲完成,唯独这次例外。吃完面,父亲望着涌向县城的连绵山脉意味深长地说:“家乡的味道、风土、景色,数不尽千山鸟出岫,道不完万水鱼跃门。广东是挺好,多元开放、繁华富庶。但家的存在,如同柴米油盐一样不可替代,与其一起成长,才能享受到成长中的幸福和快乐。”

这个春节,向东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道理。家如茶味,色清味浓,有种“洗尽古今人不倦,将知醉后岂堪夸”的深长余味儿,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责任编辑:陈一豪,冉开梅,全丽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