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互动>七一客户端>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重阳节,给父母一个拥抱|夏飞雄专栏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夏飞雄 发布时间:2021-10-14 10:11:21 字体:

作者简介:夏飞雄,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教师,目前已于《工人日报》《半月谈》《人民政协报》等报刊发表散文100多篇。多篇文章被人民日报客户端、中国青年报客户端、新华网以及“学习强国平台”转载。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登高、赏菊、吃重阳糕,敬老祭祖,传统的重阳节是一个诗意又温馨的节日。父母在物质上从不苛求子女,也许,你的一个深情拥抱,就是给父母最好的礼物!

三年前,远在广东的父母拨通我的电话,告知亲戚的公司破产,他们可能无法继续在南方打工了。父母已然年迈,异乡漂泊十余年,早该回家享受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了。于是,我说服父母来我家长住,并帮他们网购了返程的车票。

在站前广场,我远远地见到了风尘仆仆的父母。看到他俩背着沉重的行囊缓慢前进,我快步走过去,接过行李,放进出租车里。父母准备上车前,我张开双臂,深情地拥抱了他俩。父母对我的这一举动略感意外,脸上却笑得很开心。

回顾父母的前半生,用“哀哀父母,生我劬劳”来形容他们一点儿也不过分。从我记事起,他俩便在祥和宁静的一处小山村里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简朴生活;在我高中毕业后,他们南下投靠一位事业有成的亲戚,为我的大学费用筹谋着;我结婚成家后,他俩认为我和妻的收入不高,选择继续在遥远的南国艰苦打拼,贴补家庭开支。

父母是我们的英雄,为我们的人生旅途遮风挡雨。在与他们分离的日子里,我常常想起这样的问题:作为子女,究竟该如何表达我们对他们的爱呢?我们的父母,曾经把幼小的我们拥抱在怀里,如同拥抱着整个世界。当他们佝偻了岁月,不知从何时起,却羞涩了对我们的拥抱。如果我们做儿女的能保持一种爱的仪式感,常常拥抱一下他们,那情形又会怎样呢?

于是,接站那晚,结婚后的我尝试着第一次主动拥抱父母,这个举动也让他们感受到了为人父母的真实快乐。我开始认识到,儿女之于父母,既应爱在心,也应爱于形——并非所有的含蓄都具美感!

我对文学的爱好由来已久,大概在乡下念小学时,和文学的缘分就建立了。那段岁月,连环画、人物传记等读物成了农家孩子闲暇时的精神陪伴。入职后,对文学的爱好一直保持至今,零零碎碎写了不少散文,却从未尝试投稿。后来,在某位文友的鼓励下,我将其中最好的一篇文章投给家乡晚报,投完也便作罢。当晚,我的QQ传来消息,查知是晚报编辑主动加我,她热情地告知那篇小作即将刊登,并让我发去银行卡账号以便支付稿酬。我的兴趣终于有了成果,文字也将变为铅字,欣喜若狂的我喊来父母,给了他俩一个深情的拥抱,父母看到编辑温暖的回复后,脸上的喜悦之情亦是溢于言表。

儿子乐乐上小学后,父亲便承担起了接孩子的义务。都说好家风是可以传承的,懂事的乐乐面对每天接他放学的父亲时,总会张开双臂,飞快地跑过去,然后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父亲见状喜笑颜开,每每会抱起乐乐,高高举过头顶,让乐乐骑在他的肩膀上,一双大手稳稳地扶住孩子,爷孙俩幸福的笑声在风中飘荡。

歌手李健在《父亲》一词中写道:“原谅我从未给你长大以后的拥抱。”每每唱起,多少儿女便会不自觉地潸然泪下。年幼时,我们伸开双臂奔向父母;长大了,我们敞开怀抱环住恋人;为人父母后,我们将温暖的怀抱给了我们的孩子。或许,我们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应该给父母一个长情的拥抱,去抚摸他们微弯的脊柱,倾听他们匀称的呼吸,俯视他们头顶的花白,感受他们曾经的付出。

责任编辑:邓莉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