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要闻>七一视角> 详细内容

七一文学|村渡

文章来源:七一客户端 作者:施崇伟 发布时间:2021-09-27 08:24:23 字体:

“洋满咀”,是村庄别致的名号。洋气中充满着朴素,土得掉渣,叫起来却是满嘴的光溜。像某一个夏日,朝霞铺满村前的小河,看不到流动,却金光闪闪,像一池金币。

早晨起来,到河边去。两河交汇出三个码头,各有一棵黄葛树守着,相安于各自岸沿。河岸沐浴在阳光里。重瓣野水仙蹿得老高,红色雏菊在小径旁盛开。耧斗菜紫蓝色的花苞舒展了,灌木下散落着蓝色的碎鸟蛋壳。

靠村庄的岸,有我的学校,连着小街。有一条石板路把土墙屋分隔成两排,鸡在街头觅食,狗摇着尾巴,跟在我的身后。石板路缓缓地伸展,伸到树荫下,一艘小船,竹编的篷,没有挂帆,那飘落的阔叶,有的落在水上,有的悬挂在船头立起的竹竿上,欲坠的样子。

早晨的河边,很少有人。我是要赶往镇上开会,才打扰它的宁静。夏天,要趁早晨凉快,村子的人都要忙着出工。

只有闲时,才会很多渡河的人。船,一趟一趟往返,大声说话,开玩笑,两江三岸,连同整个河湾,热闹得像个集市。其实,集市还要步行八华里。渡河而去,挑着担,背着筐,卖粮卖笋、买肥料。小年轻们,红润着嘴皮,穿得漂漂亮亮,三三两两,看街上流行的色调,听广播里震耳的歌曲。

只有我一个人在等渡船。小船儿系在树桠,横了身子。船工王二不急不慌,在船头呼啦呼啦地喝着鱼粥。树下有几条石凳,凉悠悠的。我也不急不慌,坐在石凳上,感受清凉,感受宁静,等王二吃完早饭后渡我。

陪着我的,还有天上的云朵,罩在我头顶的老树。它们,和我一样安静。

这当儿,河上游传来了划桨声。打鱼的黄三划着船,吹响口哨。口哨和横着身子的渡船碰在一起,系在同一棵树桩,泊下了。

我坐不住了,上了黄三的渔船,看他的收成。昨晚把网撒进夜色,天一亮就收网,在光阴里捕捉生活。他打开舱板,供我欣赏。那些大大小小的鱼,有的安然游在窄水,有的蹦跳着,想还回河里。那蟹,一动不动缩在角落,等待自己的宿命。

王二吆喝一声:“走起!”我从黄三的鱼舱捞起两条红尾的鲫,顺带给镇上的同学建伟捎去。然后从一条船跳到另一条船,长篙一撑,船已调头,迎向初升的太阳,缓缓摇向对岸。

黄昏时归来,踩着夕阳,我在“洋满咀”的对岸唤着“王二”。

可我声音,像晒恹的风信子,被喧哗的河边淹没。多是戏水的孩子,放学之后,割牛草,赶羊回家,忍耐了一下午的臭汗和劳累,都会在河水里,清凉地浸泡,然后在欢声里消耗掉。此外,洗菜的大妈、浣衣的女子,半浮半沉的几头老牛,把泊在岸边的渡船,荡来晃去。

等渡船的,还有一个外乡人。他挑的一对猪崽,不时哼哼地叫,像是加入进我们散漫的聊天。

“这儿的渡船总是很慢,你急吗?”

“急也没用。河横在那,总会有渡的时候。”他坐在两筐之间横着的扁担上,慢条斯理地卷着烤烟。

“天就快黑了,你可还得赶很远的路。”

竹筒做的烟杆,冒着慢吞吞的烟,先端直的上扬,继而软绵绵散开。“今晚有圆月,是免费的灯,夜晚走路,凉快。”

隔了阵儿,他扯起路边的嫩草。“可不能饿着猪崽。把它养到年底,这一年,就有了盼头。”

船来了。我们上船,和咀嚼着嫩草的那黑黑的小猪一道,听着王二的口哨。晚霞,把对岸小街、村舍、老树以及荡漾的波浪,染得金黄。

渡船至彼岸。两个陌生人,在夏日黄昏,各走各的路。他要继续挑着担子独行。我把手提包往石凳上一搁,褪了衣裤,纵身一跃,汇入热闹的江流。

责任编辑:郑友

声明:凡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七一网的作品,均系CQDK原创出品,欢迎转载并请注明来源七一客户端;转载作品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打印文章】